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中国首部《中国器官捐献指南》发布:更人道!更透明!更便宜!

8月22日,中国器官获取组织(OPO)联盟大会在广州举行,会上发布了中国首部《中国器官捐献指南》。该《指南》共分为18个篇章,其中对我国器官捐献相关原则和政策进行了阐述,包括公民器官捐献的伦理道德,法律捐献组织架构,以及我国器官捐献三类死亡评判标准,宫体维护,器官功能的评估,器官获取的有关技术以及分配准则,器官捐献协调员队伍建设,还涉及人道主义救助政策等内容。


全国政协常委、原卫生部副部长、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在会上指出:“中国有充分的法律体系和法律制约机制让器官获取和分配在阳光下进行。”黄洁夫表示,中国正在医疗系统内推进器官捐献、获取、分配和移植的进程,确保我国器官捐献符合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最终使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事业光明正大登上世界移植舞台,为世界移植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j2.jpg

黄洁夫在2015中国OPO联盟大会上发表演讲。


器官移植来源:今年开始停用死囚器官,自愿捐献成唯一合法来源


器官移植进入我国,始于上个世纪70年代,但是直到2003年,我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的数字仍然是零,一方面是因为我国此前的器官移植来源更多是死囚,另一方面也说明普通大众对于身后器官捐献的不接受,埋身下葬的传统观念在很多人心中根深蒂固。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5年1月1日起,我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以后自愿捐献器官也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黄洁夫教授认为,这说明中国已成功实现了由依赖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获取器官的转型。

j3.jpg

虽然中国在器官移植技术领域已经达到了世界水平,但有关器官捐献的法律法规还不完善,这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制约了器官移植临床救治工作和移植医学的发展。


器官移植观念:变入土为安为重获新生,捐献者及家属需要时优先


器官捐献在我国确实面临着一些困难,因为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古代社会的一般道德准则是将死者入土为安,所以很多人对于捐出亲属或自己的遗体,在感情上很难接受的。


据了解,我国每年约有30万患者,因器官功能衰竭等待着器官移植,但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为1万多例。

buzu.jpg

对逝者而言,离开这个世界,意味着告别,只留下亲人的思念,但对那些病榻上的生者而言,如果能够得到捐献的器官,则意味着生命的接力,全新的希望,广东红十字会捐献办公室副主任李劲说,希望我国首部《器官捐献指南》的出现,能够消除公众对器官捐献的误解与偏见,提高公众对器官捐献的关注和认可,消除他们的疑虑,加入到生前自愿登记的这个大家庭来,起到里程碑式的意义。


同时,和无偿献血一样,曾经成功捐献过器官的人们以及家属因病需要移植器官时,将会优先考虑。


器官移植协调:教导医务人员向捐献者解释,在生死之间搭建桥梁


《指南》共分为18个篇章,其中对我国器官捐献相关原则和政策进行了阐述,包括公民器官捐献的伦理道德,法律捐献组织架构,以及我国器官捐献三类死亡评判标准,宫体维护,器官功能的评估,器官获取的有关技术以及分配准则,器官捐献协调员队伍建设,还涉及人道主义救助政策等内容。


对于包括器官协调员在内的医务工作者而言,《指南》是一个很好的指导,教导医务工作者们怎么向捐献者解释,如果要捐,有哪些步骤等,在希望和绝望之间,架起一座真正的桥梁。


器官移植流程:步骤清晰透明,法律有效制约,可基本杜绝器官买卖

j7.jpg

庄一强强调,自愿捐献器官会有严格的评估机制,绝不允许随意摘取病人的器官。一般就是有三种状态:一种是脑死亡,一种是心死亡,还有一种是心脑联合死亡。当然这个是一些临床医学技术,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必须一组人,来判断心跳停止了叫心死亡,脑部没有功能了叫脑死亡,那心脑联合死亡等等,评判说,可以捐了,这个时候各方面,相关人签字,同意了,这个时候就可以摘取器官,摘完器官以后,为捐献者,提供一些后事,甚至有人道主义救助,只要是他的医疗费和丧葬费等等。另外一方面就把器官运输出来,这时候国家有一个计算机分配系统,公民捐献百分之百必须通过这个系统来分配。

j5.jpg

根据《指南》,捐献器官的步骤清晰透明,可以基本杜绝器官买卖等灰色地带的出现。万一产生问题,中国红十字会等第三方机构将介入其中进行监管,以期通过法律体系和法律制约机制,让器官获取和分配在阳光下进行。

j6.jpg

器官移植费用:将定费用标准,力争全球最便宜,并有望纳入大病补助


器官的获取、移植是个复杂过程,手术、运输、保存、检测等都需要费用支撑,另外,在器官移植后,患者还是需要服用解决器官排异的药物,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因此,对不少家庭来说,器官移植费用是个天文数字。


中国现在也没有器官移植的统一的费用标准。黄洁夫告诉媒体:“过去,对于器官移植,每个移植机构收费还不一。而现在,通过电脑公平分配的器官移植,能让百姓获益。”不过,黄洁夫透露,未来,我国将对器官移植进行单病种费用核算,“收费会充分考虑中国国情,与世界各国相比,是最便宜、最可及的,而且是高质量的。”


根据黄洁夫的说法,每年在30万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中,真正在医院等待的、能支付器官移植费用的只有3万人,这意味着,90%的病人因经济条件被拒绝在医院大门之外。当然,由于捐献器官数量同需要器官移植治疗的患者数量之间巨大的差距,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为1万余例。


器官移植能否纳入大病救助?黄洁夫表示,随着器官来源越来越阳光透明,公民自愿捐献器官全面铺开,这已是一个恰当的时机来研究大病救助政策。明年全国“两会”,他将提交将器官移植纳入大病救助范围的相关提案。


器官移植现状:中国器官捐献数量有所上升,期待更多人加入捐赠行列


截至2015年8月19日,中国实现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4737例,捐献大器官12748个。其中,2015年已实现捐献案例1590例,大器官4414个。目前中国器官捐献在数量上已处于亚洲国家首位,百万人口捐献率达到2左右,然而,仍然是世界上器官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j4.jpg

根据香港卫生署的数据,截至2015年6月,香港地区已有16万9千人登记器官捐献。这一数据,是整个中国内地登记器官捐献人数的好几倍。


我们期待着随着《器官捐献指南》的公布,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器官移植,摒除心里的障碍,自愿参与到捐献器官的行列中,帮助别人重获新生。

(编辑:凡尘;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无忧www.swwy.com


相关阅读:

卫生部原副部长:器官移植有望纳入大病医保

排斥反应并非器官移植最终结果

生物打印将“印”出器官移植新篇章

器官移植“推手”黄洁夫的二十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