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让心脏“起死回生”进行移植手术

移植外科医生们已经开始使用一种设备“复活”刚刚死去的人的心脏,用于救治他人。

1.jpg

这个“盒中之心”是一辆小推车,带有氧气供应、无菌腔室,和夹到捐赠心脏上的管道,以保持血液和营养物质供应。医生们说,它能延长心脏在体外维持的时间,让他们能从在以前不符合条件的捐赠者身上起获心脏。


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外科医生们说,他们已经使用该系统在至少15例病人死亡后移除并成功移植其心脏。通常情况下,心脏移植只来自于脑死亡捐赠者,他们的心脏在身体仍然健康时被切下。


这个25万美元的设备由开发的位于马萨诸塞州安多弗的Transmedics公司研发,并正在等待美国批准。医生们说,它有可能增加捐献心脏数量15%至30%不等,从而拯救不然将死于心脏衰竭的生命。


在美国每年大约进行2400例心脏移植,20年来这一数字基本保持不变。


今年早些时候,新南威尔士州圣文森特医院的外科医生们在《柳叶刀》上描述了三个病例。他们在病人心脏停止跳动仅两分钟后就动手摘心。20分钟内,他们就已经把它连接到Transmedics装备上,它在里面被输入含氧血液和电解质再次开始跳动。


没有这样的帮助,外科医生们会认为来自已死亡捐赠者的心脏太过损坏不堪使用。英国帕普沃思医院的外科医生Stephen Large 说:“该设备至关重要,心脏得到必不可少的血液输送来恢复活力”,该院已在八例移植中使用过该系统。


移植外科医生们承认两大类死亡。人可以脑死亡,或因心跳和血液流动停止而死亡。后者他们现在称为“循环死亡”,但等到它自行停跳时,心脏就已经缺氧,肌肉细胞已在死亡。停留在体温下时,这种称为局部缺血的损伤会迅速发展。


这就是为什么心脏外科医生需要来自脑死亡捐赠者的心脏。这些心脏可以在体内冷却,然后停跳、取出,在接近4摄氏度下运输。寒冷温度将组织代谢率降低约90%,创造送达接收者所需的时间。几乎所有移植器官包括肾脏都是这样保存的。


“盒中之心”是运输器官方式从冷藏变为保持温热和运作的更广泛转变的一部分。在最近对这种称为热灌注的技术的测试中,科学家们已经证明,如果得到营养供应,他们就可以切下猪的蹄膀,等上12个小时,再接上。


“旧冷不如新暖,” 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移植外科医生Korkut Uygun说,“热气肉是处理代谢活跃组织的方向。”


几家小公司正在研究温式灌注机,包括荷兰的Organ Assist,英国牛津的OrganOx,以及由Uygun创办的从死亡捐赠者抢救肝脏的Organ Solution。Uygun认为Transmedics的机器还是太贵,也不够自动化。例如,供氧量不能根据心脏的需要自动控制。


Uygun 说这个领域在短期内就会开放,他认为最终有可能在死亡后一小时内起获肝脏,现在大多数肝移植名单上的人等着等着就死了。“我们所谈论的器官数目是巨大的。”


第一次成功的心脏移植1967年在南非进行,来自一名心跳停止的25岁车祸受害者,该器官随后被转移到几英尺外的另一间手术室。但外科医生们发现,自然停止跳动的心脏,往往不会重启,或不能泵血,因此他们完全依靠脑死亡捐赠者的器官。


问题是,根本没有足够的脑死亡供体,帕普沃思外科医生Large说。在禁止手枪和其他几种枪械的英国这个危机尤为严重,不像在美国,人均心脏捐赠者是英国的两倍多。


Large相信来自循环死亡捐赠者的心脏可以将英国的供应扩大约三分之一,或者说比现在每年180颗再多50颗心脏。其他人则提供了更保守的估计,这样的捐赠者已经在一些国家成为约15%的肾脏来源。


帕普沃思医院的捐赠者包括汽车事故受害者和上吊自杀未遂者。他们有严重脑损伤,但没有脑死亡。这些患者通常上呼吸机,而且一些人,但不是全部,在家属选择移除生命维持后不久就死亡。


如果他们的心脏确实停止跳动,伦理困境就是外科医生们在开进去获取器官前要等多久。在美国公认的标准是五分钟,尽管在2008年科罗拉多的外科医生们只等了75秒就从脑损伤新生儿中取下心脏。


问题是,根本没有足够的脑死亡供体,帕普沃思外科医生Large说。在禁止手枪和其他几种枪械的英国这个危机尤为严重,不像在美国,人均心脏捐赠者是英国的两倍多。


Large相信来自循环死亡捐赠者的心脏可以将英国的供应扩大约三分之一,或者说比现在每年180颗再多50颗心脏。其他人则提供了更保守的估计,这样的捐赠者已经在一些国家成为约15%的肾脏来源。


帕普沃思医院的捐赠者包括汽车事故受害者和上吊自杀未遂者。他们有严重脑损伤,但没有脑死亡。这些患者通常上呼吸机,而且一些人,但不是全部,在家属选择移除生命维持后不久就死亡。


如果他们的心脏确实停止跳动,伦理困境就是外科医生们在开进去获取器官前要等多久。在美国公认的标准是五分钟,尽管在2008年科罗拉多的外科医生们只等了75秒就从脑损伤新生儿中取下心脏。


哈佛大学医学伦理学家Robert Truog说,问题在于这些捐赠者有没有死透。因为他们的心脏可以重新启动,包括在另一个人体内。“当循环功能在另一个身体里恢复,你怎么能说这是不可逆的?因为我们想要移植这些器官,我们倾向于视而不见。我的观点是,他们还没死亡,” 但只要他们和家属给予同意,“也就没有关系。他们正在死亡,并允许使用他们的器官。问题是他们是否在受到伤害,我会说没有。”


Large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的医院在离剑桥半小时车程的农村地区,已经采取了一些甚至更激进的新措施。


他说,在涉及Transmedics设备的八个病例中的七个,他的团队在死亡病人体内启动了心脏。在血液循环停止之后,他的团队等待了五分钟,然后迅速夹断大脑的血液供应,并在不切下心脏的情况下重新启动它。


这样该团队就有效地把一例循环死亡变成一例脑死亡的“心脏跳动”捐赠者。因为心脏在跳动,Large说,就有可能准确检查它的状况,并保持血液流经肾脏和肝脏,同时也保护这些器官。他说,观察到心脏在供体内跳动后,就取出连上Transmedics设备,运往接受者。该小组的成果还未发表。


他说所有八例移植目前为止是成功的。其中一位病人的身份被公开为60岁的伦敦人Huseyin Ulucan。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