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广州网站将9元医院挂号炒至千元 床位5000元起步

guahao.jpg

广州不少医院挂号处总是排长龙

chat1.jpg

记者与炒号网站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chat2.jpg

记者与炒号网站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chat3.jpg

记者与炒号网站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黄牛”倒卖号源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近年来,广州市卫生行政部门和各医院也在不断加大打击炒号“黄牛”的力度。对现场“黄牛”的打击力度加大了,“黄牛”们却瞄上了卫生部门正在力推的预约挂号便民服务,转战网络,炒起了预约号,这些专业“炒号”网站宣称,广州所有专家号都能提前挂。


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号贩子”几乎垄断了专家号源,有位专家每周只有8个号源,他们宣称掌握5个左右号源,每个号880元起步,而正常挂号费只有9元;另外,广州市内一些三甲医院的床位,“号贩子”们也打包票能够帮忙预约,由于“一床难求”,一些大医院的床位费5000元起步。“号贩子”的炒作和扰乱市场,让挂号难上加难。


调查:所有专家号都能“代挂” 天价挂号费高达3000元


为了杜绝“黄牛”现场炒号,日前广州市卫生和计生委建设了广州市统一预约挂号平台,采取统一网上预约挂号的方式,并不断重申,正规的预约挂号网站只收取物价部门核准收取的挂号费,不得收取任何其他附加费用。


但是有不少患者反映,热门的专家号一放出来,就马上被秒杀了,很难挂得上,而有的电话预约号,几秒钟挂一个号,几分钟号源就已经被挂满。但网上一些代挂号的个人或公司却声称可以挂上号。


新快报记者在百度上输入“广州挂号”关键词,一搜搜出了一长串代挂号信息。有的是“单兵作战”,但更多的是以“企业化”的公司运作,例如“广州挂号网”、“广州导医中心”、“南方求医网”这些网站的网上预约挂号网就是团体接受挂号。


记者打开广州挂号网,20多名QQ客服在线服务,网页上有广州各大医院、各科室、各专家的介绍,包括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东省中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等多家三甲医院的专家。


记者点击进入这家代人挂号的网站,左侧就跳出“挂号客服部”的对话框,20多名客服人员的头像不断忽闪。通过网页上的QQ客服联系了其中一名李先生,李先生告诉记者,广州三甲医院所有专家的号他们都能挂。记者要求挂中山一院儿科杜敏联教授的号,李先生一口答应,并称首先要成为广州挂号网的会员,交年费260元,同时杜教授的号每个680元;而自闭症专家邹小兵教授的号,李先生说排队的人太多,880元一个号,明年1月前能够看上,如果要提前看,必须加钱,如果指定看病时间,1500元-3000元。记者大呼贵时,客服回复称,安排床位费更贵,例如中山一院、省人民医院等广州市内大医院肿瘤、血液、生殖科等床位也能帮忙预约,5000元起步。


他们为什么能掌握号源?秒杀器多台电脑抢号


为什么这些挂号网能够掌握这些号源?新快报记者在与这些客服的聊天中进一步了解到,由于广州各大医院的预约挂号平台均要求采用实名制挂号并限制每个人当天的挂号量,网络“黄牛”会事先用不同的名字注册一批账户,然后每天掐准了网络预约平台的放号时间,用秒杀器多台电脑同时抢号。而电话预约也一样,一到医院上班时间,几十部电话同时拨号,几秒钟就能接通电话,挂到一个号,“就像抢火车票一样,我们也有 抢号 软件,可以保证能挂到号,”一位客服这样对记者打包票说。


而网络“黄牛”卖号有三种方式:一是事先取得患者的信息,代为抢号;二是找到“买家”之后,把手上占到的“号”悄悄退掉,而同时又用“买家”信息迅速重新抢回;三是把号直接卖给“买家”,买家拿着不是自己名字的号看病。虽然卫生部门要求实名制预约挂号看病,但是由于医院无权查患者的身份证,遇到患者不配合,也无计可施。


钻石会员年费10万 钱转到私人账户不能退款


广州挂号网的客服告诉记者,网站提供会员服务,会员费一般是从180元至330元,配备私人医生服务的金卡会员,每年会员费5万元、钻石会员每年的会员费10万元,除了会员费外,还需要另交“代挂号费”,拿到号源后,患者到现场挂号,再按医院要求交挂号费。


“广州挂号网启用私人账户,目的是有利于及时查账,及时处理。由于公司账号查账要通过银行,还要法人盖章等等,反正很多不方便,所以就停用了。”广州挂号网的客服还告诉记者,挂号费全部银行转账到私人账户,不能用支付宝、微信支付。会员汇款后,经过确认,会在客户系统里进行软件的编排及处理,客户系统是非人工排序,指导所有的工作。


在医院挂了号,如果不想看了,可以退号、退费,而网络“黄牛”却没那么简单,客服还特别提醒说:“挂了号后, 一次性付清,转账到私人账户。即使不看,也不能退款。”


“炒号”网站号称与医院内部人员合作


“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怎么能确定打了款能挂上号呢?”记者问。


而对记者的疑虑,“南方挂号网”的客服宣称,网站与医院官方合作,对广州医疗资源、医生情况了如指掌,挂号成功率高达100%。“对你们来说当然难了,但对我们来说不难,我们有关系啊。”当记者追问什么关系时,客服则表示不方便透露具体的操作方法。随后又补充说:“我们与医院没什么任何关系,只是与某些医生与科室关系比较熟,就是通过自己开发的平台,帮你们挂号而已。”


“例如,三甲中医科专家 的号,我们就主要是通过内部拿号,由于预约的人较多,所以要排队给号,一般我们是提前一周预约,约到后会提前给你电话告知情况。由于是内部拿号,费用较高,收费按病人的需求分为VVIP会员(最优先安排,约最早的时间),VIP会员(优先安排)及普通会员,普通会员为280/次不包挂号费,100%预约到。另外,由于提前给关系人打款、提前传名单排队等号,所以请尽早给资料,并且预约不作退款处理。还有,如果你是复诊,请把看病时的诊疗卡号告诉我们,医院要求,再约时必须要报诊疗卡号的。”客服还让记者准备挂号资料,包括: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身份证号码、联系地址、联系电话,想预约时间等。客服称可提供挂号套餐,套餐一: 教授号二次成功预约500元(如为不同名字,号源紧张,不保障同一天的就诊号);套餐二: 四次成功预约900元(如为不同名字,号源紧张,不保障同一天的预约号)。


原因:网络“黄牛”监管上还是一个薄弱环节


有专家称,“号贩子”活跃的背后,是医疗资源的稀缺。记者从中山三院了解到,全国知名自闭症专家邹小兵的普通号,已经挂到半年以后,而专家号每周8个号源,一放出即被抢空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务人士分析,“号贩子”们看准了医疗资源稀缺的现状,抢占了资源,再以高价卖给患者,而真正亟须看病的患者挂不上号,只能花钱从“号贩子”手里购买,由此助长了“号贩子”的热情,形成恶性循环,导致“挂号难”的问题一直难以解决。


而代挂号费被炒过千的专家中,一部分是著名医院对外最具知名度的科室,另一部分是凭个人知名度上榜。内科、外科的病人、病种虽然多,但基本上都有诊疗指南,也就是无论各地、各医院之间治疗方法都差不多。但皮肤科等科室的治疗项目中有不少是老百姓所说的疑难杂症,比如白癜风、牛皮癣等,治疗比较困难,因此很多人是冲着这方面最有名的专家慕名来治病的。


记者了解到,与现场“黄牛”炒号警方可以采取行动不同,对于网络“黄牛”,法律法规的监管上还是一个薄弱环节。


应对:医院“斗牛”新招:同一IP地址大量挂号,封杀!


有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密切关注到网络“黄牛”炒号的这个新动向,也采取了有针对性的“斗牛”新举措,例如,有医院开通支付宝预约挂号平台加强后台监控,对于同一IP地址大量挂号或是多日反复挂同一类号的异常情况,锁定该IP地址,进行“封杀”。针对网络“黄牛”通过外挂软件刷屏抢号,只要发现经常出现登录时间快得异常的账号,采取延时登录的手段;对于热门的专家退号,采取不马上放回号源池,而是随机时间放回,或是直接放回到医院现场预约的方式,大大降低“黄牛”退号后又抢回号的几率。


声音:廖新波建议推行挂号实名制


省卫生和计生委巡视员廖新波表示,预约挂号本是好事,但是“号贩子”垄断挂号应受社会谴责,他建议根据身份证限制一个人只能挂一个号,医院加强管理,或许可以避免此类现象。


廖新波表示,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医院管理者一直是有心控制,希望医疗资源能公开、公平使用。公立医院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若其中10%是VIP服务,那么至少要保证90%的平民基本医疗服务,让普通人都可以享有公平的医疗服务。


中山一院副院长陈旻湖:斥巨资“求号”,没必要


“大型公立医院主要用来解决疑难杂症,分级诊疗将是一个大趋势,今后小病都会在基层解决,不用什么病都挤往大医院。”中山一院副院长、消化内科学科带头人陈旻湖教授是国务院津贴专家,他的号也是“一号难求”,不过,他告诉记者,目前,广州各大医院都有逐级会诊制度,如果接诊医生因经验不足无法对某一病症进行诊断、治疗,此类“疑难杂症”就会提交给科室主任,由各级专家共同研究治疗方案,因此没有必要为挂某一位专家的号而让“号贩子”从中牟取暴利。而为了床位花费几千元巨款,更是没必要,陈旻湖说,8日自己出诊时共接诊70多名患者,其中有8名因病情较重收入院,而他们所需支付的只是专家挂号费而已。


陈旻湖举例说,为了方便患者,今年7月,中山一院开通了炎症性肠病多学科会诊直通车,为患者制定个体化诊疗计划,并为患者优先预约相关检查和床位安排。患者可登录中山一院炎症性肠病多学科会诊直通车专题网页提交病情和联系方式,3个工作日内,医生会电话通知患者初步会诊意见。


陈旻湖提醒患者,可先上医院官方网站了解相关的就诊流程,学习诊疗指南,不要给“号贩子”可乘之机。


自闭症专家邹小兵:我看病,“黄牛党”赚钱


9月2日,新快报记者现场观摩了中山三院自闭症专家邹小兵教授的诊病过程。当天的接诊中,记者随机采访了解到,有外地来的两名家长在网上以1200元左右价格购买了“黄牛”号,另有三四名家长称是正常提前电话预约的号。


邹小兵出门诊的频率非常高,每周一、二、三、五、六上午出门诊,每次看8个孩子,平均每名患者的诊断过程需要30分钟左右。除了周三专家号80元外,其他时间的号都只是9元钱。“不少家长来到诊室,说从 黄牛 那买的号,500元到3000元不等,有的甚至高达6000元。我很不平衡啊,我看病, 黄牛党 赚钱。”对于“炒号”行为,邹小兵表示:“必须坚决打击。”


邹小兵的普通号源已经排到了明年。“我手机电话、短信、微信,80%是要求加号的,现在已经非常怕接电话,我一个星期最多可以看40个病人,但有时50个加号申请都不止。”邹小兵坦言,即使自己每天不休息,不停地接诊,仍然看不过来。他指出,中国病患、家长有个不好的想法,看病就要找最好的专家,比如看自闭症就要找邹小兵看了才叫看病,“这是不太正确的思维方式,比如中山三院有副高、有主治医生、住院医生等等,他们看自闭症都已经很熟练了,没必要非要看到哪个专家才停止看病的步伐。真的不必要从 号贩子 那里花天价买号,其他医生看也是不错的。”


除了建议要理性看病,邹小兵还表示,专科发展人才仍然紧缺,优质医疗服务难以满足患者的要求。“今后要培养更多医疗专科人才,才能真正解决看病难。”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