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无忧说

无忧说 | 加大全科医生培养≠实现分级诊疗!


核心导读:

1.假如把基层医院的专科都改成全科,基层的患者将更多地涌向大医院,看病难将变得难上加难!

2.如果全科医生要真正帮助中国实现分级诊疗,除非中国的全科医生水平各科至少达到专科水平。

3.要实现高水平全科,必须一个个专科地过关,恰恰是从专科入手,而不是一开始就从全科入手。

4.中国尚未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全科医师培训体系,国家或可与具备这种培训实力的医疗公司合作。


最近一段时间,全科医生培养叫得很响。 2015年9月4日,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2015中国全科医学大会”上表示,力争到2020年实现每个家庭拥有一名合格的家庭医生,每个居民拥有一份动态管理的电子健康档案和一张服务功能完善的健康卡。

libin.jpg

(李斌主任发表讲话)

同一天,13们院士联名发表《支持全科医学发展倡议书》,全文内容如下:


良好的医疗服务需要一个分工合理、资源配置恰当的医疗服务体系来提供。在这个体系里面,基层医疗机构主要由全科医师、医疗护士、公卫医师(或公卫护士)等组成,承担疾病预防、健康管理、疾病康复、急病处理、一般疾病诊治等任务,肩负着“健康守门人”的重要职责。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的基层医疗机构发展较慢,技术力量较弱,尤其是合格的全科医师非常紧缺。在国家大力发展全科医学、推行“分级诊疗”制度的背景下,作为大医院的专家,我们向全国的同行倡议如下:


1.转变观念、支持全科。全科医师也是我国各类专科医师中的成员,他们具有的广博的知识结构、浓厚的人文情怀、良好的沟通协调能力,理应受到全体医学同仁的尊重;他们在实施“预防为主”和控制医疗费用方面的独特作用更应受到全社会的赞扬。


2.发展全科医学、培训全科医师。把发展全科医学作为大医院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尽量创造条件设立全科医学科,并与临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镇卫生院联合建立全科医师培训基地,除了承担一些院内的全科医疗工作,更应肩负起全科住院医师培训及科研任务,并接受基层全科医师进修,为建设一支优秀的全科医师队伍贡献力量。


3.建立全科与其它专科医师之间的分工合作机制,支持分级诊疗。全科和其它专科之间的关系唇齿相依,需要建立起职责明晰、互相帮助、通力合作的体制机制。通过各种类型的帮扶工作,我们将尽自己的力量带动二级医院技术水平的提高,由二级医院再逐级帮扶一级医疗机构,使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能够快速提升,获取社区居民的信任,担负起分流普通病人的责任,缓解大医院的工作压力,改善民众就医的感受。

yunashi.jpg

无论卫计委,还是德高望重的院士们,他们对医疗现状的痛点都是看得清,想改变,其心可嘉。


行尊们观念里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认为解决中国当前医疗矛盾需要实行分级诊疗,而实行分级诊疗就需要加强全科医生培养。


对于这个观点,本人基本赞同,但是对于具体做法,本人却不敢十分苟同。


1.首先,实现分级诊疗就需要加强基层全科医生培养,这话似乎是对的,然而我们为什么要实现分级诊疗呢?当然是为了使更多的病人留在基层,缓解都涌上大医院看病的堵塞现象。那么,在现在不少基层有专科,甚至有专家的情况下,尚且不能留住患者,而医疗水平没那么专业的全科医生却能留住更多患者,道理上讲得通吗?我感觉是,假如把现在基层医院的专科都改成全科,基层的患者将更多地涌向大医院,看病难将变得难上加难!


2.有很多人会说,国外的全科医生就帮助解决了看病难问题。但是大家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国外的全科医生水平与大医院专科专家是差距不大的。然而我们国家的现状是,即使专科医生,基层的专科医生与大医院的专科医生也有差距,更不用说全科医生。这种全科医疗水平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基层需要?基层群众生的就是小病吗?


3.如果全科医生要真正帮助中国实现分级诊疗,那除非中国的全科医生水平各科至少达到专科水平。就是一个全科医生,无论内、外、妇、儿都要达到专科主治医生以上水平,否则就不足以比现在留住更多医生。


那么问题来了,基层全科医生要如何才能达到这种水平,靠现在的培养模式肯定不行。而且是先做全科医生慢慢提高,还是先做专科,再不断调整到其它专科,最后变什么科都拿得下的全科。估计还是后一种方式可取。因为你一开始是做全科,病人都跑光了,哪还有机会慢慢提高?


4.全科的概念的不清晰,待遇不高,导致医生和患者都不买账,主观强推,要犯全科医生大跃进的错误。例如青岛,其计划招聘基层全科医生240人,仅有90人报名;南京首届全科医生培训计划招收110人,结果只招了49人。业内普遍估算,与专科医生相比,全科医生的收入仅为一半左右。


中国的全科医生不仅数量缺口巨大,各方对医生能力也心存疑虑,患者用脚投票的结果表明,大多数人选择了大城市、大医院。


目前,中国尚未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全科医师培训体系,极少有医学院校设立全科医学系,国家要有切实的政策来扶持这种培训体系的形成和建立,或者与具有这种培训实力的医疗在线培训公司合作。

swwy.jpg

江门市五邑中医院副主任医师马常青认为,分级诊疗和全科医学制度要在打破制度枷锁的前提下推行。“条条框框太多,制度枷锁密布,人才无法下沉,强行推行分级诊疗,无疑只会增加医患矛盾!”


总的来说,要实现分级诊疗,需要有高水平的全科,而不是万金油全科。而要实现高水平全科,必须一个个专科地过关,必须建立更高水平的全科培训体系,恰恰是从专科入手,而不是一开始就从全科入手。


直线虽然最短,但真正能到达目的地常常是曲线!

(主编:来来;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无忧www.swwy.com

  -------名医传世资讯提供:行业发展动态,政策剖析,干货分享!名医传世网:www.mycs.cn


相关阅读:

无忧说 | “四级甲等”医院比“三级甲等”厉害吗?

无忧说 | 移动医疗新共识:抢医生、争入口、拼线下、贴身体

无忧说 | 移动医疗也要“大众点评”

无忧说 | 三岁看老,谁拥有未来移动医疗武林盟主的基因?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