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药企“寻”路

在国家层面推行互联网+行动计划后,进一步推动移动互联等新技术与现代实业的结合,互联网+医疗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互联网正在向医疗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深度渗透,传统医疗企业开始逐步转型,资本热情地拥抱互联网医疗,整个市场将打破固有的格局,呈现一个全新的发展模式。

1.jpg

2015年5月5日,备受市场瞩目的药品价格改革意见正式出台。意见称,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同步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


有专家指出,此次药品价格改革的基本思路在于,通过取消大部分药品的政府定价,仅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进行管控,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基本取消原政府制定的药品最高出厂价和最高零售限价。所以,在药品政府定价制度正式终结之时,招标采购将成为下一步。


近期,卫计委方面传来消息,省市采购要同步,11月份统一开标,价格要联动。卫生部药政司韩会学处长向媒体介绍说,目前已有17个省份联通,其他14个省份也将在今年10月底之前实现联通。


目前各省的药品招标正进行如火如荼,就在医药企业纷纷争取进入招标目录之时,他们也有所担心,担心进入招标目录之后,将要面临药品价格大幅下降,医院的再度谈判下压以及利润进一步缩水的窘境。


为了应对这一情况,药企们开始注意到如今发展正旺的移动医疗平台,为自己寻找新的销售途径,希望能够通过直接对准消费者的销售,为自我的发展寻找可持续的空间。


“入围”变难


2015年可谓药品招标大年,一个药企要想自我救赎,首先要保证存活,被纳入招标目录而且成功中标是实现存活的第一位,因为在中国,80%左右的药品销售来自于医疗机构。


一位曾在药企从事销售工作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以往药品招标环节水较深,存在不少寻租现象。每到招标时期,药企就在领导圈中活跃起来,上下走动,为了成功入围,不惜掷重金。然而这些资金的耗费,最后都会在药价上找回来,不得不说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而今年招标则有所不同,中投顾问研究总监郭凡礼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清廉招标的特点是公开透明,中标标准主要依据企业规模、产品质量和销量等综合因素衡量。此次药品招标相比以往的不同还在于对药品的剂型和规格做出了严格的限定,这加强了对药品质量的管理。如何申报出一个既有竞争力又能使企业利润最大化的应标价是企业的难点。


治理招标乱象,规范管理是今年药品招标工作中的重点。在过去,由于未对剂型和规格进行限制,所以会出现一个药品在中标后,好几个厂家争相将自己的产品引入医院的采购范围的局面,各个企业采取剂型不同的经营和销售策略。这就使得医院一款药品出现了多个剂型,加剧了药企竞争混乱的隐患。而今年为了理顺这种多剂型竞争混乱情况,70号文件提出了新的一品两剂型三常用规格要求。


从剂型和规格上做了限制,意味着竞争范围会有所缩小,也意味着部分规格要退出市场。目前临床医疗机构对于药品都实行平台采购,严格禁止任何形式的招标目录外采购和线下采购,所以能否进入目录是第一步,也是决定性的一步。毕竟,如果企业的产品未进入到所属类别目录,就意味着失去招标的机会,无法进入到临床销售环节。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实力较为雄厚的药企可能会得到更加集中的扶持力度,而一些中小差的药企面临的情况则并不明朗。


药价联动使药企利润摊薄


入围只是很小的一步,毕竟入围不代表中标,药企要想最后中标,要经历比入围更加让人“痛苦”的日子。因为招标的目标除了规范招标市场规则外,最主要的还是“降药价”。


郭凡礼指出,以往药价的水分主要有企业给医院的返利、中间代理商的费用和配送环节的费用等。药品降价,首当其冲的是中间代理商,代理商从医药代理中获得的利润将大打折扣;其次是医院,医院得到药企的返利将面临缩水,而财政又得不到及时补贴,这使一些出现运营困难的医院日子更不好过;最后是药企,他们本已摊薄的利润将进一步被压缩。


在新的药品招标制度下,许多药企在通过本省的招标竞争后,利润已经摊薄,然而今年又要实现价格联动,这很可能会使得药品价格由于其他城市药企的价格比拼而再度下降。如果利润太少,不排除出现许多药企即使入围了也会做出弃标的动作。而弃标也就意味着放弃了可能中标的机会。


不仅是一些入围的药企可能会弃标,其实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地区即使中标的药企也提出废标的情况。8月3日,宁夏药招办又一次发布对中标后不履约企业的严惩公告,公告称,2015年5月份以来,先后有5家生产企业提出废标申请。


目前主动废标的主要是宁夏和甘肃两个地方,甘肃废标的理由主要是成本上涨、GMP改造等原因,而宁夏的主要原因在于市场太小,价格同样的情况,药企利润很少,还不如弃标。


其实弃标带来的影响是很不好的,对于企业来说,废标就是放弃市场,但是对于当地的百姓来说,废标就意味着这些药品可能会面临暂时的短缺。虽然国家一再强调不鼓励药企弃标,但是仍然有一些企业纷纷递交废标申请,可见利润的下降确实让企业面临困难。


对于大多数药企来讲,他们并不甘心此次医改中对药价的轮番改革。2009年新医改,第一刀就切在了药价上,全国几乎普降40%。现如今,药企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有业内人士称,2009年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时,在招标时挤出了部分药价水分,现在则继续挤压,可以让患者用药消费得到理性回落,同时,缓解医院以药养医的弊病。


有说法认为,药品回归理性,会使得国家财政,医院,药企利益重构。郭凡礼指出,对于医院而言,药品价格回归理性有利于医院摆脱以药养医的弊病,医院从售药中获得的利益大幅降低,迫使医院为了留住消费者而努力提高自身医疗水平和服务。对药企而言,招标的药价偏低,促使企业摆脱对传统渠道的依赖,主动开拓新渠道,实现企业的转型。对国家财政而言,理性的药价能通过控制当前增长过快的医疗费用来帮助国家财政实现减负。


药企瞄准网上售药


如今移动医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药企们希望能够打造自己的闭环,实现直接对准消费者的销售。在经受了价格再度下行的压力,一些制药企业开始寻找新的销售途径,即网上售药。


国家对网上售药尚无明确管理规定,尽管有消息称行业相关标准就要出台,但政策迟迟未下,这种政策的不确定性正是企业开展网上售药的阻碍。自从去年年底,有消息称网上售药目录正在制定,并随后征求意见,但出台的声音很多,至今却一直未见真实举动。


目前来讲,在传统格局失意的药企们在互联网这个新领域上面寄托的希望还是比较大的。仁和药业(000650,股吧)董事长杨文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在国家层面推行互联网+行动计划后,进一步推动移动互联等新技术与现代实业的结合,互联网+医疗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互联网正在向医疗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深度渗透,传统医疗企业开始逐步转型,资本热情地拥抱互联网医疗,整个市场将打破固有的格局,呈现一个全新的发展模式。”


所以,半年前,仁和药业斥资近2亿打造了互联网医疗平台,一个端口为慢性病管理的云健康平台,一个端口为网上售药的平台。


郭凡礼指出,“在互联网+概念的号召下,越来越多的药企走进互联网平台。网上售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和市场潜力,将成为未来的一大趋势,极具发展前景。不能说网上售药适合每一家药企,只能说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就看企业如何使用。”


对于主力集中在大健康、OTC领域的药企来讲,产品的销售不依赖于医院,这样的企业应该更适合于这种网上售药的方式,而对于一些大健康类产品较少的企业,销售主要依靠还是医院,那么独立出医院之外售药,可能要遇到的阻碍就要多一些了。


药企如今一边面临药价进一步的下压,一边还需硬着头皮找出路,可以说处境艰难。投身互联网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由于相关的规定还没有明确出台,目前也只是卡位战而已,前路漫漫,要想真正开展并发展起来或许还需时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