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为什么她总让人泪流满面~

微电影《她走了,在第五次心肺复苏之后》在去年斩获首届中国医院微电影最高奖之后,今天在2015中国医院大会现场展映,这是唯一一部现场展映的微电影,再次深深感动了参会院长们。


北京电影学院视听传媒学院院长宿志刚教授评价此片子的价值和魅力所在就是“回归了生命的真实,回归了医学的真实,回归了医患关系的真实”。

   

拍摄现场还原


这是我在医院急诊室一次非常无意中的记录,更关键的这是一个不成功的抢救案例。


当时,被车祸重创的小文轩被转送至通大附院急诊室,刚进急诊室小文轩就二次心跳呼吸消失,医护人员迅速实施了心肺复苏。当时耳鼻喉科倪医生在立灯下缝合小文轩脸部的创面,我被倪医生专注的神情所吸引,我因此驻目了,开始了之后的记录:护士张亚云轻轻擦拭小文轩脸上的血迹,急诊外科袁医生紧张的指挥抢救,更有小文轩奶奶在旁观望时的满脸无奈,小文轩父母驱车从上海赶回见到在生死边缘女儿的痛哭......


记录的当时,我满脑子的幻想,小生命一定能够回来,我甚至幻想着这将是一次无比完美的抢救,可是,如此令人无奈令人悲伤的一个结局,小文轩在第五次心肺复苏之后,还是离开了我们。不成功的案例,在传统的宣传理念来看,根本就是不可能拿出来报道的,因为我们习惯了高调向公众宣传那些“生命传奇”,所以,当时的我也选择了把所有的照片素材搁置在一边。


整整沉寂了五个月,突然有一天我的脑海冒出了要讲述这个故事的强烈念头。那天是2013年9月,温岭伤医事件后的第五天,全医疗行业都在一片悲伤和迷茫之中,温岭伤医事件不仅是医者之殇,而是医患之殇,医患关系再次走到了最对立的低谷,似乎医患之仇深如海。就在那时,我的脑海里闪过那日小文轩奶奶在最后告别时,对医护人员说得那句话“你们尽力了!”是!小文轩走了,但是医患信任其实从未离开。


所以,也就有了《她走了,在第五次心肺复苏之后》这部原生态记录短片。


在此,感谢通大附院医护人员对生命的尊重,对生命的竭尽全力,更感谢小文轩家人对医学有限性、医护人员回天无力的宽容和理解!感谢家人为全社会重新理解医患关系同意呈现小文轩生前的影像。


注:微电影是根据同名博文《她走了,在第五次心肺复苏之后》后期制作而成,博文刊发第二天被新浪博客头条置顶和《人民日报》微博客户端转载引发热议,我随后撰写了如下感言。


让医患信任逃离“魔咒”


这是忐忑不安的一周,从上周日晚在博客上晒出小文轩抢救现场的画面的那刻起。你懂的,但凡医患话题,斥骂声往往连成一片,那点为医生群体同情辩解或申述的话语,哪怕只是只字片语,也会被汹涌的愤怒声迅速拍死在沙滩上,就连天理难容的伤医或杀医事件,也会被沦为拍案叫好的情绪消费品。


这次晒出的可是一个不成功的抢救案例,医生群体能接受这失败的事实吗?社会公众能认这个理吗?何况事先就有友人严肃警告过,别自讨麻烦,别自找骂,“孩子的家长可没有这样的义务,让他们撕开伤口去换取社会理解。”这是我最原始的担心、最强烈的担心,小文轩的家人能理解我这份初衷吗?尽管我知道,这份初衷是善意的,但这种善意在当下医患间弥散着的对立情绪中是否有立锥之地。最终,是小文轩的父亲给了我发这组照片的勇气,他以莫大的包容和理解,让小文轩的故事温暖着那些心灰意冷的心。


在泪眼和祈福之外,满屏是宽容、理解和信任,在数以万计的留言中,我看到了那许许多多赤裸且赤诚的心——


“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在医院的故事,不管什么要夺去谁的生命,我们医护都会拿起手中的武器,与它战斗到最后一秒。门外是母亲的哭泣,口罩下帽子下,却是那难以掩饰的,医护的心碎……”(摘自@罩得住爸爸)


“记得我的领导在我第一天上班就告诉我不要当着家属流眼泪,因为会被误以为你做错了什么。从此,我的情感是被深藏的。然而我还是因为挽救不了一个生命,半夜躲到卫生间流眼泪。那种无能为力是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我知道我们不是神,我们能做的只是竭尽全力……”(摘自@笔落心墨)


“医患关系应该是相互信任的关系。我感谢张医生在那个寒冷的冬夜把爸爸救了回来。我清晰的记的医生满头大汗的走出手术室,手里拿些抽出的淤血和骨头,告诉我放心,救回来了!我感谢素不相识的医生为我们做得一切。”(摘自@坚不可摧IT女超人)


“我母亲抢救时,我就站在床边目睹医生用手按压胸部,实施心肺复苏40分钟……我也说了同样的话,谢谢医生,你们尽力了。” (摘自@阿智怪蜀黍)


“我们每个人都会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医生也是一样,只不过他们的工作关乎生命,尊重他们,他们就会有源源不竭的动力。”(摘自@水晶宝贝1991)


……


原谅我无法一一摘录,我阅读了数千条的网络留言,那种心痛、那种惋惜、那种宽容、那种理解和信任,还有那么多亲历者的讲述,亲历者有施救者,有被施救者,有撒手人寰的逝者家人……满屏的对立不见了、满屏的愤怒不见了,我突然怀疑起来,这是网络的声音吗?在这样一个可以不由分说、无厘头释放不良情绪的地方。我又突然醒悟了,那分明是一个无需来掩饰自我情绪的地方,一个最本能表达的地方,我分明看到了一种源自心底的、真实的对话和渴望。


记忆再回4月16日。那日,我能记录下小文轩的抢救过程,是无意但不是偶然。抢救室满屋的病人,有重型心肌炎的、有中风昏迷的、有高热惊厥的、有外伤休克的…… 小文轩是后来被送进抢救室的,是进入我镜头的第五个病人,但是抢救小文轩的那一幕幕实在太令人难以忘怀。由于那日抢救室里太过忙碌,医护人员压根就没有在意到或者是忽略了我的存在,所以镜头中的医护人员和家人是最本能的状态。五次心脏停跳再复苏,心电监护上小文轩那条或跳跃或被拉直的波纹,让家人和医护人员从兴奋的巅峰跌至沮丧的谷底,反反复复,那种心理的煎熬和摧残,无言描述。其实有一个画面,我没有能够记录下来,抢救室护士张亚云躲在治疗室哭的那刻,我的镜头当时记录到的是亚云姑娘沮丧、强忍泪水的瞬间,那是亚云姑娘看到报道后,告诉我的。


我无意让小文轩来承载医患关系这一沉重的话题,小文轩在另一个世界里很安静。我后来有幸见到了小文轩身前的照片,文轩父亲的微信头像至今一直是爱女的小照,是她从滑滑梯上探头的那瞬间,穿着粉色的小花裙,满脸笑意,一双大眼睛,如此清澈 …… 她压根儿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还曾有一种仇恨叫“医患之仇”,其实原本就没有。


有网友说在第三次心肺复苏成功后护士的笑容,定格人性最初最真的光辉,足以穿透现实诸多无解的“雾霾”。是啊,尽管在来时的路上,医患之间彼此有了不悦、有了猜忌、有了伤害,但当生命在伟大和脆弱间摇摆时,只有放下前嫌,逃离“魔咒”,用温暖和信任互拥,才可能为每一个生命画上一个阳光的未来或美好的归宿。


医患之殇,止于善


生命如此脆弱,死神如此狰狞,医者常常又是如此无奈。如果可以,请给救死扶伤的医者应有的尊严和爱护。他们承受得太多,他们的努力或许没有达到预期,他们的行为或许造成了一些伤害,但请相信,绝大多数的医者,都是这般努力,与每一个患者同在,病痛少一分,他们的欣慰也就多一分,生命长一寸,他们的动力也就多一尺。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