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BioMarin为什么会转让“最强效”的PARP抑制剂talazoparib呢?

昨天BioMarin忍痛割爱以4.1亿美元头款,1.6亿美元里程碑付款的价格把其处在3期临床的一个PARP抑制剂talazoparib(BMN-673)转让给Medivation制药公司。BioMarin在2013年就启动了talazoparib的3期乳腺癌临床实验,他们在PARP抑制剂顺风顺水的今天为什么会出手这个被称之为“最强效”的PARP抑制剂呢?

6.jpg

【药源解析】:PARP是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的简称,对修复DNA的损伤并维持基因组的完整起着关键作用。


PARP是个大家族有18个成员,其中PARP-1介导的DNA修复起着多重分子生物学效应:


一方面PARP能修复因氧化或化疗药物引起的DNA受损,是导致化疗或放疗耐药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按照合成致死理论,两个基因之间若存在合成致死作用,当其中任何一个基因单独受到抑制或发生突变时,细胞的生存不受影响,但同时抑制两个基因将导致细胞凋亡。


所以PARP抑制剂理论上不仅是化疗、放疗的增敏剂,对于那些基因突变(BRCA1/2突变)或HR缺陷的肿瘤单独使用时也有抑制作用。事实上,阿斯利康的PARP抑制剂Olaparib已经在2014年12月获得FDA批准上市(商品名:Lynparza),用于治疗至少经过3次化疗的晚期卵巢癌患者。这些患者需经Myriad Genetics公司的BRACAnalysis CDx伴随检测试剂盒检测有BRCA胚系突变。


Talazoparib(之前叫BMN-673或LT-673)是BioMarin在2010年2月收购Lead Therapeutics时获得的,而当时还处于临床前阶段的LT-673是Lead Therapeutics的唯一资产。


收购价格是头款1800万美元,外加里程碑付款1100万美元(IND)和6800万美元(其它阶段的临床实验和上市)。Lead Therapeutics当时只是几个人的“皮包“(virtue)制药公司,LT-673是在收购之前不久才被偶然发现的。Lead Therapeutics被收购后随即按照合约关张。


美中药源之前详细介绍过PARP抑制剂开发的曲折历程。PARP抑制剂作为抗癌药的开发在2009年最为红火,但好景不长,在2011年底随着阿斯利康终止Olaparib的III期临床而走向最低谷。


随后辉瑞和默克也纷纷出让旗下的PARP抑制剂Rucaparib和Niraparib。BioMarin在收购BMN-673之后非常高调,临床开发也非常快,三年之内就把BMN-673从IND推到了3期临床。除了以“最强效”的PARP抑制剂自居之外,还在多个大型学术会议上宣传BMN-673的临床结果。


自美国FDA在2014年底不顾其外部专家小组的反对,意外地批准了阿斯利康的Lynparza以来,PARP抑制剂的开发才真正顺风顺水。除了Olaparib和talazoparib以外,其它多个PARP抑制剂也进入晚期临床开发,它们是艾伯维的Veliparib(ABT-888)、Clovis Oncology的Rucaparib(原辉瑞AG-014699)、以及Tesaro的Niraparib(原默沙东MK-4827)。


相信这些化合物都有希望获得批准上市,而且Rucaparib在去年获得FDA突破性药物的认定。中国也有多个PARP抑制剂已经或正在进入临床开发阶段,其中百济神州的BGB-290在2014年底已经开始1期临床(和默克雪兰诺合作)。那么BioMarin为什么在这个PARP抑制剂开发的黄金时刻会忍痛割爱呢?


笔者以为BioMarin出让其talazoparib的主要原因有三点:


(一)更加专注于罕见病药的开发。BioMarin是一个主要从事罕见病开发的公司,而且事实表明这个开发策略很成功。BioMarin在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相比增长50%以上,公司股价在过去一年里也上涨了一倍。分析师对BioMarin的前景也普遍看好,罕见病制药巨头Shire因此甚至试图收购BioMarin。


另一方面,药源之前也多次讨论过,现代制药工业的竞争日趋激烈,为了提高研发效率即使制药巨头也不得不离开不擅长的开发领域。PARP抑制剂尤其和化疗联用适用于包括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在内的多个大病种,可能不再是BioMarin临床开发的强项,为了更专注罕见病药物的开发BioMarin不得不忍痛割爱。


(二)、其“最强效”PARP抑制剂临床优势不明显。BioMarin自收购了talazoparib之后一直以拥有“最强效”的PARP抑制剂自居。虽然talazoparib在体外实验中比同类化合物的活性高2-10倍,但毒性也相应地上升,到目前为止还未能在临床上显示明显优势。


因为阿斯利康的Lynparza已经在美国和欧洲上市,其它还有4个化合物同时进行多个3期临床实验,即使在BRCA突变的乳腺癌领域talazoparib也要和至少三个PARP抑制剂竞争,所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talazoparib能成为best-in-class。


(三)、Medivation是一个合适的买家。虽然Medivation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但其前列腺癌药物Xtandi获得较大成功,尤其重要的是talazoparib和Xtandi也有联合用药的潜力。


当然Medivation给的价钱也不坏,光头款就高达4.1亿美元。虽然BioMarin开发BMN-673时花了一些钱,但这些临床开发规模都比较小,在加上收购Lead Therapeutics的费用,在Lynparza上的总投资也就是1.5亿美元左右,4年翻2番怎么说也是不坏的投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