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孟山都为何偷卖转基因大豆种子给黑龙江农民?

gnm.jpg

虽然目前没有实验能够证明转基因大豆有害,但是,国内依旧严禁转基因大豆种植。


黑龙江是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黑龙江大豆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优良的非转基因大豆种植地,备受商家青睐。


但是《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连续两年,黑龙江绥化地区都出现了个别农民种植转基因大豆的情况。


据知情人士透露,黑龙江省有关部门已经开始调查转基因大豆种植。


农民偷种转基因大豆?


很快就要进入传统大豆收货季节了,由于黑龙江大豆是非转基因品种,因而各大商家纷纷出高价收购黑龙江大豆。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发现有个别农户种植转基因大豆了。”一位收购非转基因大豆的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我们已经连续两年在绥化地区查到了转基因大豆。”


据了解,该企业常年在东北收购非转基因大豆,并用于蛋白制品的生产,在国际上,非转基因的蛋白产品价格要远高于转基因蛋白产品价格,通常转基因大豆在压榨之后,剩下的蛋白制品——豆粕(0, -2672.00, -100.00%)只用于饲料,只有非转基因大豆才能被用作豆浆、酱油等蛋白制品的制作。


“每批采购的大豆我们都要取样检测,是否含有转基因。”该企业人士向记者介绍,“就在同一辆车的大豆中,取8处样品进行测试。”


记者现场看到,通常的转基因大豆测试中,是将大豆打成豆浆,然后使用试纸,进行定性检测,试纸中出现双横线,则意味含有转基因物质。


该试纸的价格是每小条58元,只能从国外进口。每年收购大豆季节,该企业需要大量资金用于鉴别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产品。


在2013和2014年收购的大豆中,都查验出了转基因大豆。


“因为我们的信息都是可以追溯的,所以,我们查到了车辆、火车车皮的信息,最终找到了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农民。”该企业人士表示。


最初,“我们以为是在贸易过程中,混进了转基因大豆,但是看到了农民的仓库,里面满满的,都是当年种植的转基因大豆。”


“农民自己其实是知道自己种的大豆和别人的不一样,但是为了追求高产量,就种了转基因大豆。”


与此同时,记者采访黑龙江一位姓温的农民,该人士常年种植大豆,他对转基因大豆的看法能够揭示当地农民的部分想法,“我们都等着有转基因大豆可以种,因为大家都说好,管理方便。”


但是,该人士并不知道,种植转基因大豆违反相关规定。


资料显示,中国已为转基因番茄(耐贮藏)、棉花(12485, 20.00, 0.16%)(抗虫)、矮牵牛(变色)、甜椒(抗病)、番木瓜(抗病)、水稻(抗虫)和玉米(0, -1941.00, -100.00%)(产植酸酶)共7种转基因作物发放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2010年我国转基因棉花种植面积为5000多万亩,转基因番木瓜仅有少量种植,其余转基因作物尚未大面积种植。


严查转基因种植


中国除批准了棉花的种植外,转基因大豆、玉米、油菜均只用于加工生产,如制造食用油。中国至今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进口到国内种植。


也就是说,任何种植转基因的行为,都是违法的。


黑龙江是非转基因大豆的主要产区,不仅不允许种植转基因大豆,甚至不允许转基因大豆在市面上流通。


记者在黑龙江看到美国转基因大豆、巴西转基因大豆和阿根廷转基因大豆与中国非转基因大豆的样品对比,其样品都采用了完全封存的状态。


但是,对于种植转基因大豆所需要的种子来源,却众说纷纭,即便在前述同一家发现转基因大豆的企业中,也有各种说法。目前中国同样不允许卖转基因大豆种子。


“在国际上唯一有能力卖转基因种子的企业,只有孟山都。”在田间,前述企业的管理人士向记者表示。


但是,当提及国内不允许卖转基因大豆种子的时候,该人士表示,“我们曾经发现在展览展出期间,会有一些种子被买走。”


孟山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种子公司,也是第一家向其在华合资企业注入育种研发能力和体系的外国种子公司。


截至截稿日,记者未收到来自孟山都的答复。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国内很多企业收购大豆入库时,不会进行转基因检测,只是认准黑龙江为纯非转基因大豆种植地,不会出现转基因大豆。”


该人士同时透露,企业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向管理部门反映出现的问题。


据黑龙江相关人士表示,“黑龙江有关部门开始严查转基因种植。”


黑龙江省领导此前表示,作为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黑龙江省不会在黑土地上种植转基因大豆,还是要坚决按照地区气候条件和土壤特点,维护独有的非转基因大豆品牌。


孟山都公司曾公开表示,孟山都在中国没有出售转基因大豆种子。


需把非转基因品牌上升到战略高度


华鸿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徐建飞曾在国外多地考察转基因大豆的种植,是国内知名的大豆市场专家。


“如果黑龙江出现转基因的种植,危害一定非常大。比如,美国目前是中国非转基因大豆的最大出口国,在美国华人区,食用的豆腐和蛋白都要选择非转基因大豆。如果黑龙江大豆遇到转基因‘污染’,那么中国大豆将没有立足之地。”徐建飞表示。


徐建飞表示,很多知名品牌的企业会选择黑龙江大豆做成分离蛋白粉和浓缩蛋白粉添加在香肠等制品中,也有一部分用作出口。在寺庙中食用的蛋白制品很大一部分都来自非转基因大豆。


“中国现在迫切需要的是,要把非转基因大豆当做品牌,向全世界推广非转基因大豆,但是,现在行业内并没有统一这样做。”


与此相反,由于转基因价格大豆低于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价格,差价约1000元/吨。


因而,“会出现偷种转基因大豆和在流通环节中掺入转基因大豆的现象。”徐建飞表示,在提高亩产产量上,他在考察多国后发现,实际转基因大豆并不能提高单产产量,产量最高的反而是“埃及种植的非转基因大豆”。


目前,中国、印度是非转基因大豆的重要产区,也是世界所剩无几的总产量超千万吨级的产区。(中国经营报 索寒雪)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