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中国医生谈换头术:很多患者跃跃欲试

据报道,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维罗宣布:2年内将完成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并且宣布这一手术将和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率领的医疗团队一起合作。这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将在2017年12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举行。

1.jpg

“换头术”暂无时间表 未确定在中国进行


14日中午,刚刚结束门诊的任晓平教授接受了专访。


任晓平:社会上认为在17年就要做。其实没有时间表而且也没有说在哪里来做,只是他现在跟我们合作,跟我们联系上,我们谈了一些未来合作远景发展。这只是说合作是科研合作,是临床前的合作,并没有谈到这个病我们要怎么做,做哪个病,在哪里做。如果得到了很多方面有效支持,而且临床前研究非常有效,按照我们预计方向发展,不排除两年以后,我们有很好结果,具备这个条件,或者更加接近做人,这也不排除。


记者:目前报道出来详细顺序,比如先把病人冷冻顺序是对的吗?是您和意大利专家定好的吗?


任晓平:这个顺序是对的,应该考虑或者说这是环节中一个很好的设计,但这个设计方案能不能经得起实践检验,需要在实验中来完善它、验证它。如果这套方案不行,我们要采取相应其他方案,我们备了好几套方案。目前报道出来的只是其中的一种。


记者:需要从全国招一些在移植方面专家聚集到团队中吗?团队将来会有哪些人组成,设备如何进行设计,有没有一些想法?


任晓平:我们已经开始着手了,设备仪器正在和哈尔滨工业大学一些工科教授在合作在谈,而且有些设计都是我们专利性质的。这个团队不仅不局限在中国,这里涉及到国内一些像第二军医大学、上海复旦大学有些整形外科医生、北京、师大的工科的教授都是我们合作团队中的。现在在国外也有,北美还有欧洲,现在国内国外不下十个大学,优秀的科学家,有志这方面的,这个领域里有成就的,愿意纳入我们团队里,这个力量不是一个人能做的。


我任晓平的价值就想把它启动起来,这个天大的课题也许我这一代人都解决不了,但是我们起动了、引导了,为后来者搭建了一个平台,加速它往临床方面转化。而且同时在做的过程中能锻炼一批年轻人,甚至给在国际上会很好提高我们国家的声望。


 面对医学伦理争议 任晓平称“有行为才有规范”


记者:这样一个特别让人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的消息也招来很多医学界的关注,比如研究医学伦理的人就认为这已经触及到医学伦理底线,在您心里它的底线在哪里?


任晓平:我认为伦理学是个行为规范科学,行为规范就是我们有行为才有规范,今天这个行为,临床学还没有做呢,它自然就没有规范,医学发展史也是这样,每一样新的创新都是先有行为后来做成了,心理学家、伦理学家出来规范,哈佛大学有个教授主任说这个东西如果国家部门、相关的法制部门批准做,没有道理去阻碍它的发展。


记者:对于这个俄罗斯人自愿站出来做第一个志愿者,大家表示很敬佩。另外很关心后面还有可能再找到第二个、第三个这样的志愿者吗?毕竟是险这么大。


任晓平:有,现在我手里就有三个志愿者,就接到很多患者电话,看到消息的时候,他说我们生不如死,从家庭生活,从个人生活痛苦,任医生能不能帮助我?其实我就给他解释,这个东西不是他想象的,而且不是近期能解决的,几大类比如像癌症晚期,没有任何办法,外科治疗就完了,化疗做了、放疗做了,但最后转移了,尽管他脑袋没有转移,健康,但是身体上就是死亡,目前科学没有办法。


还有骨科的高位截瘫患者,常常最后都走向死亡,没有任何办法治疗。还有一些先天遗传疾病,到医院里看到最后喘气都喘不上来了,但是脑袋是非常健康的,作为医学家,你的责任和义务是什么?你不就是应该研究挽救这些人的生命?在美国时有人质疑说这个不伦理,俄罗斯患者说咱俩换位一下,你会不会反对来做这个东西?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