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给基因组编辑泼“冷水”

在基因组学和合成生物学领域,J. Craig Venter一直是先行者。他参与了人类基因组测序,合成了首个人造细胞。尽管引起很多争议,但Venter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行动。近日,《世界邮报》(The WorldPost)采访了Venter,请他谈谈对读写和编辑人类基因组的看法。

1.jpg

之前,Venter说过,人类已经进入了一个“进化的新阶段”,从自然选择到智能化的方向。对此,他解释道,如今人们可以读取和编写遗传密码,以数字形式呈现,并将其转换成合成生命,这有望加快社会进化的步伐。


今年是Venter的团队产生首个合成细胞五周年。Venter认为,这意味着人们现在有能力来控制进化。他们正在细胞上实现这一点,使其创造合成食品、化学品,甚至建筑材料。不过,对于人类基因组的编辑,他认为人类有能力去做,但还没有足够的智慧或知识,使其安全。因此,他和其他科学家支持暂停这项工作,直到人们了解干预的全部后果。


Venter举了个果蝇的例子。如果它的翅膀有缺陷,我们能够找出哪个结构蛋白引起了这个缺陷,并修复它。不过,这个基因可能在早期完全控制了身体以及翅膀的发育。只是在最后阶段,它才成为结构蛋白。因此,如果我们进行了干预,以为能够修复翅膀,但我们可能使果蝇的整个身体变形。


“如果我们假设,我们了解这个基因是干什么的,但实际上它改变了整体的发育,或改变了我们还不知道的其他过程,这就是所谓的‘实验’。对人类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Venter谈道。


作为人类基因组的早期绘制者,Venter认为,我们对人类基因组功能的了解大概只有10%。我们对某一些了解得很多,但对相当一部分了解得很少。我们可能不知道大多数基因的真正功能。随着我们扩大规模,使用新的计算方法,未来十年我们可能会了解很大一部分。


在被问及大数据分析的计算能力是否是障碍时,Venter谈到,当年破译他自己的基因组花了1亿美元和9个月的时间。如今,解码个人基因组的费用已下降到1500美元。人们可以尝试获得百万个基因组。不过世界人口接近80亿,这仍然只是一小部分。所以,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Venter的团队正在做的一件事情是通过一个人的遗传密码来预测他的面部特征。为了实现这一点,他们对面部进行了3万次的测定,以便发现基因组中的贡献因素。Venter认为,我们目前对遗传学和基因组学的想法有些过于简单。十五年前,许多科学家希望找到30万个基因,每个对应一个性状。不幸的是,我们不是这么简单的生物。


最后,Venter也谈到了当初那个延长人类寿命的宏伟目标。“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活那么久,而是过健康的生活。如果突然之间大家都活到125岁,我们需要仔细考虑社会后果。我们正在过度使用地球资源,像现在一样。我们的目标是改变人们的生活质量。大家身边都有患癌症、心脏病的人,也看到了他们对家庭和社会的影响。如果能够推迟或消灭,这将对人类产生巨大的影响。”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