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热点聚集:未来还有哪些药品将快速消失?

lianjia.jpg

几元钱一支的救命药促皮质激素黑市价格卖到八千元,应该怪谁?能责怪企业黑心和没有社会担当吗?企业有苦难言,如果卖不了几支货,就是卖八千一支还不够生产一次的成本费用。那么究竟是什么将药品销售推上越来越难,费用越来越畸高的脚手架上进退不得,选择降价前面却是刀山火海,选择不降后面则是万丈悬崖?民众抱怨,企业更抱怨?


产品消失,一刀切的挂网政策首当其冲,不管高价药,低价药,虚高药,实在药,通通要求大降价,已经降到地板价的产品勉强维持成本,继续降价只能退出市场。包括安徽,福建等医改先锋地区,最终中标的不是价格更低的,而是降幅大的,这个当然你懂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挂网关没过,产品进院销售的资格就不具备,要求企业降价,真正降价的产品却直接被点穴石化,市场的入门券影子都没摸到就直接出局,企业冤不冤?


同样饱受其害的还有各类由于挂网、医保等准入条件尚未具备、尚未开始销售的产品(除创新药以外,还有一大批受准入条件限制未能开始销售的产品),新一轮挂网各地要求医疗机构先上报计划再编制挂网目录,尚未销售的产品直接遭遇突然死亡。也违背了国家鼓励产品创新、鼓励市场化公平竞争的原则,医院里卖来卖去就是多少年的老面孔,医药行业亲民化创新发展也将停滞。


产品在市场上加速死亡的第二关则是饱受争议的二次议价,医改改来改去变成了药改,医院内外兼收,既有政府贴心补助,又有费用涨价的尚方宝剑,一些地区并不在医改试点城市目录,并未取消医药加成,同样趁乱搭车,向医药企业小手一张就是20%甚至50%的让利,远远超过整个行业的利润率。贵药都吃不消,价格低的产品更无力缴纳泰山压顶一般的高额苛捐杂税。除了虚高药,谁能活?


第三关则是院内产品数量限制,三甲医院顶格不过1000多个品规,其中还包含20%以上的基药占比,进院名额稀缺而宝贵,各大品种纷纷花费巨资打起了保卫战,其结果只能是将院内价格低廉的药品扫地出门,企业和客户也会自发将进院名额留给手上其他空间大、用量大的产品。


侥幸留存的,医院也不待见。直接在临床用药关被竞品PK撸下马去,在医药商海中裸泳,最先溺亡的正是这些没资源、没空间、没推广的产品,越低越没有活路,企业养不起队伍,客户和医疗机构看都不看。


当公众们抱怨1毛7一支的青霉素断货了,只能买3毛5的,百片1元多的很多产品也消失无踪时,亲,十多年前的药价保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简直令人难以想象了,还有哪个行业能做到CPI飞涨,产品价格原地踏步,20年不动窝?GMP升级认证前这样的产品价格连加工费都不够负担的,更不要提给员工发工资了,GMP认证后一切投入高大上,医药企业有口难辩,这样的产品也活不起,赔不起,只好闭门谢客了,就这还得遭致穷追猛打。同样是救死扶伤,医疗机构和医药企业的命运为何天壤之别?往往政策出发点很好,希望让利于民,最终却是让企业关门,员工失业,产品消失,患者抱怨,国家损失,是否也应检视一下为何结果与预期不尽相同,如何归位?用政策推动和支持行业向上发展,而不是用政策的大棒将企业打伤?改革开放成就了今天的国家强大,垄断式行政干预则将走回计划经济的老路,让企业除了医生一支笔,更要过挂网这道生死门和无数羊肠小路。


欢迎医改专家们到医药市场和医药企业中实地走一走,象聆听广大医生朋友们对“低”收入、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吐槽一样,听一听医药界、企业界的朋友们怎么说,听一听患者们怎么说。把市场化的权利留给市场,留住那些尚未消失的、为民众解除病患的放心好药。(林玲 实质营销工作室总经理)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