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东莞男子打砸救护车:早就警告不要拉病人

amb400.jpg

万江小享医院的救护车。该院试水长途转运市场的半年间,频频遭遇黑救护车抢生意。南都记者 陈奕启 摄


普通的金杯面包车贴上红色“十”字和“救护”等标识,车顶装上警灯、警报器,便在东莞各大医院之间招摇过市地接送病人。它们被称作是黑救护车。东莞长途救护转运市场需求旺盛,救护车“正规军”运力难及,给了黑救护车生存的土壤,却给病患以及医疗市场带来了诸多隐患。随着东莞正规医疗机构试水长途救护转运市场,打破了黑救护车片区垄断的格局,导致冲突不断。近日,东莞市卫计局针对黑救护车问题多地调研,计划向民营市场放开长途救护转运,目前正在制定相关准入规范。


冲突转送病人 救护车被砸


今年8月7日傍晚,广州岗顶一家医院门诊大楼的门口,有关方面正准备对处于昏迷状态的病人转院,却被两名黑救护车的中介拦在医院门口,中介甚至还上前抢夺担架,坚决不放行。最终,在家属报警,警方、医院介入之后,折腾了近5小时,病人才得以离开。


类似事件东莞也有发生,甚至更恶劣。8月29日下午5点多,东莞万江小享医院的救护车前往塘厦医院接一位ICU里的病人,救护车刚到塘厦医院停车场,就被一男子拦下。该男子手持铁锤,对着救护车一阵乱砸,车玻璃被砸碎,两名司机被打伤。


该男子正是黑救护车的经营者。该男子边砸边说:“早就警告你们不要拉病人……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再来拉病人!”


救护车司机老雷说,今年上半年开始,医院救护车尝试进入长途市场的转运。“东莞之前没有一家正规医疗机构的救护车进入长途转送市场,此前整个长途转运市场都被黑救护车垄断了,且都是分片区的垄断。”


小享医院救护车触动了“黑救护车”的利益。老雷说,试水半年间,他转送了几十次,几乎每一次都会遭到威胁警告。


乱象 黑救护车分片垄断漫天要价


日前,南都记者走访东莞市内多家大型医院,在卫生间、走廊甚至是病人床头,很多人都发现过黑救护车的联系卡。


据万江小享医院后勤部主管何先生介绍,小享医院的救护车在塘厦医院、市人民医院以及虎门第五人民医院均遭过“黑救护车”的阻挠,“他们都说是自己的地盘,不让他人弄。”


在大朗经营“黑救护车”业务的林某曾是东莞一家三甲医院救护中心的工作人员,做过多年的救护车司机,后来辞职,买了一辆面包车,改装成救护车的样子,专门跑市外的长途转送业务。林某说,经过这些年的不断经营,他们黑救护车已经有了一些不成文的约定,“相互之间像是划定了区域一样,这帮人负责哪几个镇,那帮人负责哪几个镇。”还有个原则,如果是跨区域的话,只能是往里面送人,不能往外拉人。


垄断必然带来漫天的要价。据万江小享医院后勤主管何先生说,黑救护车的价格几乎都是翻倍的。前段时间一位在长安医院治疗的刘女士因为严重脑外伤,家属想把她送回湖南永州老家休养,“我们收费2400元,可半路杀出的黑救护车要价4300元,要价太离谱了。”


9月11日,南都记者在塘厦医院走廊上找到了一张黑救护车的联系卡片。记者拨通了上面的联系电话,一名自称姓周的经理称,如果租用一般的车,到湖南、江西等地费用8000元左右,高档车型10000元。从南都记者的暗访了解来看,黑救护车出省一般在5000元以上,省内大多超过2000元。


万江小享医院的后勤主管何先生说,他们医院救护车按照国家标准收费,每公里3.16元,如果加上呼吸机、监护仪、除颤仪、输液泵、吸痰器等设备,可能每公里要升至7.8元-8元。


“他们(黑救护车)往往就是几个人合买两三台面包车,之后将面包车拆掉座椅,改装成救护车的样子,转跑几个镇的医院,互不干涉。”老雷说。日前,记者就在南城康华医院遇到的一辆“黑救护车”,就是一辆改装的面包车,车内设备简陋,连基本的吸氧设备都没有。


土壤 病人无奈求助“黑救护车”


“我们也知道这些派卡片的是黑车,但是很多时候医院不提供车转运,只能找他们。”在塘厦医院里,市民王先生感叹,此前,因花费巨大,又无人照顾,在东莞住院的父亲想转院到湖南老家,可院方无法提供长途救护车运送,不得已找了“黑车”。


“当时医院就说不提供省外的转诊运送。”王先生说,医院总共才3辆救护车。其中两辆要接受120调度,1辆备用,“他们说连镇里的业务都忙不过来。”


据统计,目前东莞全市可供120指挥调度的救护车共183辆,其中一线救护车99辆,后备救护车有88辆。120救护车主要职能是负责院前急救。然而,除院前急救外,还存在医院到医院、医院到家庭等救护转运需求。东莞市卫计局表示,东莞大部分医院急救车资源都比较紧张,一般也较少向病人提供救护车长途转运服务(特别是省际转运)。而东莞外来务工人员众多,病患长途救护转运需求较大。


除了120救护车外,全市医院也可自行购买救护车,但目前少有医院涉足长途救护转运。


三大难题


医院为何不愿意参与长途救护转运


1.长途转运医疗风险高医护安全难保障


除了运力不足的限制,实际上,对于长途救护转运,大多医院也本无积极性。不少医院表示开展难度较大。“最多考虑的还是医疗风险问题。”东莞市医院业内人士表示,东莞外来务工人员众多,长途转运需求中跨省的占了更大比例。现在医院救护车配备的医疗设备、药品等都仅适用于短途急救,“长途转运,患者病情若有突发状况,很难得到有效救治,医疗风险较高”。而且长途跋涉,司机、医护人员的安全也很难得到保障。


2.市场无准入法规收费无参照


“对于长途救护转运,现在还没有明确法规来规范指引,比如救护车是否可以跨省转运病患,什么车辆可以准入,是否要纳入到120指挥中心,如何监管等等,都不明确。”东莞市第五人民医院急诊科相关负责人说,转运一旦出现问题容易发生纠纷,届时将面临无法可依的尴尬。


而且目前也无收费标准可参考。“如果医院开展长途救护转运,就意味着要增加救护车投入,现在一台配置完善的救护车价格在40-50万元,如果加上医护人员配置,多少收费是合理的?没有标准。”厚街医院副院长廖伟强说,加上公立医院收费定价有一定局限性,最终可能面临亏损。


3.多头管理监管困难


塘厦医院办公室李主任说,对救护车的管理制度上,没有明确责任主体,监管起来比较困难,一旦出现问题好追责。目前救护车的监管大多涉及多个部门,其中救护人员的资质归卫生部门,改装车辆归交警部门,非营运车辆载客归运管部门,多头管理存在的真空也是黑救护车存在的原因。(南方都市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