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价格太贵流失快 民营养老院难“爱”北京本地医生

每到过年,房山区同年华养老院的院长刘贞月就会感到“压力山大”,养老院的医生要回家过年了,她得绷紧神经看紧那些不回家过年的老人们。因为本地医生开价高、要求多,大多数民营养老院不得不聘请外地医生。专家指出,政府应出台政策,建立本地退休医生与养老院对接平台,以解决养老院招医难的现状。

5.jpg

价格太贵请不起 本地医生要八千 外地只需花一半


在同年华养老院里住下的,主要是失能失智的老人,因此医疗和护理对于这家养老院来说格外重要。平日里需要有护士给老人们服药,有医生判断和处理老人们身体上的突发状况,所以聘请医护人员是笔不能节省的开支。然而,对于这家床位入住率仍然较低的民营养老院来说,要严格考虑成本。


“请北京本地的医生?我就没敢想这事儿。”自从去年接管了这家养老院,刘贞月就认定了必须配备一名医生,可她跟同行一打听,北京本地退休医生月薪要在8000元左右,好的甚至上万元。在朋友的推荐下,刘贞月从河北张家口请来了一位男医生,月薪3500元,包吃包住,周末只休息一天,如果干得好还能继续涨到4000元。前几天晚上,院里一位患痴呆症的老人午睡不醒,到了晚饭时段也叫不醒,医生一直守在身边,直到家属到来。“要是没有医生在,我这心里一点儿底儿都没有。”


不过,刘贞月的心依然悬着。“万一哪天他被挖走了,我就很难找到这么合适的医生了。”刘贞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靠增强感情联络来“拉拢”医生,过年过节送点儿小礼物,医生的家属要是来北京旅游提供住处等,“前几天讨论过节休息的事情,医生说他休个四五天就够了,我让他多休息几天,说实话,尽管不想让他走这么久,但也必须得这么说,毕竟这样的医生太难找了。”刘贞月无奈地说。


雇佣关系不稳定 高薪聘来本地医 轻轻松松被挖走


“从去年初筹建养老院到现在,一年多时间,我们这儿就换了三个医生,到现在还在寻找更合适的。”提起养老院招医难问题,位于海淀区的一家民营养老院负责人陈华(化名)连连摇头。


对于一家养老院来说,医生无疑是最重要的软件资源。“不光是老人的子女会在先期了解养老院时询问医生的情况,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收住老人,首先得保证有医生在岗,否则一旦老人在养老院突发疾病,我们就会措手不及,而且还有可能惹上官司。”陈华说,当时也是千方百计朋友托朋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刚从一家大医院退休的医生,早早建立了聘用关系,养老院还在施工,就每月给她6000元工资,为的就是确保养老院一开业就有医生在,而且也让她为养老院的建设出谋划策,好为以后的护理工作打个好基础。


然而早打算并没有带来好结果,正当养老院打算开业时,这位医生却临阵辞职,陈华之前支付的10个月工资打了水漂。“据说是有家私人诊所开出了1万块钱的月工资,她就去那儿上班了。”


24小时在岗做不到 8小时工作制养老院里不现实


陈华说,除了给不了高工资,工作时间也是一大问题。“老人往往会在夜里突发心脑血管病,所以养老院需要医生尽量能够24小时在岗。这就出现了矛盾,北京本地医生基本上都要求8小时工作制,不可能一天24小时甚至周末都在养老院里。“但如果按照8小时工作制,我雇3个医生轮班倒,又实在负担不起。”


最终,陈华找到了一位来自黑龙江某中小型医院的退休医生。“职称证明是内科主治医师,而且由于是外地人,可以长期待在养老院里,算是符合了咱们养老院的基本需求。”陈华说,每月6000元工资,外加社保和吃住,这位医生一个月的实际开销大约1万元,“这已经是养老院可以负担的极限了,我真是咬着牙请的。”


提起养老院里最理想的医生标准,陈华说:“还是咱们北京本地的退休医生合适,一方面可以知根知底,了解医术,另一方面,一旦养老院里的老人突发疾病,本地医生也对北京的医疗情况比较了解,甚至还能发动身边的医疗朋友出手相助。”


但陈华也坦言,目前养老院的招医难问题十分普遍,很多养老院都因为支付不起高工资而找外地医生救急。“甚至还有一些养老院使用套牌医生,也就是说给卫生部门递交医务室申报材料中的医生是一个人,实际上给老人进行日常保健时是另一个人,我不想弄虚作假,所以直到现在,还在利用一切机会争取能找到一位本地正规医生。”


“零差价”购药不享受 报销限制多开药还得外面跑


已经行医46年的姜玉杰是今年年初才“跳槽”到丰台区长辛店街道养老照料中心(北京康助护养院)的。作为一位72岁的北京本地医生,姜玉杰说,人都有老了的时候,尤其是养老院里住的大多数是失能、半失能老人,更离不开医疗的支撑,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到他们,“要是为赚钱就不来这儿了”。


然而,才来了1个月,姜玉杰已经发现养老院办医务室的重重困难,最直接的是级别不够,许多药物和治理难以开展。“比如说老年人的高血压,我这么多年常用的效果最好的是清肝降压丸,可是这里不能报销,还有治理老人肾阳虚的苁蓉益肾颗粒、右归胶囊,都因为级别不够,不能报销。”


姜玉杰发现,养老院的医务室不享受社区卫生服务站的“零差价”购药政策,用药上许多针对老年人的药物在社区卫生服务站都是“无自付”,而在养老院则是“全自付”,养老院住的七八成都是不能自理的老人,大多需要长期吃药,不少老人还得去外面开药,而那些需要长期吸氧、吸痰的老人,还有一些其他的护理项目,如果住院都是可以走医保报销的,但是在照料中心的医务室门诊,根本不在报销范围内,有的即使通过门诊走了报销程序,也可能会被拒付……以前一坐一上午恨不得都不能动地儿的姜玉杰,如今要频繁地跑药房,得问问哪些药能报销,为了减轻老人的经济负担,他得尽量开医保范围内的药,“这可比在医院看病麻烦多了,难怪医生们都不愿意来养老院。”


观点 退休医生和养老院 应建立对接平台


“我身边有不少退休的协和老医生都表示愿意到养老院去发挥余热”,政协委员、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黄宇光教授表示,现在我们更多的是社会或者商业机制在办民营养老院,这类养老院更需要规范,特别是如果收住失能、高龄老人,就应该保证医养结合,但现在很多养老院连聘用合格、正规的医生都不能保证。


“其实,我们有很多的社会资源,包括北京协和医院一些老专家,有一些不是高级职称的甚至比较年轻就退休的,他们完全有能力在这种养老院机构里面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样也节约了整个社会的资源”。政府应该主动出台一些政策把它协调起来,资源是有的,就是怎么去打造一个对接的平台,并出台一些相应的鼓励政策。


----名医传世(www.mycs.cn):提供医院培训整体解决方案,帮助医院打造强的大医疗团队!更多行业动态尽在名医传世资讯频道!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