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全球疫苗研发基金可能将拯救千万生命

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一篇文章表示,为了预防世界上最致命的传染病,需要建立一项二十亿美元的疫苗研发基金。

1.jpg

埃博拉是一种可预防的疾病,然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种安全有效的疫苗投入使用。就像其他很多疫苗一样,经济上的壁垒依然存在:制药公司看到的是高昂的研发费用和有限的市场潜力,政府的支持却始终不足。然而一篇来自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宾州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和维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医生们的文章指出了一种应对疫苗危机的可能策略,能够拯救无数风险中的人群。


这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文章提议建立一项二十亿美元的全球疫苗研发基金,这项基金将由政府,基金会以及制药公司共同支持并将支撑有潜力的疫苗走过各个研发阶段。有了起始阶段的支持,这项全球疫苗基金可能能帮助研发急需的疫苗。


以埃博拉为例,在暴发流行之前,就已经有候选疫苗,然而却没有基金支持进行试验。如果有一种疫苗通过测试,那么从疫情开始公共卫生工作人员就可以进行疫苗接种,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


“传染病的预防不应因缺乏资金支持而滞后,就如今的经济现状来说,应对一些全球最严重的传染病需要政府和其他来源的资金支持。”文章作者,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及分子生物学系Adel Mahmoud教授这样说道。


文章的作者还包括:英国维康信托基金会董事Jeremy Farrar和宾州大学名誉教授Stanley Plotkin——将他们的提议与抗药性基金会由奥巴马总统2016年预算支持的提案相提并论。两个基金会可以协同解决当今世界最为紧迫的一些健康问题,作者们写到。


“如今新疫苗研发的根本挑战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一点已经不能被继续忽视了。”Farrar说。


从他们的观点出发,医生们衡量了疫苗研发的一些障碍。首先,由于疾病的复杂性,疫苗研制常常需要长期的资金支持,而在发达国家只有四家疫苗生产商: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默克(Merck),辉瑞(Pfizer),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同样地,制药公司也必须考虑疫苗的市场潜力。对于很多可以用疫苗来预防的疾病来说,疫苗的覆盖率却很低。这也让生产商对投资疫苗研发热情不高。


也许相比于其他所有因素,经费才是疫苗研发的最大障碍。花销因疾病而异,一种疫苗的研发大概需要五亿到十亿。这包括基础研发以及后期的临床试验——而后者是获得许可所必须的,也是开销最大的部分。考虑到从一开始就需要的持续资金投入,很少有公司愿意做这笔买卖。


“众多疫苗研发的思路因为缺乏资金支持而被迫束之高阁。” Mahmoud说。“以埃博拉为例,在过去几十年有无数与疫苗相关的发现,然而直到最近才有疫苗投入使用。”


然而一个全球疫苗研发基金却可以帮助挑起这个经济重担。二十亿的初始基金可以弥补所谓的“死亡之谷”,即疫苗研发初始至后期之间的过程。


“我们的提议目前为止都收到了积极的反馈,但是我无法预测将来会发生什么。关于建立这类基金,我们仍然需要和慈善家以及政府进行沟通。” Mahmoud说。


作者们总结说这次埃博拉危机应该为其他传染病和全球健康危机敲响警钟。


“疫苗研发如今正处在危机中。” Mahmoud说。“就埃博拉来说,一个相对小额,策略性的投资都可以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节省数十亿美元。放眼未来,我们不能继续让经济壁垒成为解决致死性全球健康危机的拦路虎。”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