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中恒集团董事长被查背后:5年获5亿政府补贴

8月28日晚间,中恒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公函》,中恒集团董事长许淑清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侦查中。

1.png

过去三个月,许淑清这位靠政商关系发家的“铁娘子”,一直深陷与原南宁市委书记余远辉关系密切的舆论漩涡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许淑清与余远辉有长达十年交集,而中恒集团5年多来从广西梧州当地拿到的政府补助高达5亿元。


同落马官员关系密切


中恒集团方面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就在一周前(8月21日),许淑清突然请辞去广西全国人大代表的职务。当时外界就多有猜测与余远辉交往过密或是她辞任全国人大代表的一个重要因素。5月22日,余远辉被中央纪委宣布涉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其主政南宁和梧州期间的政商关系也逐步浮出水面。


余与许关系甚密的一个“佐证”是,有媒体报道,在5月22日余远辉被带走当天,许的“九五至尊”号牌(桂D99999)的迈巴赫轿车还长时间停在南宁市委大院。


在落马前的一个月,余远辉三次公开活动也都与许淑清及中恒集团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许淑清早年在广州创业,1998年被选为广州市黄埔区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进入政治体系。2005年许淑清从广州转战广西梧州。开始了她在梧州的事业与财富神话。


2006年余远辉上任广西梧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同年底,广州保宇通过其子公司梧州鸳鸯江大桥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广州中恒实业有限公司)入主中恒集团。在上述交易中,许淑清仅以资产溢价率10%的低代价成功控制上市公司也一直备受质疑。


广西一位当地人士对记者分析,余远辉作为梧州一把手,关心当地国企的发展是情理之中,这种政商模式在地方政商关系中并不鲜见。余升任南宁市委书记后,中恒集团也是南宁航空工业项目的主要投资者。


在6月份的半个月内,中恒集团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李建国以及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赵学伟两名高管辞职。其中李建国辞职前就已因涉嫌个人犯罪被批捕,这也被与广西官场地震联系在一起。


5年获政府补助5亿元


有人将许淑清在广西的十年“成长”之路与余远辉升迁之路比对,发现两者的轨迹高度吻合。记者统计发现,从2010年至今,五年半时间中恒集团共获得政府补助达5亿元。


年报显示,2013年和2014年,中恒集团分别获得1.6亿元和1.45亿元的政府补贴,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21.6%和9%。2014年政府补助占比较低的原因是中恒集团卖出了持有的国海证券股权投资收益获得8.4亿元。


记者进一步发现,广西当地政府对中恒集团的补贴逐年递增。2011年,中恒集团获得政府补助7239万元,与2010年的2513.5万元相比上升188%。年报称,政府补贴上升的主要原因,是中恒集团获得的政府税收奖励大幅度增加。


到了2012年,中恒集团从梧州市获得的补贴名目更多,比如梧州市财政局中小企业流动资金贷款贴息、梧州市财政局生态广西建设引导奖金、梧州市财政局拔制药公司血栓通产品提价政府补助等。


2015年中报显示,上半年计入当期的政府补助为0.36亿元,占净利润的5%。


出售股票增厚业绩


目前,注射用血栓通是中恒集团的核心产品,2009年该产品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进入国家基本医保目录和医保甲类品种,主要用于心脑血管疾病。


2012年~2014年,血栓通系列产品分别为中恒集团带来了14.9亿元、34.8亿元和28.8亿元的营业收入,占同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76.4%、87%和89.7%。


中恒集团急于要改变这种单品独大的局面。去年4月份,中恒集团提出设立20亿元并购基金。近几年来,中恒集团并购动作不少,其中有成功也有失败。


2013年4月,中恒集团拟以5040万元收购云南特安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80%股权,但该项收购到2014年末宣告终止。


今年6月,中恒集团拟以合计转让款不超2.46亿元参与广西玉林制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玉林制药)15%国有股权竞拍。但2个月后,因其他竞拍对手的报价超出股东大会的授价范围,公司终止对玉林制药股权的竞价,并购重组宣告失败。


除了政府补贴外,中恒集团还依靠出售国海证券收益来扮靓业绩。


2014年,中恒集团累计抛售国海证券股票5468万股,共取得8.38亿元投资收益,占去年公司15.9亿元净利润的52.7%。


今年上半年,尽管主营业务下滑,中恒集团依然通过股票投资增厚了业绩。2015年中报显示,中恒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0.52亿元,同比下滑41.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9亿元,同比增长26.30%。其中,上半年出售国海证券的投资收益3.83亿元,占净利润的六成以上。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