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人类会越长越高吗?研究表明基因很重要

20.jpg

150年来,人类改变了很多,全球人口从大约10亿飙升至现在的70亿,发达国家人口的平均寿命也从19世纪中叶的45岁增加至如今的80岁。我们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普遍要比以前高。
  

在过去150年间,包括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国民的平均身高增加了10厘米。在身高增长方面,有一个国家遥遥领先,其他国家只能望其项背,那就是荷兰。在过去100多年间,荷兰人的身高平均增加了19厘米,如今,荷兰男性人均身高为188厘米,女性人均身高为170厘米。德国慕尼黑大学经济史名誉教授约翰·科莫洛斯近日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这一数字让人震惊。”
  

身体是否健康?
  

为何人类尤其是荷兰人普遍都长高了?我们还会继续长高吗?这种长高的趋势会继续下去还是会终结?未来我们生活在国际空间站或其他星球的后代会将他们曾在地球上繁衍生息的祖先看成是霍比特小矮人吗?
  

在上世纪80年代,诸如此类的问题激发起了科莫洛斯的好奇心,他开始进行人类测量史方面的研究。他翻遍了政府的军事记录来追踪士兵的身高,从而探索人类的平均身高与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之间的关系。
  

研究表明,人类身高的消长与两个因素有关:饮食和疾病。尤其是在儿童阶段,这两个因素的影响更大,也就是说,如果孩子营养不良,在成人阶段,他们很难长到潜在的最大高度。美国西北大学的人类学教授威廉姆·雷诺德说:“总而言之,身高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是好的营养、健康的身体状况以及更好的生活质量。”
  

历史也一再证明了身高和健康状况之间的关联。在中世纪晚期的西欧,始于1352年暴发的黑死病夺去了60%的人口,幸存者们发现,他们的食物和居住空间一下子变得绰绰有余,因此,人们长得相对较高,那时的英国人只比如今的英国人矮4厘米。
  

但在17世纪的欧洲,人类的身高又降至历史的低点。法国人的平均身高不超过162厘米,主要是由于“小冰期(Little Ice Age)”导致冬天非常寒冷,粮食产量大幅减少。而且那时内战频发,包括从1642年至1651年间的英国内战、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发起的各种战争;德国也被战火蹂躏了30年。科莫洛斯说:“在17世纪,欧洲饱受战争的摧残。”
  

18世纪的工业革命见证了城市贫民窟里人民疾病缠身的悲惨情景。平民百姓普遍发育不足。然而,到了19世纪晚期,社会剧变,农作物产量提高、自来水出现、城市的卫生条件大幅改善,经济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之势,西欧国家人们的身高也随之开始猛蹿,而且,这一势头保持了数十年。
  

身高与健康之间的关联现在仍然可见。远的不说,我们就以邻邦朝鲜和韩国为例。朝鲜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DI,一个衡量人的寿命、收入和教育的指标)的195个国家中排名第188位,朝鲜成年男性的身高比韩国同龄男性的身高普遍矮3到8厘米,而韩国在2014年的HDI排名中排第15位。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在一些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人们的平均身高在19世纪就已经基本定型。从18世纪工业革命到20世纪中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人的身高都超出其他发达国家的“小伙伴”。如今,美国男性的平均身高为176厘米;女性的平均身高为163厘米,与45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远远落后于荷兰。雷纳德说:“目前美国人的平均身高与上世纪70年代末甚至60年代末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那么,北欧国家怎么走在了美国的前面了呢?科莫洛斯认为,美国居民的营养摄入情况和保健制度并不平等,而欧洲国家实施的则是更加平等的社会主义保障体系,这或许是造成这一情况的根源。数百万美国人缺乏医疗保险,也不定期看医生。在美国怀孕的女性很少获得帮助;科莫洛斯说:“而荷兰孕妇可以免费请护士上门服务。”
  

另外,由于吃了太多垃圾食品,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是胖子。进食高热量的食物、加工食物所造成的发育和代谢问题,也可能让人少长几厘米。科莫洛斯表示:“简单来说,可口可乐、汉堡和麦当劳式的饮食不会让你长得和荷兰人一样高。”
  

基因也很重要
  

对于人类的身高而言,基因所起的作用也至关重要。据统计,一个人的身高有70%是由遗传基因决定的,一般来讲,个子高的父母生的宝宝也是高个儿,个子矮的父母生的宝宝也是矮个儿,但是遗传对身高的影响不超过80%。即便如此,人类某些群体身高的增长也不能完全归功于高个基因的进化选择。
  

实际上,纯粹从达尔文进化论的角度出发,更健康的有机体生下的后代更多,而对现代人来说,情况恰恰相反。贫穷、不那么健康因此个儿头更矮的家庭生下的孩子更多。尼日尔是全球最贫穷、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其生育率却在全球名列前茅,那里的女性一般生下的孩子会超过7个,雷诺德说:“从全球范围来看,影响身高的因素包括社会经济情况和营养情况。”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目前人类身高的增长要归功于基因好的表现而非自然选择,雷诺德说:“在过去150年间,我们在身高上看到的变化都要归因于人们能够获得其在身高方面的基因潜力。”
  

据英国《自然》杂志报道,近期一个国际小组找出了影响人类身高的数百个新基因,证实了个体的身高是通过大量基因共同作用而不是单独的“高”基因或“矮”基因决定的。这一研究为进一步揭示这些基因共同作用于生物信号途径影响人类生长的机制指明了方向。
  

科莫洛斯说:“我们得到的最重要的教训是,不仅基因对人的身高有影响,环境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高个子的诱惑
  

值得注意的是,在许多文化中,高个子都非常具有吸引力。身高能反映一个人赚钱的潜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人类学家托马斯·格雷戈尔前往巴西中部欠发达地区,花几年时间观察当地人,并和纳瓦霍人和特罗布里恩群岛的住民相处一段时间。结果他发现,在西方国家,身高增长10厘米至12厘米薪水也能增加9%至15%。还有另一个分析报告指出,多长3厘米的身高能让处于高职位的人一年多赚800美元。
  

然而,身高与财富并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除了运动员和模特外。很多身价亿万的首席执行官们都不高,科莫洛斯表示,身高超过190厘米以后,优势逐渐缩窄。
  

而且,高得过分可能是一个诅咒而非上天赋予的资本。很多高个子进门和进车都很困难,必须弯腰。而且,高个子的人罹患关节炎、心血管疾病的几率也更高。美国人罗伯特·瓦德罗就是一个好的例证。瓦德罗是人类医学史和吉尼斯世界纪录上拥有不可辩驳证据的身高最高的人,他成年后还快速长高的原因是脑下垂体长了肿瘤。长大后他必须佩戴腿部支架走路,1940年,他在国家森林节表演期间,因所用木拐杖受损,导致膝盖和脚踝受伤,造成水疱和随后的感染,最终导致他死亡,年仅22岁。死时医生给他测量的身高为2.72米。即使在他去世时,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的增长已经结束,入棺前检测其身高为274厘米。
  

科莫洛斯称,鉴于上面诸多因素和近年来人类的身高增长情况,人类或许已经达到了其最高的身高,“对我来说,荷兰人的身高是人类身高的最大值。”雷诺德也认同这个观点,他说:“我认为,从整体上来看,工业国家的人均身高已经触及了人类基因潜力的阈值。”
  

还能长得更高吗?
  

如果我们在地球上已经不能再长高,那么,在其他星球是否有机会长得更高呢?生活在太空或其他星球上的人最后是否会长得比地球上的人更高?
  

这种在其他地方生活会改变人类外貌的想法广泛出现在各种科幻小说中。例如,在美国科幻小说大家金·斯坦利·罗宾森的名著《火星三部曲》中,火星已经成为人类的殖民地。由于火星上的重力仅为地球重力的38%,不出几代,在火星上出生和长大的人就比他们的祖父母更高了。另外,国际空间站的失重状态也会令人暂时长高一点点,不过,回到地球几天后,这种长高效应就消失殆尽了。
  

简·西博格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人类研究计划署的员工,她解释说,空间站里的人之所以会长高,是因为他们脊骨中类似胶状的椎间盘因为充满了液体而被拉伸了。一般来说,地球的标准重力环境会压迫这些椎间盘。夜间我们水平躺直,早上醒来后肿胀的椎间盘会让我们稍微变高一点。起床后,这些椎间盘又会慢慢将液体挤出去。西博格和同事正在研究脊柱方面的此类变化从长期来看是否会给人体带来损伤。
  

火星上的重力与国际空间站内的重力差不多,这不是太糟糕。因此,到达火星的人很可能愿意在此长期生活下去。如此一来,他们可能会经常感到背痛。不过,这种痛苦与其他已知的低重力环境导致的疼痛——包括骨质疏松和内分泌失调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因此,人类在火星上不仅不会进化成巨人,而且还会变得体弱多病。
  

而且,将一个全新的星球变成地球的殖民地也并非易事。火星是一个冰冻的沙漠,缺少可供人类呼吸的空气。食品的生产和制造以及人类的生活都要在帐篷内进行。而且,火星的白天比地球的白天要长,这会干扰我们的生物钟,雷诺德说:“那将会使事情变得一团糟。因此在火星上,人们的身高会变矮而非更高。”
  

雷诺德对于在地球上极端环境(例如在安第斯山脉的高地上或极寒冷的西伯利亚)生活的人进行的研究也佐证了上述预测。雷诺德说,这些令人望而生畏的环境,会导致人类消耗的能量主要是为了生存,而非长高。因此,在这些地方生活的人也不会长得太高。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