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让药商绕道”的三明模式有借鉴意义吗?

5月5日,国家卫计委公布《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发挥医保控费作用,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新政实施后,之前的166个药品价格文件同时废止。这意味着2700余种国家定价药品即将实现市场化定价。

21.jpg

和其他价格改革一样,百姓最担心的是药价改革会不会越改价格越高?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并不是放弃政府对药价的监管,有关部门仍将通过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加强医疗行为监管,保证市场价格基本稳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保障研究所副所长贾洪波在做客中国经济网《经济热点面对面》时表示,虽然发改委对于药品的最高零售价格上限“天花板”消失,但是仍有卫生部门对药品的招标价对药价进行约束,而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胡继晔则表示,要靠改革的方法来解决过去药价虚高的问题。


少一条缰绳能否拉住药价?


贾洪波表示,我们国家长期来,在药品价格实施两种管理的模式,一种管理模式是发改委对药品实施的最高零售价格上限限制,还有一个定价系统是卫计委下招标部门,在药品招标过程中形成的招标价,而招标价一般是比发改委的零售最高零售限价要低。


“就像我们拴牛一样,有两条缰绳,一条是长的,还有一条短的。我们把长的割断了,牛也跑不了,因为有短的缰绳在这牵着呢。所以说,药品价格不会出现全面的大幅度的上涨。”


胡继晔以医改试点城市三明为例,“药品招投标系统使得三明的药品价格大跌,奥美拉挫钠从256块钱降到了不足十块钱,为什么药企绕着三明走?因为药品在这样的系统里卖不出高价,这就说明,我们要靠改革的方法来解决过去药价虚高的问题,让老百姓真真正正得到实惠。”


“让药商绕道”的三明模式有借鉴意义吗?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显示,三明医改前的2011年,22家医院药品收入占比为47.29%。经过两年改革,2013年,三明22家医院医药收入才20.09亿,占比28.21%。而医务性收入却增加到14.42亿,占比为71.79%。


医院医药收入下降了近30%,医务性收入有所上升,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三明医改损害了医药企业的利益,医院医药收入的占比下去了,然而药企的销售额也下降了,据业内人士表示,三明医改之后,当地的药品零售下降近一半之多。


财政部在2014年4月初发布的《“三医”联动 向综合改革要红利—福建省三明市公立医院改革调研报告》中表示,挤压了药商的利益,使得其“有意绕开三明市场,造成部分药品无药可配的窘境。有的药商还利用各种关系给政府施加压力”。


而三明医改也在实现了医院、患者、医保基金三方共赢的同时,使得药企成为唯一的利益受损方,在制定医改政策的同时,药企的需求占多大比重,是政策制定者要思考的问题。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