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女性伟哥”争议 :反对者认为如同春药,且效果差副作用大

据报道,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于美国当地时间8月18日批准一款名为Addyi的氟班色林(Flibanserin)药物,用来治疗绝经后女性的消退性性欲望失调,前提是制药商做出计划、进一步降低其安全风险。 

1.jpg

这并非正式的 FDA 批准,但迈出了向最终批准的一大步,氟班色林成为此领域的开创性药物。


但与此同时,各种争议不绝于耳。反对者们质疑,女性生理构成与男性不同,药物解决性问题并非女性最好的选择,氟班色林的效果可能并不比安慰剂好多少,反而有大量的副作用。 


刺激大脑激发性欲


自从1998年,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药物伟哥(万艾可)面世以来,制药业就一直致力于开发相应的女性药物,希望提高女性的性欲,制造出真正的“春药”。 


1998年3月27日,美国联邦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批准VIAGRA(万艾可,中文曾译“伟哥”,台湾地区译“威而钢”)作为第一个治疗阳痿的口服药,在全球声名大噪。从4月初上市至当年7月底,短短4个月,在美国就已开出3500万颗,可谓盛况空前。这小小蓝色药丸,开创了ED(勃起功能障碍)药物治疗的新纪元。伟哥的原理是通过引导血液流向生殖器来帮助和维持男性勃起。


与“男性伟哥”不同,氟班色林旨在提高女性对性的生理需求。 


事实上,最早进行相关研究的公司是伟哥的老东家——辉瑞制药公司。伟哥上市获得了巨大的社会声誉和经济效益,辉瑞公司一鼓作气,雄心勃勃地试图将其推广到女性市场。 


伟哥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原理在于通过引导血液流向生殖器来帮助和维持男性勃起,如果女性服用会发生什么事?涉及3000名女性的研究表明,伟哥的确增加了女性阴道的血流量,但对她们的欲望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2004年,辉瑞宣布放弃此项研究,因为女性欲望实在太复杂,男性和女性的性唤醒和欲望之间存在不同的机制。从那时起,制药公司把研究从女性的阴道转向大脑,希望通过改变大脑内神经递质的分布提升性欲。 


氟班色林走的正是这条路线,它通过增加大脑中有助于激发性欲的神经递质来提高女性的性欲,主要包括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前者控制着大脑的奖赏和愉悦中心,能够帮助人们提高对性行为的兴趣;后者主要针对大脑中负责控制注意力和对环境做出反应的部分,帮助人们将注意力集中到性伴侣身上。氟班色林需要服用几个星期才会见效,而伟哥服用后能立竿见影。


此药物的机制和伟哥完全不同,很多人不赞同把其称为“女性伟哥”。“把氟班色林称作‘女性伟哥’实在是荒唐极了。”纽约女性性行为医疗中心(Medical Center for Female Sexuality in New York)的性功能失调专家巴特·舍娃·马库斯(Bat Sheva Marcus)告诉记者,“这种药不是用来影响血液流动的。它和血液流动一点关系都没有。”


效果遭到质疑


虽然,氟班色林成为治疗女性性功能障碍的开创性药物,但其效果却存在争议。目前,这种药物的包装上仍有着盒状的警告标志:最严重类型。 


首先,就像其他所有药物一样,氟班色林也有副作用。它的副作用包括低血压、晕眩和嗜睡,特别是与酒精共同服用的时候。与其他常用药品共用时也可能会产生相同的问题,包括用于治疗感染的抗真菌剂等。有人认为单凭这一点还不足以拒绝氟班色林上市,但也有人认为它可能导致一些难以预期的问题,目前还无法解释。而且,考虑到美国人的平均饮酒量,氟班色林与酒精同服可能产生问题,这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病人和开药方的医生在治疗中都必须清楚地了解与Addyi相关的风险。”FDA药品中心主任珍妮特·伍德科克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FDA出台的安全计划中,医生只能在完成网上验证程序——让病人充分获悉药物风险之后,才能开药方。药店也被要求开具证明,且必须提醒患者绝不能在服药时喝酒。 


这些安全措施意味着,氟班色林的销量很可能永远也达不到伟哥的辉煌——从1990年代起,这种壮阳药创造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销售额,尽管也有批评人士认为其副作用超过了疗效本身。 


此外,氟班色林的成效也存在争议。在实验中,虽然氟班色林提高了女性发生满意性行为(SSE)的次数,但它并没有提高发生性行为的欲望——而这正是这种药物想要实现的。 


实验中,服用氟班色林的女性发生满意性行为的次数从每月约2.8次上升到了4.5次,提高了1.7次。但问题是,服用安慰剂的女性发生满意性行为的次数也提高了,虽然数量略少。服用安慰剂的女性发生满意性行为的次数从大约每月2.7次上升到了3.7次,提高了1次。 


有批评者嘲笑说,也就是说,排除安慰剂效应,氟班色林的效果就是每个月多上一次满意性行为。有人认为,这可能就是FDA两次拒绝制药公司上市申请的原因之一。 


但制造氟班色林的厂家萌芽制药(Sprout Pharmaceuticals)认为,这种程度的上升足以支持这种药物向广大女性问世。现在,FDA似乎也同意了他们的观点。“很显然,对一些女性来说,这种药物在一些我们可以理解的层面有非常持续的效果,但对另一些女性无效。”FDA顾问委员会成员卡文·魏因福特评论道。 


不过,事实上,对这种药品功效的需求确实存在。2011年,FDA就将女性性冷淡列入20种尚未满足的医学需求之一,即尚未出现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 


伴随着这股东风,24家妇女人权组织已经开始进行举行"Even the Score"游行,试图引起民众对此事的注意。2014年秋天,她们开始为氟班色林启动请愿活动,游说决策者。运动的口号是26-0,意思是截至目前,FDA共批准了26个改善男性性功能的药物,可女性的此类药物是0。 


26比0,巨大的落差让女权主义者愤愤不平。Even The Score认为,女人已经等得够久了,都2015年了,涉及治疗性功能障碍时,两性应该平等。但随后,批评者称Even The Score 的运动建立在错误的信息上,针对男性性功能障碍的26个产品实际上有一半是未被特别批准用于性功能障碍适应证的各类睾酮产品;女性用药为零的说法也存在问题,妇科医生会为因阴道干燥或萎缩而导致性交疼痛的病人开立外用雌激素产品。 


性欲低下是病?


有研究估计,成年女性三分之一都受女性性欲低下失调症(HSDD)的困扰,主要症状是因缺乏性欲而导致的情绪焦虑。马库斯(Bat Sheva Marcu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患有性欲低下失调的女性在发生性行为时仍然能够享受,能兴奋起来,达到高潮,但就是缺乏进行性行为的动力。 


那么这究竟需要治疗吗?心理学家马克·怀特(Mark White)认为,女性消退性性欲望失调(HSDD)似乎走上了几十年前抑郁症的道路。当时出版了很多书,指责制药公司,称它们夸大抑郁症的范围只是为了卖药。这并不是说临床抑郁症是不存在的或者并不严重,人们争论的是抑郁症的门槛很低,越来越多的人被诊断为抑郁症,医生开出了越来越多的处方。 


女性性欲降低领域似乎发生着同样的事情:过去人们认为只是激情消退,现在被认定是一种障碍,并能通过药物治疗。 


2013 年,《纽约时报》记者丹尼尔·博格纳(DanielBergner)采访了很多医生、研究者和患者,出版了一本叫做《女性想要什么?女性欲望的科学探险》(What Do Women Want?Adventures In The Science Of Female Desire)的书。他认为,对很多女性来说,性欲低下的主要原因恰恰是一夫一妻制度本身,出现性欲减退的女性要远多于男性,对于稳定的性伴侣,女性往往感觉不到激情。进化心理学家认为,这得归结于固有的生物学,男性生来就拥有更强的性欲,只要身旁有女人,男人就可以满足。 


现在所有科学家都承认,两性的确存在性欲差异,至少在关系维系了一段时期后是存在的。德国心理学家迪特里希·克鲁斯曼(Dietrich Klusmann)对处在承诺型性关系进展阶段的男性和女性性欲进行了系统对比研究,涉及近 2500 人,他发现进入新恋情的男性和女性平均而言,对彼此的性欲基本是持平的。1-4年后,女性性欲出现暴跌,而且这种趋势是持续的,使得男性性欲要远高于对方。随着时间推移,那些不与伴侣同居的女性,性欲维持的水平远高于同居的女性。 


怀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性驱动力下降是完全自然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的性欲下降,他们能找到其他方式获得肉体愉悦,而非仅仅通过性爱。” 


在一夫一妻制关系中,靠什么来维持激情是个巨大的难题。所以有人希望,如果吞下一粒药丸就能解决如此棘手的问题,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对此,美国马塞诸塞州南安普顿史密斯学院的艾米丽·纳斯科(Emily Nagoski)博士说,很多女性需要的不是药,而是和伴侣进行深入探索,包括对身体的信心、被接受的感觉、性刺激等等,了解她们的欲望为什么会被关闭。 


美国麻省总医院中年女性健康项目的负责人简·施芙琳(Jan Shifren)表示,对于性欲低下的女性,她的解决方案包括让女性和伴侣去度假,找擅长骨盆底肌肉的物理治疗师理疗等,“每个人都希望在药箱里找到答案,但我怀疑永远不会有一个这样简单的药丸。”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