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互联网公司的魔爪,为何伸不进医院?

int550.jpg

前段时间,有篇名为《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新最全阵亡名单》的文章流传于网上。作者在文中列举了16个领域千余企业,而在这份死亡名单中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些曾经试图深耕医疗产业的互联网企业。


曾经人们都以为医疗和互联网是有机会在一起的,以解决就诊流程中效率低下的地方。况且国内很多风生水起的医学互联网项目,大多都有“外国爹”,真正原生的项目反而很少。Copy to China,那不是中国互联网界最熟悉的方法论吗?


但创业者们还是太乐观了。那些从美国拷贝的项目在国外时看起来风光无限,比如:医生垂直求职(模仿Sermo)、医生学术分享(模仿Academia)、患者众包寻找诊疗方法(模仿Patients like me)等,却都没有在国内熬过1年。


这是为什么?医疗行业不同于社交软件和手机游戏,不是那么容易就Copy的。


人们往往高估了互联网产业“颠覆一切”的力量,却甚少正视过医疗产业特殊的复杂性。现代管理之父彼得•德鲁克曾如此评价医疗机构管理:

“大型医疗机构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组织,即便是小型的医疗机构,管理起来也很困难。”


当医院和医疗信息厂商发现闯进来一群号称“互联网+医疗”的“野蛮人”,很多人非医学科班出身,嚷嚷着要让医生找不到工作,难免会被嗤之以鼻。事实上,互联网医疗目前阶段根本进入不了核心医疗流程,只能做一些服务模式创新的边缘性事务。


医院做信息系统和互联网应用,讲究大而全,历史包袱较重。比如HIS系统、院前急救系统、日间手术系统,基于诊疗流程的BI系统等等;而互联网公司讲究的是单点突破,轻装上阵,再把一个领域做深做透。所以有医疗专家认为,互联网这种单点突破思路完全不适合医疗这种涉及生命的复杂行业。


我们当下看到互联网公司为医院开发挂号APP、为药企开发用药助手,为医疗器械公司开发可穿戴式设备时,难免陷入思路误区——这些创新本质上还是传统医疗基于现有业务的互联网化和服务模式优化,而医疗本身却是一个技术驱动型产业,拥有了突破性的技术创新,才能有机会再反过来重构整个行业。


所以,互联网与医疗产业结合的难点就在于,无法通过服务模式创新找到“提升医疗效率”的承载点。找不到,就干不掉。原因还是互联网太快且体量轻,医疗产业实际上不仅慢同时还极端“重”。


而且,相对于医药和器械这些能够直接给医院带来收入的产品,医疗信息化上的投入纯属练“内功”。如果无法带来直接经济效益,在互相掣肘如“多国杀”一般的医疗体系中,便难有力量迎接变化。


于是,当“互联网思维”走进死胡同时,不妨反其道行之。


如何才能进入核心医疗流程?起码有两个痛点,一是提升效率,二是增加收益。于是靠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感应技术以及互联网连接融合起家的“工业互联网”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在医疗产业落地的改革方案提供者。GE(通用电气),便是利用工业互联网逆向重构医疗产业的佼佼者。


首先,工业互联网可以助力医院资产优化,提高效率并降低浪费,提高收入。


在武汉同济医院,得益于GE工业互联网的服务智上理念,2014年以来,医院在不增加设备的情况下,开机利用率自95%提升至98.5%,CT和核磁的扫描量同比分别增加20%和23%。而理想的开机利用率数据,业内普遍认可的是91%。


在上海仁济医院,通过部署GE的Asset Plus(资产管理解决方案),帮助医院对呼吸机等急救设备的资产利用率提高了35%。而预测型的主动维修,也使设备效能提高35%左右。据测算,使用Asset Plus后,全国1900家三级医院每天大概可提高收入300万美元,每年则是8亿美元,约合48亿人民币。


在不增加设备的情况下,医院设备开机率得到了稳步提升,有效确保了服务效率,缩短了病人检查等待时间,缓解了“看病难”的问题。在为医院降低运营成本、提高生产力和工作效率的同时,也力促医院由传统的粗放式管理转向循证的精细化管理。


其次,工业互联网可以优化医疗资源分配形式,为医院减轻负担。


比如在交通不便的甘肃,对多数偏远地区村民来说,如果能在患病时免去舟车劳顿、就近治疗,便是等到了人生希望。真正让这偏远之地的病患享受到及时便捷医疗解决方案的,是GE的甘肃远程医疗项目。病人到就近的乡镇卫生院或县级医院就诊,医生将病人数据上传到在线数据库,便于上级医院专家找到相应的病人数据,提供综合治疗和专家治疗的方案支持。“从来没想过,只要到镇上卫生院照了相,再把那张小片子传给市医院,然后在省城医院动手术,就能把这病给治了。”


于是,省级医院的会诊率在采用远程医疗方案后提高了7倍多。某位主任医师曾表示:“远程会诊可以为医生提供诊断思路并且具有一定的参考作用,也能为上级医院减轻了负担。未来基层医疗机构负责治愈简单的病症,上级医院就专攻疑难、危重病症或急诊的治疗,如果中国整个医疗架构可以实现这样的资源分配形式就很理想。”


此外,工业互联网还可以帮助医院挖掘临床数据中埋藏着的巨大“金矿”。


建立基于医疗分析结果的临床预测等多种智能应用,使得临床人员能够更方便、更高效地投入到科研工作,进而更好推进癌症诊治和防控。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是我国第一家肿瘤专科的三级甲等医院,一直以来十分重视肿瘤基础与临床研究工作,深谙医疗大数据对于科研和临床的关键作用,比如胸外科数据就涵盖了食管癌、肺癌等多个癌症病种。无奈,数据虽多,简单的堆积在那里也是枉然。


引进GE智能医疗平台后,医院利用其中的科研分析系统,依照项目需要,灵活地展开了大数据挖掘,效果也很快显现。比如通过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进行高风险因素分析,得到了包括术后肺功能FEV、术后胸水总量、吸烟等六个关键因素,据此就可以在临床中对这些方面予以重点关注,直接贡献于临床。


通过以上案例我们可以发现,不同于服务模式创新的“互联网思维”,GE从医院的资产优化开始,充分挖掘现有设备的潜能,减少宕机时间;在此基础上通过医院的数据标准化以及数据链的打通实现运营优化,同时通过高质量海量数据,为兼有临床医疗和研究的医疗机构提供研究领域的支持。通过突破性的技术创新,医疗产业与工业互联网的结合渐入佳境。


唯有真正实现基础的数字化和标准化,通过工业互联网创造出服务创新和模式颠覆的基础条件,才能实现进一步的服务模式创新。这也就是GE对医疗产业的逆向重构。互联网企业难以走通的死路,却被工业互联网——这个曾经被认为是一个“漂亮的大词”的概念,逆向走通了。(来源:虎嗅网)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