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阿尔兹海默症病变蛋白会传染吗?

1958年——1985年,全球约有30,000人,大部分是儿童,注射过从死人脑下垂体提取物中提炼的人生长激素,用于治疗矮化症。悲剧的是,直至1985年医疗人员在一些提取物中发现含有克雅氏(CJD)病患大脑的朊病毒,这种治疗方法才被终止。但是,威胁的种子已经埋下,截止2012年,已经发现由此导致的226例死亡病患,其中法国(119例)、英国(65例)、美国(29例)。死亡人数仍然处于上升趋势,因为克雅氏病存在相当长时间的潜伏期。

1.jpg

朊病毒导致β-淀粉样蛋白异常累积


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已经证实导致CJD的朊病毒也会导致β-淀粉样蛋白异常累积。朊病毒,严格来说并非病毒,而是一种侵染性蛋白因子,会导致人类及其他动物的中枢神经系统发生衰退型病变,例如克雅氏病、疯牛病、库鲁病、致死性家族失眠症等。


其中,库鲁病最早发现于巴布亚新几内东部地区,因为当地土着部落有食用已故亲人脏器的旧习。自从习俗废止后该病基本消失了。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许多神经衰退疾病,包括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病,都存在病变蛋白在大脑关键区域累积的症状。


目前对阿尔兹海默症(AD)的病变蛋白倾向于:β-淀粉样蛋白和Tau蛋白。在AD患者脑脊液中β-淀粉样蛋白会下降,而磷酸化Tau蛋白上升,因为β-淀粉样蛋白会错误折叠造成沉积,而Tau蛋白发生异常磷酸化导致神经元纤维缠结失去正常构造。


β-淀粉样蛋白会传染?


9月9日发表于《Nature》上的一篇文章揭示,以8个注射过含有克雅氏致病朊蛋白的生长激素后形成的萎缩大脑为试验样本,发现6份大脑样本中都含有β-淀粉样蛋白,一种对神经具有毒性、易形成血栓最终导致阿尔兹海默症(AD)的蛋白。这份研究首次提出质疑:β-淀粉样蛋白可能会通过脑部手术等医疗过程传播。


文章作者、伦敦大学神经病理学家John Collinge和他的同事以注射了生长激素后30至40年后死于CJD的8个人的大脑为研究对象。其中,6份样本中有β-淀粉样蛋白累积,尽管这些样本中不含有Tau蛋白。


Collinge 表示:“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发现。研究对象的年龄在36岁至51岁之间,在这个年龄段并不应该出现这种病理现象,除非病患患有遗传倾向阿尔兹海默症。但是这些样本中并不存在这种遗传性。”


需要注意的是,导致CJD的朊病毒会导致β-淀粉样蛋白异常累积。但是,得出这一结论的观察性研究,并不能验证CJD本身是否会导致β-淀粉样蛋白累积,且也没有与Tau蛋白相关的推演。


为了探索CJD是否是产生β-淀粉样蛋白的罪魁祸首,Collinge研究团队以116份朊病毒致病的人类大脑(致病途径不是激素注射)为样本。研究发现,这些大脑组织中没有或者存在很少的β-淀粉样蛋白,这意味着,CJD本身并不是导致β-淀粉样蛋白产生的唯一原因。


通过注射,才在患者大脑中发现累积的β-淀粉样蛋白,这一事实,并不能简单归结为注射引起的致病蛋白传染。因为朊病毒有许多类型,β-淀粉样蛋白有可能确实是CJD本身导致的。


研究还在继续


阿尔兹海默症是否是由错误折叠的蛋白造成,例如β-淀粉样蛋白 、Tau蛋白,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些特殊蛋白是否会通过直接接触或者食用受污染的脑组织而传播,也未知。


尽管科学家们已经成功在啮齿动物中验证了可传染性,但是西奈山医学院的神经病例学家Samuel Gandy表示,这些验证试验依靠大规模过表达异常蛋白。而且,通过对灵长类动物中人为过表达蛋白验证传播的试验结果都显示失败,这进一步加深了对致病蛋白会传染的质疑。


需要注意的是,正是由于朊病毒的特殊,手术或者输血等医疗过程会为其传播提供可能,从而将患者置于患阿尔兹海默症的高风险中。Nature期刊的这篇最新研究还不能对于β-淀粉样蛋白是否会通过受污染的手术器械或者血液会传播做出是或否的正面回答。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