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院校看点 > 科普万象

北京今年新增3135例艾滋病患 首要途径是性传播


1480556964fd5b65f8b7d20e85.png

张锦雄在街头与路人拥抱

市卫计委昨日公布今年艾滋病疫情情况。今年1—10月,本市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3135例,较去年同期的3181例略有下降。性传播仍是北京艾滋病传播的首要途径,占到了累计报告病例数的九成,其中同性传播占到了六成以上。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5—24岁青年感染者和病人数增幅超过了整体疫情增幅,学生群体的男男同性性行为比例增加明显。

本市艾滋病传播首要途径是性传播

1985年报告全国首例艾滋病病例以来,截至今年1031日,本市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共21886例,其中本市户籍4954例,外省市户籍16237例,外籍人员695例。市卫计委介绍,总体来说,今年本市艾滋病疫情报告数字趋于平稳,疫情整体处于低流行水平,男男同性性行为人群呈现高流行态势。

性传播是北京艾滋病传播的首要途径。全部感染者及病人中,经性传播19713例,占九成,其中同性传播14451例,占比超过六成;异性传播5262例,占24.0%;注射吸毒传播1134例,占5.2%;其他传播途径共1039例,占4.7%。近年报告的感染者及病人中,经性传播比例从2011年的87.1%增至201610月底的96.9%,呈上升态势。其中,男男同性性行为比例增加明显,已从2011年的61.7%上升到201610月底的73.9%

青年感染者病例数增幅较高

青年感染者近年备受关注。根据市卫计委公布的数字,今年15—24岁青年感染者和病人数增幅超过了整体疫情增幅。今年前10月,15—24岁年龄组感染者和病人647例,比去年同期的624例增加23例,其中报告15—24岁青年学生病例88例。青年学生感染同样以性传播为主,占全部学生病例的95.5%,男男性接触传播占全部学生病例的88.6%

此外,艾滋病感染者及患者的病死率明显下降,接受抗病毒治疗的艾滋病患者病死率降至0.18%,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艾滋病尿液匿名检测进校园

针对今年青年感染者病例增幅高的特点,本市探索开展互联网+艾滋病尿液匿名检测试点,截至1111日,本市共计发放尿液检测服务包3257个,检测1892例,筛查阳性率达到9.9%,使隐蔽高危人群得到早检测、早发现。重点加大针对青年学生的防控工作力度,将互联网+艾滋病尿液匿名检测模式带进校园。

同时,为了控制北京艾滋病疫情,市卫计委在去年增加了33万人份的HIV抗体检测,最大限度发现感染者。20161—10月本市各级医疗机构共检测各类人员HIV抗体393万人份,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3万人份,检测量增加了9.1%;阳性发现率也由2010年的0.57‰提高到0.8‰

救治方面,市卫计委探索建立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转诊绿色通道试点,将病人从发现到治疗的时间从2011年的100天缩短到7天。

人物

公开同志身份与艾滋抗争二十年的一位感染者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说——

与艾滋共生二十年,其实我是幸运的

一个20年艾滋病病史的男同,如今过得还好吗?这不是歌词,也不是小说,是一名公开同志身份的艾滋病患者的真实案例。这位来自中国香港的患者叫张锦雄,从2009年创办彩虹中国公益组织之后,他每年艾滋病日前后都要在高校、医院、疾控中心以及街头等公共场所做有关艾滋的公益演讲。就在十天前,穿着红绒衣的他还在某高校的演讲台上声音洪亮地发问:你们能看出我是艾滋病患者吗?

得病后多种症状坚持用药免疫力提高

1995年,张锦雄20岁,那年的平安夜他因腹泻和急性肺炎被送往医院,治疗途中意外查出HIV阳性,反映自身免疫力的白血球CD4指数只有8,而正常人的CD4500—1200左右。病发阶段,发烧、拉肚子、皮肤敏感、脱发、呼吸困难,这些症状时刻折磨着他,讲一句话都要大喘气,体重也瞬间降到40公斤。

张锦雄回忆,大概16岁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与众不同的性取向,最终,在一次没有安全措施的男男性行为后他中了招,感染上艾滋病。

从各种不言自明的压力中挣脱出来的张锦雄在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后,肺炎病情逐渐稳定,医生通知张锦雄可以出院了,回家吃药治疗艾滋病。他从一种药换到三种药,有段时间一款药由胶囊换成药水,每隔8小时要喝一小盖,闻着味道就想吐。但每次他都是逼自己喝下去。

同时,张锦雄也试图改变生活,每天早上八点多起床,早餐是高钙低脂奶加麦片,每天喝八杯水,吃两份水果,从不抽烟喝酒,他随时上网查资料,了解关于艾滋的一切话题。

长期稳定的药物治疗使他的免疫力在1998年以后不断提高,2012年张锦雄的CD4值达到650,这些年CD4一直维持在400—800之间。病毒数也从最初的2470万个降至不到20个。

去掉脸部马赛克公开亮相

病情逐渐稳定,张锦雄决定要为和他同病相怜的人们做一些事。他曾在香港多家艾滋病服务机构做义工,帮助艾滋病患者重拾信心,勇敢面对病情。

1997年,张锦雄代表香港艾滋病患者第一次来到祖国内地参加活动;1998年,张锦雄创立公益组织香港彩虹,开始为香港的同性恋艾滋病患者争取权益;2009年,张锦雄创立了彩虹中国,这是一个非盈利的公益组织,旨在帮助更多的艾滋病患者及同性恋艾滋病患者走出来

我在电视、电台、杂志做艾滋病的访谈时,要用化名,脸部要打马赛克,声音要转调。10年了,难道我要一直这样下去?他问自己,一些公众人物公开出柜,国外的艾滋病患者也可以站出来为几万人做公开演讲,为什么我不可以?我的家人、朋友,我身边最亲近的人都已经接受了。10年来,我知道了同性恋是正常的性取向,艾滋病是种慢性病而已,我还怕什么呢?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他开始更频繁地往来于香港和内地之间,在各个高校做公益演讲,去医院、疾控中心为一些病友家属做培训,在媒体上越来越多地露面,宣传艾滋病知识;每年的世界艾滋病日,他还会走上街头,和陌生人拥抱,倡导反艾滋歧视活动。

2014年,张锦雄参加了安徽卫视超级演说家节目并成功入围全国14强,他得以被更多人认识,他的经历也得以让更多的人了解。

艾滋病对于我来说成为老天对我的祝福

张锦雄每天会从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上接收到30—60条求助信息,他都会一一回答。除此之外,他每年要参加大约近百场讲座、数十个一对一访谈。今年121世界防艾日前后,已有30余所高校主动联系他,请他去为大学生做公益讲座。 同学们听完课后会找我要签名,跟我拍照、拥抱,我就很满足;我的演讲能够影响到更多病友,让他们更好地面对病症、面对自己,就很有成就感。这就是我的终身事业,直到我死。

说实话,艾滋病对于我来说已经成为了老天对我的祝福。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病,促使我豁出去面对自己特殊的性取向,大胆公开宣布出柜;它是一块试金石,挑战你的亲情爱情友情;它让我反思人生的意义,重整自己的生活。能够有机会经历一些磨难,与艾滋共生二十年,其实我是幸运的。张锦雄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