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国际巨头抢滩中国血液透析市场的迂回战略

中国慢性肾脏病患病率为成年人群的10.8%,患者人数为1.2亿。由于血液透析中心建设受政策阻力,资本进入透析市场脚步的速度并没有与市场需求相符。


血液透析服务领域已成为中外企业竞相争夺的市场。8月31日,全球领先的肾脏保健服务提供商DaVita Kidney Care宣布将与山东舜井肾病医院合作,组建合资肾脏保健专业连锁医院。这个国际肾脏保健业巨头进入中国市场并在山东创办连锁医院,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此举被看做是外资企业对中国血液透析领域带来了冲击,行业相关企业跑马圈地式的争夺战也将更加激烈。


然而,这个看似仅仅是国际巨头入主华东地区的大行动,却被业内人士“嚼”出了另一番滋味:DaVita的终极目标是在中国建立连锁肾脏透析中心,此次在山东组建肾脏保健医院仅仅是曲线救国的第一步。


中国1.2亿肾病患者透析需求将释放


此次DaVita与山东本地医院合作,组建合资肾脏保健专业连锁医院,是跨国保健公司与中国私营部门组建的同类首家肾脏透析合资企业,同时也是山东省唯一获批提供透析服务的私立医院。DaVita亚太区总裁Atul Mathur表示,DaVita将通过扩大服务,帮助众多患者提高生活质量。舜井肾病医院总裁张小艺提到,该院将把DaVita在健康管理方面的先进理念和技术与本地市场经营医院方面的经验相结合,二者将在济南市组建中美合资旗舰医院,并会发展至整个山东省。此前,DaVita Kidney Care在中国就已经经营者两个门诊透析中心。


血液透析服务是一个令“股神”巴菲特都另眼相看的市场。巴菲特近年来不断加大对DaVita公司的投资,曾多次携重金增持DaVita公司股票。而中国庞大的慢性肾病患者数量也正是DaVita看中中国市场的重要原因。


中国慢性肾脏病患病率为成年人群的10.8%,患者人数为1.2亿。数据显示,按理论发病率计算,目前中国中末期肾病患者数量约200万人,血液透析规模则逾千亿元。目前,由于医疗资源欠缺和患者支付能力不高,我国规律透析的患者仅有30万人左右,尿毒症患者透析治疗率尚不足15%,尚低于37%的全球平均治疗率,由此可见,我国血液透析市场增值放量空间巨大。


政策阻力致资本进入透析市场脚步放缓


尽管透析需求市场释放出了强大的增量信号,但这并不意味着资本可以马上顺势涌入。北京睿诺医院管理有限公司CEO唐从容曾供职于全球最大的血透服务连锁机构费森尤斯,负责开拓中国市场。在他看来,此次DaVita入驻山东办医院,真正用意是在希望中国血液透析市场中站稳脚跟,建立肾病医院只是其曲线救国的一步。而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是我国血液透析中心建设受政策阻力。


2014年3月,国家卫计委医管局发布《关于征求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管理规范和基本标准意见的函》,在3个方面有政策倾斜:建立透析中心不再要求必须为拥有肾内科的二级以上医院,只要10公里范围内有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并签订透析急性并发症服务协议就可建立透析中心;其次,独立透析中心的其他辅助科室均可外包;三是允许肾内科高级医师在独立透析中心多点执业等。


不过,这仅仅是一个意见函,并不是正式下发的规定,这意味着,独立于大医院之外的血液透析中心尚未完全放开,也没有国家层面上的血液透析中心建设标准,有的仅是各省自己出台的试行办法。


比如山西今年印发《山西省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试行)》的通知,其中鼓励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的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省辖市城区每10万常住人口可设置1所开展血液透析技术的医疗机构。县及县级市每10-15万常住人口可设置1所开展血液透析技术的医疗机构。新设置独立血液透析中心,原则上与已准入开展血液透析技术医疗机构间的直线距离大于5公里。此外,湖北和山东等地也陆续出台了血液透析室建设的标准,对透析机数量和操作人员资质等进行了规范。


2011年,卫计委给山东威高发放了第一张民营血透服务中心牌照,后来,给白求恩基金会也发放了一张牌照,之后又有一些“幸运”资本获得了透析中心的建设资格。然而,我国大部分地区仍没有血液透析中心的建设标准,因此,常常发生的事情是,企业拿着大把的资金去办透析中心“准生证”,但当地政府却因为“没有先例”,无法发证。

 

独立透析中心是未来透析服务发展趋势


面对持续增长的“刚需”,目前我国透析治疗服务主要仍集中在大医院,建立社区化、独立的透析中心,是未来透析服务的发展趋势。唐从容告诉健康界,企业抢占独立血液透析服务中心领域,最好的方法是与公立医院合作,DaVita也正是以此为模式,即由企业出资为医院建立血液透析中心,或与医院联合开医院。这种方法的好处在于,能够快速的获得医生和患者资源,为将来开展独立化、专门化、规模化的透析连锁中心“趟路”。


一个透析中心的投资和运营成本主要包括:场地租赁和装修费用、设备、耗材、医护人员费用,这其中购置血透机的开销是“大头”。进口血透机公开报价为30多万元,如果连锁化经营、批量采购血透机的话,每台15万左右就能拿下。一个30—50台血透机的透析中心,初期投入在1000万元左右,很快能收回成本。事实上在唐从容看来,血液透析这种对综合医院来说性价比并不太高的产业,几年之内中国一定会诞生自己的全产业链巨头,并且这样的行业巨头终究会来自于本地企业,这源于医疗服务业本地化的特殊属性。


没有医保资格民营透析中心只能是“空壳”


尽管血液透析服务前景被看好,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社会资本进入仍需冷静。对于血透产业,早在2012年卫生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将血透纳入大病保险补偿政策,实际支付比例不低于50%。2013年,大病医保进一步扩容,提出对于符合相关条件的贫困人群还将额外得到15%的民政医疗救助基金,合计报销比例不低于90%。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师告诉健康界,肾病患者每次透析大约需要4个小,每次收费480元,每周3次,由于报销比例较高,患者自付费用其实很少。因此如果没有获得医保定点资格,民办透析中心环境再好,也无法吸引患者。


“两点原因导致了需要透析的患者很大比例是中低收入人群,一是有钱人会选择肾脏移植而不是透析,二是中低收入人群不重视体检,肾病发现时已经到了必须要透析的地步。”陈罡说,没有医保定点资格的民办透析中心,恐怕短期内只能是个“空壳”。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