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欠600元住院费,医生说“先出院” 苏州信义渔民38年后赶到医院“还债”

pay.jpg

张茂香和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住院部工作人员明洁。


8月12日上午11点,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办理出入院窗口,家住苏州吴中区光福镇的61岁太湖渔民张茂香,用颤抖的右手掏出一张发黄的纸,和600元钱一起递进窗口。面对工作人员的疑惑,张茂香如释重负地说,“我是来还钱的……”


时光回溯到1977年,张茂香身患肺病的母亲,被辗转送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救治。经过近10个月治疗,出院时这家人已欠下1200元左右的住院费。当年,这笔钱实在是笔巨款。


张茂香四处借钱,最终还是差600元,可当时的他,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就在张茂香一筹莫展之际,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顾云珠、黄中生了解情况之后,没有过多考虑,只让张茂香写了一张欠条,就帮他母亲办理了先行出院手续。


虽然已经过去38年,但张茂香一直清楚地记得1977年10月1日,“那天的天气特别好,我搀扶着大病初愈的母亲出院,心里既高兴又沉重。”


回到一贫如洗的家中后,为了还债,也为了对得起顾云珠、黄中生两位医生的信任,张茂香更加地努力工作,只为了能多赚点钱,早点还债。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张茂香的3个弟弟相继得了黄疸肝炎,紧接着张茂香的母亲再次发病,撒手人寰……旧债未还,又添新债。


“真是一直很辛苦,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回想过去的38年,今年已经61岁的张茂香仍然难以忘怀——他只能努力挣钱,一点点还债,家中经济一直捉襟见肘。


前些年,张茂香有了养老金,也有了医疗保险,生活开始逐步稳定,外债也一点点地还得差不多了,但他心里一直惦记着两位好心医生和欠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的那600元住院费。


“欠的债不管多久一定要还!”张茂香说,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当天,负责接待张茂香的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住院处的工作人员明洁非常感动,明洁对张茂香说,“这么久的事情您还记得,真是让我们感动。”


“当年我走的时候,答应过顾医生和黄医生的,这钱一定要还!虽然隔了这么久,但我心里一直记得!当时的承诺一定要兑现!”如今,张茂香老人终于还上了这持续了38年的情与债。


我这欠债的38年


母亲住院费1200元,借了3天还差一半


昨天下午3点左右,在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住院部工作人员明洁的陪同下,扬子晚报记者前往吴中区光福镇太湖渔港村。61岁的张茂香,目前仍在船厂打零工,也没有购买手机。等了约20分钟,记者才见到了他。


记者表明来意后,张茂香连连摆手,“欠债就要还钱,这是人该做的啊!”


1976年,张茂香的母亲查出肺结核,先后两次住进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第二次入院时间从1977年1月1日至10月1日。


张茂香说:“那时治疗肺病的特效药‘利福平’要42元一瓶,这相当于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可以维持一大家子人的生活。”


当年张茂香送母亲看病是坐船,从家到医院约要5个小时。每周他去医院看望,来回很辛苦。当年从苏州市区坐公交车到光福,一个来回要好几个小时,单程车票是5毛钱。而从苏州市区到他家门口的终点站,则要收6毛钱。张茂香为了省1毛钱,宁愿从光福站下车,走一个小时回家。


可是母亲出院时,张茂香还是呆住了,“一结账一共1200元,当时那是巨款啊。”张茂香开始东奔西走借钱,“当时,住院费一共是1200元,医院帮忙报销了200元,我去村里借了3天3夜借来300元,又去村里贷款贷了80元。”


最后,还剩下600元左右,张茂香实在无计可施,“当时医院没有为难我,医院的顾云珠、黄中生医生知道后,让我写了欠条,就帮母亲办了出院手续,还给我写了担保,我心里真是感激不尽。”


弟弟肝炎母亲再次发病,只恨赚钱少


当年,张茂香的爷爷奶奶和太爷爷尚在人世,需要养老送终。张茂香在家里是老大,兄弟姐妹一共7人,除了去世的二弟,还有5个弟妹需要当时年仅23岁的张茂香拉扯。


欠下“巨款”后,张茂香开始了艰难的还债之路。天有不测风云,张茂香的3个弟弟又相继得了黄疸肝炎,但他已借无可借,只好任由病情发展。万幸的是,3个弟弟竟然都奇迹般地撑了过来。


然而,祸不单行,出院一年后,张茂香的母亲再次发病,没多久便撒手人寰。


张茂香说,那时候,捕鱼期他就上船捕鱼,闲时就做木匠,一个月平均下来约有30元收入。由于贷款有利息,所以,母亲出院后两个多月,张茂香便首先还清了村里的贷款。村里的300元借款,还款方式则是从村里每年的分红中扣除,“扣了大概四五年,才还清了那300元。”


村里的账“结清”之后,张茂香本打算还医院的钱。然而,彼时的张茂香已经28岁,当时算是绝对的晚婚年龄。于是,在乡里媒人的撮合下,他娶了现在的妻子,结婚、造房子,生孩子……“花钱的地方太多,赚的钱只有那么点,这么多年,我虽然一直拼命赚钱,但是依然是没有存款,有时甚至还会欠钱。”


61岁才有存折,告诉女儿藏了38年的秘密


天无绝人之路,今年4月,张茂香经人介绍,接到了一个造船的生意。


张茂香一个人,花费巨大精力按照图纸造了艘船,最终以5万元成交。事后,张茂香给了介绍人1万,再扣除原料费用,还余下了3万多。


张茂香抽出600元放在一旁,留着还医院的债。7月22日,张茂香把余下的钱存进银行,至此,61岁的他才有了人生第一张存折。


说完这些,张茂香回到里屋,将这张存折取出来给记者看,颤颤巍巍的手中举着的不仅是财富,更是一份骄傲。


8月12日上午7点,张茂香便早早出门前往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


出发前,张茂香向女儿说明了缘由,女儿非常支持。“这是我心底的秘密,没从告诉过任何人,包括结婚30多年的老太婆。”


由于没有直达车,张茂香先是乘坐62路公交,再转游4到南门,随后再从南门走到医院,花了很长时间才赶到医院。


还完钱之后,张茂香又急急忙忙往家赶,当天下午1点多才到家。


到家后,张茂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我心里踏实了,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听他说

因为没有还钱 始终不好意思去医院


张茂香说,当年离开医院后,他便再没回去,“一是路远,二是实在不好意思。”但是,张茂香却将顾云珠、黄中生两位恩人挂在心上,顾云珠的大女儿结婚时,张茂香尚在医院看护母亲,“我拿不出礼,只好回家打鱼送去。”


一有机会,张茂香便四处打听恩人的近况。张茂香得知,母亲出院后四年左右,黄中生因血液病去世。四五年前,张茂香碰到医院的会计,“会计告诉我,顾主任身体不行了,大女儿也已经过世。我心想证明人都将不在了,新闻里说医院也要搬了,我怕我年纪大忘记了这事,便再也还不了这个债了,心里不踏实,整夜睡不着觉。”


听她说

常受委屈的医院收费员 突然感觉被理解


收下张茂香600元的,是医院工作人员明洁。明洁的工作是在住院部窗口收钱,“我们这边就是钱进钱出,也是事最多的地方。”


明洁工作20多年,几乎每星期都会碰到三四次因钱而引出的闹心事,“很多病人家属来交钱时都会质问我,怎么钱花得这么快?你们医院就知道要钱,甚至有人还会用吸血鬼这种词来形容我们。”


见到了张茂香后,明洁的感觉是,“还是有人理解我们的,所以,心里真的非常感动。”


情和债里的信任 重新诠释医患关系


医患关系,一直是社会热点中的热点。有人说,医患是服务者和被服务者,也有人说是商家和消费者的关系。其实救治的过程,更像是医生背着病人过河。医生也许知道哪里较为安全,但谁也无法保证这次渡河一定平安抵达。信任之于医患关系的重要性,和空气之于人类没什么差别。


幸甚,我们看到了这段堪称典范的医患关系,尽管病人和医生都已离世,但这份信任通过病人之子延续了下来。信任才能造就信义,这放在今天同样适用,而且也会也不应该仅仅局限于医患关系。(来源:扬子晚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