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技术大全 > 医学技能

生物制剂在结肠袋炎应用现状

结肠袋炎是回肠贮袋肛管吻合术术后长期并发症,影响高达70%的UC结肠切除术后患者。近期,发表在《Journal of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杂志上一篇综述对生物制剂在结肠袋炎中应用进行总结,本文整理如下:


关键信息


※ 这项研究的作者们为确定难治性结肠袋炎中抗肿瘤坏死因子(TNF)和抗整合素生物制剂的疗效开展了一项系统性综述。


※ 一共确认了192例经抗-TNF生物制剂治疗的患者,其中英夫利昔单抗140例,阿达木单抗52例。经抗整合素生物制剂治疗的患者未能确定。因为数据较稀少,得出仅应用英夫利昔单抗的结论。英夫利昔单抗治疗产生80%的短期和50%的长期响应。


※ 英夫利昔单抗治疗可能在治疗抗生素-难治性结肠袋炎上有效;然而,在得出任何关于抗-TNF治疗结肠袋炎价值的临床结论之前,还需要大规模的前瞻性研究或对照试验。


溃疡性结肠炎(UC)影响了约500000美国人,其中大多数是年轻女性(20~40岁)。UC的炎症过程主要影响部位在直肠(直肠炎)或延伸累及结肠脾曲粘膜(左侧结肠炎),或者整个结肠受累(广泛性结肠炎)。UC的主要临床症状是血便。由于难治性UC或者经组织学证实的不典型增生,约20%~35%的UC患者最终会接受结肠切除术。这种术式通常是回肠贮袋肛管吻合术(IPAA)。结肠切除术后,回肠袋可储存粪便,改善功能性预后。结肠袋炎是IPAA后最常见的长期并发症,影响高达70%的UC结肠切除术后患者。临床症状包括腹泻,尿急,痉挛性腹痛,发热,血便,脱水,以及诸如关节痛的肠外表现。


目前结肠袋炎的发病机制仍未被完全阐明。最被支持的结肠袋炎病例机制包括结肠袋菌群失调;和/或黏膜炎症反应功能失调。此外,胆汁酸毒性,局部缺血,和持续性感染在某些患者中会影响结肠袋炎临床和内镜影像。


在大多数患者中,很多抗生素治疗包括环丙沙星,甲硝唑,利福昔明,已经证明可治疗结肠袋炎。益生菌VSL#3可预防急性和慢性结肠袋炎,但只在某些患者亚组有效。现在已知有效治疗UC的药物包括布地奈德灌肠剂,美沙拉嗪灌肠剂,和栓剂,可以在结肠袋炎症治疗上成功应用。非受控观察还报告了口服柳氮磺胺吡啶口服碱式水杨酸铋,以及丁酸和谷氨酰胺栓剂。最近,多孔碳微球(AST 120)在慢性结肠袋炎患者已经着手研究,初步结果是有希望的,但还需要一项大型安慰剂对照试验进行验证。别嘌呤,菊糖,碳酸铋泡沫灌肠剂也开展了相关研究,但没有显著临床疗效。


关于生物制剂,包括抗肿瘤坏死因子(TNF)治疗和抗-整合素策略,在抗生素-难治性结肠袋炎或克罗恩病相关结肠袋并发症中的数据是稀少的。研究人员在Medline和Web of Science上开展一项系统性综述。他们将所有描述经抗-TNF或抗-整合素治疗结肠袋炎患者的英文出版物和摘要都包括在内。

ipaa.jpg

研究人员一共确认了17篇文献和2篇摘要,大部分是回顾性病例系列,包括192例经英夫利昔单抗(n=140)或阿达木单抗(n=52)治疗的患者。没有抗-整合素治疗或其他TNF药物如聚乙二醇化塞妥珠单抗(certolizumab pegol)或戈利木单抗(golimumab)的报告发现。由于这些研究的异质性,患者的小数量,不同的协同治疗,以及主观结局的定义,这些生物制剂疗法的确切疗效不能以组合方式进行评估。


总体而言,英夫利昔单抗在选择性患者中有良好的临床疗效,可以达到80%的短期和约50%的长期响应,而阿达木单抗的可用数据较少,不足以得出有效结论。为更好的确定抗-TNF治疗在抗生素难治性结肠袋炎或克罗恩病相关的结肠袋并发症中的临床价值,需要有明确纳入标准和结局的更大型前瞻性多中心数据。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