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MIT 教授 R. Langer 与他的所创办的生命科技公司

Robert Langer(鲍伯.兰格)作为麻省理工(MIT)的教授,拥有全美最大的实验室(实验室人员超百人),每年1000 多万美元的研发经费,研发效率和产出极高。作为 MIT 为数不多的学院教授(Institute Professors,MIT 最高教授头衔)之一,Robert Langer 实验室以研究靶向药物传递系统和组织工程学而出名,累计发表了 1200 多篇专业论文,申请过 900 多项专利,其中 400 多项已经授权。


Robert Langer 自幼就很喜欢化学,在康奈尔大学和 MIT 拿了化工专业的学位,进入研究生院后利用自己的化学和化工背景,研究开发与生命健康有关联和帮助的项目。早在 1991年,年仅 43 岁的 Robert Langer 就获得了美国三大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美国工程院和医学院)头衔,获得了包括 Charles Stark Draper 奖、Lemelson-MIT 奖和 Albany 医学中心医学与生物医学研究大奖、日本京都奖等荣誉,一直活跃在 MIT 的化学工程系和生物工程系。


Robert Langer 不仅学术做得好,而且很有商业头脑。自从 1987年 起,他一口气办连办 25 家新公司,多数是与他的学生和博士后共同创办的生物技术公司及医疗器械公司。除了之前介绍的药物传送材料公司Lyndra外,下面再简单介绍其他几家公司:


Living Proof

Living Proof 是一家成立于 2005年 的美容产品公司,由北极星合伙公司(Polaris Partners)出资 5000 万美元建立,老友记中好莱坞女星詹妮弗·安妮斯顿是这家公司的代言人,同时也是一位投资人。


Living Proof 的洗发水中用到的一种叫做 Polyalkylaminoester-1 的聚氨基酯,就是兰格和他的同事在研究基因疗法的过程中从数万种聚合物中发现的。他说:“通过合成新的聚合物,人们可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管是癌症、基因疗法还是头发护理。”


兰格的团队为 Living Proof 开发的最新产品就是一种叫做 Neotensil 的明胶,它可以起到紧致皮肤的效果。Neotensil 是以一款名叫 Strateris 的专利产品为基础开发的。Strateris 是一种可以贴在脸部的聚合物膜,它可以模拟年轻皮肤的紧致和弹性,只要把它贴在脸上,就可以重新塑造皮肤形象。兰格指出,Neotensil 只是在 Strateris 基础上开发的第一款产品。未来公司可能治疗脂肪团,或改善牛皮癣、干燥症等皮肤问题,或是可以延长香水的香味。


此外,公司去年还推出了一款去眼袋的神器,由两支特制凝胶和一支按摩器组成。凝胶能够帮助遮盖眼袋,形成一层无形的弹性膜,有了它,自己在家也可以轻松去眼袋,无需去医院更无需动刀。


BIND BioScienses

BIND BioScienses是一家药物输送技术平台公司,成立于 2012年,采用新的纳米技术向肿瘤靶向输送药物。目前公司已经上市,但临床效果并不理想,股价并不令人满意。


InVivo Therapeutics

公司主要专注于脊椎修复,已上市,但面对客户群太窄,FDA 批准临床试验例数也不多,还面临着安全性等问题。


Moderna

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在新一轮融资中募集 4.5 亿美元,此举似乎是生物科技领域史上最大规模的私募股权融资活动。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融资总额高达惊人的 9.5 亿美元,其中包括它从阿斯利康 (2.4 亿美元) 和亚力兄 (1 亿美元) 收到的预付款以及前几轮的投资资金。


Moderna 公司自成立以来就以开发人类蛋白质以及抗体药物作为公司的核心。该公司技术的背后理念是,信使核糖核酸 (RNA) 本身可以作为药物使用——RNA 是从脱氧核糖核酸 (DNA) 转录合成的带有遗传信息的一类单链核糖核酸。


其掌握的独特的靶向疗法技术也吸引了阿斯利康公司等生物医药巨头与其达成合作协议。阿斯利康获得 Moderna 总共 40 项抗心血管疾病和代谢性疾病药物靶标的专利技术;亚力兄买断治疗罕见疾病的 10 项药物标靶的专利技术。


RNA 药物研究领域已经越来越成为各大生物医药公司的必争之地。一方面是由于 RNA 疗法能够克服蛋白质类药物在体内容易被清除的缺点,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其能够直接作用于一些突变的致病基因,从而达到更彻底长效治疗疾病的目的。此外,近年来载药系统领域研究的成果为顺利将 RNA 药物输入体内提供了有力的保障。这都促使 RNA 药物研究领域的兴起。目前科学家们希望能利用这种方法治疗一些病毒性疾病如肝炎等以及癌症。


Blend Therapeutics

生物医药研发公司 Blend 于今年早期获得了一项总额为 210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用于开发抗体药物偶联疗法治疗癌症的早期研究。研究人员希望利用转移性抗体与抗肿瘤药物偶联,从而达到靶向治疗实体瘤疾病的目的。同时,研究人员还采用纳米颗粒技术,保证药物在肿瘤患者体内能够运输到相应位置。利用这笔资金,Blend 公司希望能够完成这一疗法的临床前研究。


其实,抗体药物偶联疗法并不是近两年才兴起的概念。它的提出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这种疗法主要是通过将药物与专一性抗体偶联后,使药物能够专一性识别其要作用的组织和细胞,从而达到靶向治疗的作用。


这一概念自提出以来,已经在临床治疗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由于抗体本身的性质,这一疗法有一些无法避免的短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抗体分子量过大,使得偶联后的抗体药物偶联体很难在病灶部位富集到所需要的浓度。


而 Blend 公司的研究人员开发出了一种“缩小版”抗体,在保留了抗体的专一性识别作用前提下,大大减小了抗体的分子量,使得其抗体偶联效率更高。但这也随之带来了一个问题,这种“缩小版”抗体在体内的半衰期要小于其“原版”抗体。


为了克服这一问题,Blend 公司开发出了专门由于输送抗体药物偶联体的微型生物药物偶联体的输送平台 Pentarin。


Gecko Biomedical

公司发明了一种胶水,可以修复心脏上的创伤。其能粘合心脏组织,并且如同用针缝合一般牢固,同时还能封闭伤口防止并发症。用针缝合会产生一些问题。每次使用针线缝合都必须重新调整组织位置,而且针会破坏心脏组织,在使用时需要让针处于固定的位置。另外,针线缝合并不防水,通常针都是金属材质,所以这种方法必须被更替。公司已经筹集了 1100 多万美元。2015年 底,欧洲可能会批准使用这种胶水。


Pervasis Therapeutics


2012年4月12日,夏尔(Shire)公司买断 Pervasis 公司所有资产,瞄准了该公司基于血管内皮细胞的技术。夏尔公司支付 Pervasis 公司一笔预付款,以及达到临床开发、监管、销售目标等后的相关里程碑款项。Pervasis 公司的优势候选产品--Vascugel,目前正在开展 2 项 II 期研究,调查该产品加速血管修复及促进血管健康的能力。


Selecta Biosciences

生物制药公司 Selecta Biosciences 已与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达成了一项战略性全球合作,发现和开发高度靶向性、抗原特异性免疫疗法用于数种严重过敏适应症。


Selecta 目前正在开发一类新的合成疫苗及免疫疗法。此次合作,将利用 Selecta 公司专有的合成疫苗颗粒(SyntheticVaccineParticle,SVP)平台,该平台具有一种独特的能力,能够对纳米粒子进行工程化,使其具有理想的结构和组成,这些工程化纳米粒子能够通过平衡机体对特定过敏原的过度活跃反应,来产生免疫耐受。


Sontra Medical

Sontra 医疗公司研发了可精确控制皮肤通透性的装置——SonoPrep,获得美国专利。SonoPrep 装置通过传导率计算和反馈技术来确定皮肤最适通透性水平,一旦达到这一水平,该装置会自动关闭。


SontraPrep 采用低频超声于 15 秒左右穿透皮肤的角质层,从而创造出透皮窗口,使得药物分子能以比未经作用的完好皮肤高 100 倍的透皮效率通过,且皮肤对非侵犯性经皮药物输送或其他治疗的通透性可维持 24 小时。


Acusphere

Image titleAcusphere 是一家主要专注于生产用于临床诊断的微球平台——超声对比剂 Imagify?,利用 Acusphere 的 ImagifyTM 注射悬剂诊断优点可检测冠状动脉疾病。


兰格创办公司的方式很独特,不到时候和火候,他不轻易开办公司,他很知道投资者的心态,在什么阶段,什么价位,什么比例股权,投资者愿意进来参股。所以他的每家公司,不愁找不到钱与合作伙伴。他曾在生物技术企业家专刊上分享他办公司的一些经验和心得,他认为办科技创新公司,需要具备一些重要条件:


创办科技公司需要有 3P


兰格认为,创办科技公司需要有 3P——平台技术(platform),论文(paper)和专利(patent)。


平台技术通常能通过应用核心技术,开发出不同的系列产品,这样的平台就有必要形成新公司,例如基因泰克(Genentech)就是利用遗传工程和重组 DNA 技术平台所创办的。尽管孤立单项的非平台技术也能成功,但具有平台技术的公司和专利技术容易找到钱和合作伙伴,拥有平台技术的初创公司比单一产品的公司更容易成功或有更大机会。


发表论文是学术界升迁的敲门砖,为什么对创办公司如此重要?兰格解释说,在一流杂志上发表高质量论文并非做秀,而是通过同行评议,证实您的创造发明或发现是有重大突破, 只有同行或竞争对手说好,才有市场潜力和投资价值。在兰格看来,如果没有分量的论文作铺垫,基本很难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保持神秘,不愿意接受同行评议的成果,很难找到科技和商业的合作伙伴。当然有时一篇论文还不够,在开发过程中,还需要概念验证性的好论文。


专利是兰格实验室的标准流程,直接从发表论文的过程中,提前申请。最理想的是保护范围尽量宽的平台技术专利,这样可以阻止竞争对手吃到免费午餐。投资者和商业合作伙伴对这方面非常看重,没有 IP 保护的技术,无法吸引资金投入。


生物创新企业成功的 2 大因素


创办生命科学企业,取得成功需要 2 大因素,首先是令人信服的技术;其次是团队能力。


首先,只有足够令人信服的证据,平台技术能解决问题。即必须在动物模型或活体试验中证明技术的可行性。其次,团队能力的核心即是 “人”,任何成功的企业都是靠优秀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即使有再好的平台技术,如果没有执着的企业家,不畏艰险困苦,不断攻克重重难关,永不放弃的精神,企业无法成功完成产业化,也无法得到投资者的长期支持。


任何成功的企业需要有好的合作伙伴——能干有执行力的 CEO 及专业和给力的投资者。对初创企业而言,CEO 和投资者很好沟通和互相理解支持十分重要,好的风险投资对企业有很大帮助。科技企业创业者需要明白:在什么时候找钱,问谁要钱,怎么谈价等。


Robert Langer 反复强调赚钱不是他的兴趣所在,帮助人们改善健康是他的意愿。学术界鼓励走前人未走的路,大公司不希望把钱砸在周期很长的基础研究上,公司越大未必创新活力高,许多创新成果出资学术界,是因为企业的创新氛围与学术界不同。


中国多数教授办公司,都放不下老板心结。自己的学生怎么可以做公司的老板?或请外来和尚做 CEO? 正因为这样违反用人和创业规律的心态,所以才无法使自己的公司做大做强,也无法让自己的小农经济公司得到专业投资人的支持,更不要说让鲍伯兰格这样开几十家公司了。所以中国科学成果产业化效率低的关键因素在于教授的心态和观念需要改变,做自己擅长的事,教学与科研,而不是自己做老总。这个陋习一定得改。否则资本无法介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