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内科医生化身神探揭露膳食补充剂背后风险

“要命的”膳食补充剂

Pieter Cohen.jpg

Pieter Cohen与死神擦肩而过,事情发生在他最不方便的时候:当时他正打算揭露一种膳食补充剂中的危险成分。


让内科医生兼业余侦探家Pieter Cohen极为气愤的是,一些膳食补充剂根本没有安全性可言。


Pieter Cohen是美国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卫生联盟的一名内科医生,去年8月在和妻子以及3个孩子去新罕布什尔州远足时,意外被绊倒在地。一块岩石刺伤了他的左小腿。“那是个很小的伤口,只是有点深。”他的妻子Lauren Budding回忆说。第二天,细菌已经像电流一样通过了Cohen的血流。他的伤腿变得又红又肿,血压也陡然下降。Cohen很快被救护车送往波士顿一家社区医院的创伤病房。


医生手忙脚乱地稳定他的病情,试图阻止感染的蔓延。经过数天治疗,死亡的威胁终于逐渐消退,然而此次事故或许会让Cohen永远不能再正常行走。与此同时,Cohen还为他以前经常做的一件事感到焦躁:因为包括他的患者在内的消费者,可能正在服用含有毒品的膳食补充剂。Cohen被困在床上,饱受着痛苦的煎熬,他想看一看电脑,但被妻子拒绝了。


“我想说,‘对不起,这位患者需要休息和睡眠’。”她对医院护士说。但Cohen让母亲偷偷把电脑带到了病房,随之带来的还有夹在《波士顿环球报》中的一份数据集。“Lauren不看着我的时候,我就可以继续完成这份手稿了。”他想。


放不下的担忧


事故发生11天后,Cohen经历了5次外科手术中的第四次,他和两名合作者向《药品测试与分析》递交了研究报告。这项报告让人紧张不安:在美国出售的减肥、增强脑功能、提高运动员表现能力的膳食补充剂中,至少有12种含有一种合成兴奋剂。Cohen和该文的共同作者把这种化合物叫作DMBA,该物质在化学结构上与中枢神经兴奋药物甲基苯丙胺类似。该药物从未在人体中进行过临床测试,自上世纪40年代至今,仅进行过两次动物试验。“其药效和安全性完全不清楚。”研究人员写道。


Cohen躺在自家客厅里等待着移植皮肤愈合,他给该期刊打电话称:“现在,我不能下地,有充足的时间,你们是否可以进行同行评议?”上述报告去年10月在线发表。今年4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向14家出售含有DMBA产品的公司发出了警告信。“FDA认为,这些膳食补充剂中含有次一级的成分。”信中写道。而在恢复中的Cohen已经发起了他的下一个项目。


自2005年起,Cohen发现,他的患者因为一种产自巴西的减肥药而患病,该药含有抗抑郁药物和甲状腺激素,从此Cohen变成了一个膳食补充剂世界中的探险家印第安纳·琼斯和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混合体”。他和美国、巴西、欧洲的化学同行一起,狩猎那些隐藏在补充剂中可能带来健康风险的药物。然后把分析结果公之于众。他采取的非传统公共关系策略是,在低姿态的专业期刊上迅速发表研究成果,并向一个精挑细选的新闻记者网络通报相关成果,他希望最终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刺激出台新的管理制度。实际上,他没有任何资助,他也没有渴求获得哪些资助。“我有着绝对的自由。”他说。到目前为止,他和合作者已经鉴定出了膳食补充剂中3种隐藏的刺激性药物。


Cohen的发现凸显了一个广泛存在的问题,即他和很多人所持有的观点:膳食补充剂监管体系尚不完善。“谈到这个问题,它从本质上说的是一个普通公民在做监测,目的是保证产品标签上的内容和罐子里的内容相一致……这很荒唐。”费城儿童医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Paul Offit说,他曾出版过一本题为《你相信魔术吗?》的书,其内容关于非常规医学资源。


然而,这个普通公民已经开始产生影响。正如对DMBA的警告那样,FDA的行动已经引用了Cohen的研究或他发表的成果。他也引起了一些补充剂生产公司的注意,包括今年4月,一项法律诉讼要求他赔偿2亿美元的损失。“我写的每篇文章都会被进行类似的仔细审查”,这带来了巨大压力,他说:“我希望我们的研究可以做到刀枪不入、滴水不漏。”


法律漏洞


现代膳食补充剂时代始于1994年,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了《膳食补充剂与健康教育法》(DSHEA)。而此前数十年,膳食补充剂行业主要聚焦于维他命和矿物质。大多数规章制度均是以维他命、铁或钙等补充剂的每日供应量为核心。


DSHEA制定了规范膳食补充剂的首个基本框架。它还给膳食补充剂作了法律界定:含有诸如草药、植物萃取物或维生素等“膳食配方”的旨在“补充饮食”的物质成分。


与此同时,该项法律极大限制了FDA的权力。如果一种膳食补充剂在这项法律通过之前就已经在使用,那么相关公司将不需要请示FDA。这是第一次,DSHEA允许这些公司给产品标注表示一种补充剂影响机体结构或功能的标签,例如,可以增强免疫系统或是保护前列腺健康。DSHEA还制定了另一项松散的规定:正如FDA在其网站上所说的,在该法律框架下,“非药物产品在进入市场前必须证明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然而在这些产品接触到消费者之前,FDA想要‘批准’膳食补充剂产品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可循……”改机构职能只能在产品抵达市场并显示出不安全的证据后,才能对其采取行动。


因此,一方面当膳食补充剂行业和消费者在为DSHEA扩展了补充剂的获取通道而欢欣雀跃时,该法律却受到医生、记者以及消费者保护团体的广泛批评。在DSHEA通过前不久,《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社论文章称该法案是“蛇油保护法案”,暗指该法案代表的是那些不讲道德的企业和个人的权益,这一群体试图通过诈骗让获得的利益最大化。与此同时,膳食补充剂领域迅速膨胀:美国膳食补充剂市场已经从1994年的4000种补充剂上升至75000余种;仅去年一年,该领域销售额就达到360亿美元。


“多年来,我们一直对污染的膳食补充剂提心吊胆。”科罗拉多州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研究人员Amy Eichner说。2003年和2008年,两名优秀游泳选手分别因为在兴奋剂测试结果中呈阳性而错失了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机遇,而他们表示并不知晓所使用的膳食补充剂中含有哪些成分。同样的噩运也曾发生在两名自行车选手身上。“这都是我们经历过的噩梦般的事件。”Eichner说。


而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国防医科大学教授Patricia Deuster一直以来担心着另一件事,她推测和其本人一样,15%~20%的士兵也在服用膳食补充剂,这些补充剂的卖点包括强身健体、减肥减脂、提高运动成绩等。其他令人担忧的补充剂还包括增强性功能的成分。


改革之路仍然漫长


这也是Cohen计划调查膳食补充剂行业的一个原因。在耶鲁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他来到现在所在的这家卫生联盟—— 一个社区诊所和社区医院网络。他的很多患者是定居在附近社区的西班牙移民。然而,不久该诊所的许多患者出现了一种神秘的症状:心悸、盗汗、焦虑、疲倦。 Cohen和其他4位同事对该社区和附近社区的307名巴西患者进行了调查,经过对比关联分析之后,他们发现,这些患者原来都在服用一种从巴西进口的彩虹膳食补充剂减肥药。相关结果于2007年在线发表于《移民和少数族裔健康杂志》。


对他来说并不缺少调查目标。“这就像夏洛克·福尔摩斯案件。”Cohen颇带玩味地说,“这里有现场,有挣扎的痕迹,有因为服用补充剂而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这个行业到底在发生着什么呢?”


自去年远足受伤至今已有一年,现在Cohen的腿部已经逐渐复原,尽管他仍然穿着黑色的医用压力袜。坐在办公室并环绕在家人照片中的他表示,这项改革运动“绝对有动力”。“我觉得我们可以回顾50年走过的路,问一问‘膳食补充剂的监管究竟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样子’?”他说。


为了改变现状,Cohen正准备揭发一些膳食补充剂中出现的另外两种药物成分。他的梦想是让民众拥有更多的知情权,“无论什么时候,人们都有自由购买食用产品的权力。”Cohen说,“而当他们购买这些产品时,应当知道真正买了什么。”(来源:《中国科学报》;作者:冯丽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