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美国克利夫兰诊所要把麦当劳赶走

cl2.jpg

从今年9月18号开始,美国克利夫兰诊所的员工和病人们要和麦当劳的汉堡和薯条说再见了,最近,该诊所已确定把麦当劳赶出院区。


早在10年前,克利夫兰诊所 CEO Toby Cosgrove 就想要将这些快餐巨头通通赶出自己的地盘,2004年,必胜客就乖乖走人了,但是麦当劳却又待了整整十年。因为麦当劳和诊所签过二十年的合约,当时才履行了一半,麦当劳死活不愿意放掉这里包括医护和工作人员还有病人和家属在内的12000名客户。如今,合约一到期, Toby Cosgrove就迫不及待要摘掉这个金黄色拱门的大招牌。


美国一共有13,000家麦当劳门店,其中有30多家是开在医院里的,包括洛杉矶和费城的儿童医院。而美国人一向把国民普遍超重与麦当劳等一些快餐连锁企业售卖的食物联系起来,也确实有数据表明摄取大量高脂、高盐、高糖的食物是导致这个国家64%的人超重的直接原因,这一人群最后往往会成为克利夫兰诊所的病人,他们常常患有糖尿病、中风、心脏病和关节痛等疾病。  

CL1.jpg

作为一个顶尖的心血管专家,Cosgrove认为,薯条、油腻的炸鸡和涂了六层奶酪的披萨出现在一个以治疗心脏病闻名的医院实在是太荒谬了,他强调说:“我们必须要以身作则,我不能说麦当劳和必胜客本身直接导致了什么,但至少他们和健康是完全不相关的,而我们是一家致力于疾病预防和治疗的机构”。 


麦当劳要离开,员工们怎么看?


Cosgrove的提议不仅遭到了来自麦当劳方面的反对,连员工和病人家属都颇有微词,一些病人认为,偶尔的一次放纵算不了什么。而员工们则认为老板既专制又自以为是,逼着自己吃更贵更健康的食物,管的太宽了。


Donna Wilkison是该院一名护士,她说:“其他餐厅比麦当劳更贵,咖啡厅里一个沙拉需要4.64美元,我们可以把麦当劳关了,但要保证给提供更便宜美味的食物”。


工程主管John Moorer 说:“我也知道吃洋葱、黄瓜、西红柿和蘑菇很健康,吃奶酪和火腿对我的高血压没好处,但是整天吃沙拉只有兔子能做到吧。我实在不想让我的老板来决定我该吃什么。如果非要说这等于慢性自杀,那也是我个人的选择”。


更多的人表示很赞同把麦当劳关掉。


营养学家 Miriam Pappo说,克利夫兰诊所把麦当劳逐出去,就像美国一些医院和学校想把糖果、碳酸饮料售货机挪出去一样。她认为,医院领导能以身作则很重要,用这么不健康的食品来诱惑病人,良心何在? 


来自营养政策协会的Margo Wootan也说,麦当劳虽然有一些沙拉、鱼类三明治和果汁,但这掩盖不了它主要出售不健康油炸食品的本质。他们总声称要改善食物的健康程度,更换高质量的食用油,但是从来没有执行过。他们的薯条、鸡块、苹果派里的脂肪比猪油对心脏的损伤还要大两倍。


该诊所一名心脏病医生说:“为什么克利夫兰诊所这么一个整天提倡健康生活的机构,在自己的院区里开设一家麦当劳呢,毕竟我们要做健康业的巨头”。


麦当劳:我们很冤


麦当劳方面则认为自己成了替罪羊。麦当劳的副总裁Marty Ranft说:“我为我们的菜单感到骄傲,我们和这里的客户一直相处很融洽,我们坚决不要关门”。


麦当劳公关部William Whitman负责人认为,以上言论都是机会主义者的煽风点火:“故意打击一个容易对付的无辜对象,而不去责怪那些自己排队来购买炸鸡的顾客。如果非要说麦当劳的菜单和医院的健康目标背道而驰,那么请医院看一看那些自动售货机里的巧克力棒和零食,还有餐厅里的油炸鸡,烤馅饼,板肋骨吧”。

 

如今,在克利夫兰的院区内,有Subway(赛百味)、au bon pain(烘焙餐厅)、星巴克等连锁餐厅, 毗邻麦当劳的是一家自助餐厅,售有各式沙拉、烧烤、主食和热菜,还有新鲜水果和土豆泥。赛百味的沙拉起售价为3.99美元,麦当劳是4.1美元。


战斗不断升级,麦当劳的公关大师都推出了法律,政治和经济的论点,捍卫说自己的食物是健康的。他们提出,Cosgrove是种族主义者,因为该诊所内的麦当劳的专营权属于一个非洲裔美国人,麦当劳倒闭会带来40人失业,还将伤害俄亥俄州牛肉生产商。全国黑人麦当劳运营协会的代表Phillip Wilkins警告Cosgrove:“我们会互相支持,努力抗争到底。


麦当劳的主管提出,他们愿意和克利夫兰诊所一起去开发一些更健康的菜单,但是Cosgrove对此不感兴趣,他仍然希望尽快把麦当劳赶出去。

在此之前,克利夫兰诊所已经为创造健康的诊疗环境和疾病预防做了很多努力,比如,在医院内禁烟、禁止招聘吸烟的工作人员、禁止食堂烹饪油炸食品、为员工提供健康的饮食等。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