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诺华与安进在中枢药物开发领域结盟

今天制药巨头诺华与安进在中枢药物开发领域宣布结成联盟。安进将出大头介入诺华以CPN520为代表的BACE抑制剂的早期开发,然后会以50/50合作。作为物物交换,诺华将出资参与CGRP拮抗剂AMG334和AMG301的开发。

1.jpg

BACE是围攻粉状蛋白假说的一个主要策略,默沙东的MK-8931处于最为领先的位置,已经在2013年开始三期临床。去年礼来在LY2886721因安全性问题失败后重返BACE战场,从阿斯列康收购了AZD3293。阿斯列康仅以5000万美元把这个产品贱卖给礼来,说明对这个机理并不看好。BI和其开发伙伴Vitae Pharmaceuticals 也准备推进同类药物BI1181181/VTP-37948。安进3年前曾以4亿美元收购基因分析公司deCode,据说从他们的基因学数据看到BACE的潜力才决定投资CPN520。


粉状蛋白是阿尔茨海默病的核心假说,但到目前临床试验胜少负多。礼来的gamma-secretase抑制剂Semagacestat不仅没减慢疾病恶化速度反而加快某些病人的恶化。施贵宝的同类药物Avagacestat也因疗效欠佳而停止了临床开发。淀粉状蛋白抗体Bapineuzumab和Solanezumab在大型三期临床实验中均未显示可靠疗效。礼来今年在两个失败三期临床亚组的延伸试验证明如果Solanezumab有效那么疗效不仅是症状改善,而可能是改变疾病本身,但是否有效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礼来已经开始了Solanezumab的第三个临床试验,最后一搏试图证明Solanezumab的价值。百建的同类药物aducanumab在一个一期临床试验由于对照组表现欠佳而显示惊人疗效,但后来发现疗效量效关系不好,副作用量效关系却相当可靠。即使这样,粉状蛋白药物开发似乎看到一线生机,罗氏重新启动曾经失败的粉状蛋白抗体ganetenerumab。安进今天的加入不排除受此大潮的影响。


CGRP也是一个相当拥挤的市场。默沙东的小分子药物Telcagepant(MK0974)在临床中发现升高转氨酶,而其抗体MK1602、MK8031的全球权益则以2.5美元卖给Allergan。安进的AMG334在二期临床比安慰剂每月偏头痛天数减少1.1天,但梯瓦的TEV48125比安慰剂减少2.8天。礼来的LY2951742现在最为领先。由于病人数量巨大,发病时疼痛难忍,CGRP拮抗剂市场据估计可达50亿美元。


现在新药开发,尤其是晚期开发的成本飙升,令国际巨头也对单打独斗心里没底。所以现在不仅小公司在三期临床经常与大药厂结盟,大药厂之间也经常联手以降低自家风险。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要原因是me-too药物的商业回报越来越小,厂家不得不开发风险更大的新靶点药物。另外优质项目的缺乏也迫使资本追逐少数顶尖项目。


今天合作的具体条款没有公布,但安进的CGRP药物已进入3期,而诺华的BACE抑制剂还在1期,远远落后前面几家,所以对安进来说似乎有点不平等。但是阿尔茨海默病是更大的疾病,而且开发高度复杂,CPN520最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也不是不可能。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