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医生减负不一定要花大价钱

f1.jpg

“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用在医生们身上再合适不过。


凯伦·赛博特是一位麻醉师,同时也是四个孩子的母亲。2011年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指出医疗行业工作人员的工作和生活失衡的问题,文章发表后引发外界强烈关注和讨论。


赛博特写道:“我认为,如果是记者、大厨或律师,他们可以选择兼职,甚至彻底辞职,但医生不一样,病人总得有人照顾。”

f2.jpg

马克·林茨研究医生过劳问题超过20年。他表示,几年前医生过劳率达到了50%时,医疗机构开始关注医生工作和家庭生活冲突的问题。以前,医疗机构向他索要数据和咨询解决之道大约每年只有一两次,现在变成一天就有一两次。


林茨现在是美国汉尼波医疗中心普通内科的主任,他说:“很多医院都以为必须要采取一些大规模、大胆和昂贵的改革措施,但是,大规模改革并不一定意味着花费巨大。认真聆听员工的声音是关键。聆听、采取行动,然后观察效果。”


美国斯坦福医院就有一个创新项目“时间银行”。该项目旨在调和医护人员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冲突。除了送餐、家政服务外,医院还为医生了提供照看孩子和老人、写拨款申请、取干洗衣服等服务。据报道,斯坦福医院“时间银行”项目的参与者共提交了22份研究项目申请,通过率为41%,获得的研究资金总金额达4000万美元。这些钱完全可以覆盖“时间银行”项目的花费。


斯坦福大学医院前急诊室主任保罗·奥尔巴克说:“在我看来,这个项目太赞了,很显然应该继续执行下去。”


奥尔巴克表示,“时间银行”的成本占预算不到1%,“性价比相当高”。

f3.jpg

美国四成医生每周工作60小时


据悉,此次斯坦福医院推行“时间银行”的目的是为了解决一个棘手的难题:医生工作和生活不平衡的困境。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2012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医生比其他行业的人员平均每周多工作10个小时,将近40%的医生每周工作60个小时以上。


调查发现,美国每两位医生中就有一位有过劳症状,且对工作和生活平衡状况不满的医生比例是其他行业人员的两倍。另据统计,在美国医生进入职业生涯的前十年,每10名医生中有5人离开,其中4人会彻底离开医学界。


人才流失也使得美国医生面临短缺。美国医学院协会预计,到2025年,随着现职医生退休、“婴儿潮”一代变老,以及可负担医疗法案生效,美国将面临高达9万名医生的短缺。


据报道,斯坦福医院并不是美国唯一一家尝试打破医生超负荷工作困境的机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针对学生推出一个身体和精神健康项目,预防他们因为过劳而出错。

f4.jpg

医生有假不敢请


也许有人会说,医生也是人、也有假期的。最初,斯坦福医院院长菲利普·皮佐在寻求解决医生过劳的方案时,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小组调查发现,虽然医院为医生提供了带薪产假、公休假以及加班福利等。但问题在于:没有人用它们。


特别小组请来了一家顾问公司,用影像的方式记录医生每天的工作。公司得出的结论是:请假等福利政策违背了医院的“铁人”传统——24小时竭尽全力。


不少医护人员认为,医院的传统文化稍显冷酷,宗旨就是“多工作,少生活”。负责“时间银行”项目的瓦伦丁说:“医生们都害怕常请假会给人留下对工作不认真的印象,从而影响他们的事业。”


瓦伦丁表示,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工作和生活失衡是医疗文化中的大问题。“这被当作一个次要问题。但解决这种失衡是提高医疗质量的一个重要措施。”

f5.jpg

医生工作满意度上升


斯坦福医院“时间银行”负责人之一汉娜·瓦伦丁称,推行“时间银行”项目以来,大部分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在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上都有改善,斯坦福医院员工的工作满意度也提升近60%。以前感到斯坦福医院支持自己工作的女性员工比例只有29%,现在上升到了57%。


“时间银行”概念是由美国人埃德加·卡恩在1980年提出的。卡恩是伦敦经济学院的资深研究员,他在46岁时经历了一次大面积心肌梗塞,这令他对生活有了新的领悟,最终设计出以支付时间来换取别人帮助为宗旨的“时间银行”。


“时间银行”的确是一种很有创意和效果的办法。但是,要真正帮助医生减负,往远的说,必须设法鼓励更多人投身医疗行业,同时防止现有人才的流失。(来源:广州日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