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NGS十年,海归派海普洛斯CEO许明炎的创业之路

漂洋过海,练就一身本领


十年前,我在北京师范大学研究放射性药物化学,这是一种通过影像学手段对于疾病的诊断技术,例如大家知道的PET-CT。影像学在对疾病诊断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同时也存在其不足的地方。肿瘤要长到一定大小才能照的出来,对于疾病的诊断,还不能从分子水平上实现超早期的预测。当时我就在想,有没有更灵敏的技术,能够探知疾病的根源,在细胞水平、分子水平,乃至在疾病发生的源头,就能够洞察端倪。当时,北京师范大学的放射性药物化学在国内是该领域最好的学府了,所以我就想去美国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技术。

1.jpg

硕士毕业后,我申请到了美国的全额奖学金,攻读生物医学博士学位。2008年奥运会开幕的前三天,我离开了北京,第一次坐飞机,一口气十几个小时飞到了大洋彼岸。我的导师Jeremy S. Edwards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哈弗大学医学院教授George M Church的学生。Jeremy在Church实验室的时候一直从事基因测序技术的研发,是Polony Sequencing以及二代测序仪Polonator的主要研发者。至今,我们新墨西哥大学的实验室还保留了一套第一代Polonator的所有配件。进入Jeremy实验室后,我有效的结合了我本科的化学背景、硕士医药背景、以及博士生物医学背景,自己的兴趣将这几者牢牢结合在一起,专注于基因测序技术以及测序仪的研发工作上。


经过近五年的研究,与哈佛团队的配合,以及与Intelligent BioSystem等公司的合作,我们开发了一系列基因测序技术,包含Polony Sequencing by Synthesis,Rolony Sequencing等等,也研发出几款二代测序仪,有Polonator G007以及IBS公司的MINI-20。Polonator G007由于测序芯片设计的不足,全球商业化效果并不理想,仅售出10余台。IBS公司的MINI-20被Qiagen公司收购,这也将助力Qiagen进军测序领域。我的博士期间,在测序样本的文库制备,测序技术,以及数据分析方面,都做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在微量样本的测序前处理、单细胞的扩增、单倍型测序等方面获得了一系列突破性进展。


毅然回国,开启创业生涯


2012年博士还没毕业,旧金山的初创公司Cambrian Genomics公司的创始人Austen Heinz找到我。基于我在Polony测序技术的积累,Austen多次邀请我加入他的公司,负责测序技术及仪器的搭建,以及后续用于3D 打印DNA的整个流程。2013年5月我搬到了旧金山,白天工作,晚上继续写毕业论文,6月份回学校完成博士论文答辩。之后在Cambrian Genomics 工作了一年多,我们完成了世界上第一台可以定位分别回收DNA的二代测序仪。


在旧金山的一年多,我强烈感受到创业氛围的冲击,这是在美国其他城市,“大农村”所不具备的。基于我对测序技术的深刻理解,我知道一个新的行业即将来临。我一直觉得,我所学的东西,应该要应用于实际生活中,要是所学的东西,能够为他人带来一点点帮助,那就更好了。当时我就想在测序领域,继续发展,开发更多的测序技术应用到临床方面。所以,我邀请我的高中同学,当时还在英伟达的陈实富一起,开始了最初的创业念头。陈实富现任我们海普洛斯首席信息官,也是我们的联合创始人。他非常聪明睿智,高中的时候,就很出类拔萃。当时我们还是特招班,至少从考试来讲,可以说我们都是很厉害的。


然而,“没有全职的创业都是耍流氓、骗自己”——老许说的。我们确实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进展,到了2014年初,我更加感受到这个行业即将爆发,尤其是卫计委叫停基因诊断行业之后,我觉得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所以,我和我太太抛弃了刚拿到的美国H1B工作签证,也没有找国内的任何工作,就带着两个人工作一年的存款,不到10万美金回来了。同时,我们还迎来了一位敢死队成员,我们的高中同学、联合创始人——方文。方文之前在华为,后来也在基金公司干的好好的,却在太太刚生宝宝、家里不能断粮的关键时刻,毅然决然地辞职加入了我们。我们就这样,在深圳国家超算中心,租了块小场地,开始了硅谷般的创业生涯。


如今,NGS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当中。自从我博士阶段开始,我每天想的就是如何解决技术研发中碰到的各种问题。NGS的发展,时间很短,也刚好是我进入这个行业的时间。所以这近10年来,我们见证了多种技术的诞生、褪色,也对新的技术充满期待。NGS的发展,影响了整个生物科学,也正在影响着整个生命健康产业。


我坚信,未来基因行业将大放异彩


在美国,很多人认为基因测序技术将是继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芯片革命之后的又一次人类发展史上的工业革命。大家可以回想一下,1970年代之后的硅谷,以及之后40年来,芯片所改变的世界,芯片所涉及的每一个角落。历史的发展,科学的发展,总是遵循一定的规律。我们目前的测序技术相当于1980-1990年代的芯片技术,所以,现在NGS所应用的领域,跟NGS相关的产品,还可以说是寥寥无几,是未来整个生命健康行业的冰山一角。不过,和互联网的结合,会使得一切都发展加速。现在互联网所涉及的地方,基因技术也有可能能够整合进入。


现在除了开发应用于临床的产品,NGS还被用于娱乐、社交,比如23andme,WeGene, 360基因等。测序技术,针对每种疾病,都将出现多个产品,对于每种疾病的各个阶段,也可能出现更细分的产品,检测、诊断、监测、用药指导、耐药评估等等。跟基因相关的疾病7000多种,每种疾病一个产品的话,也将是空前的体量。加之21世纪,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健康的更高要求,基因行业结合生命健康,利用一个比较火的名词:“基因+X”,来概述未来的基因相关行业:基因+保险,基因+健康,基因+互联网,基因+娱乐,基因+新农业,基因+新能源等概念已经在慢慢形成。


家人的支持和遭遇坚定了我创业的决心


2005年到现在,刚好是从我大学毕业开始的十年。我认为,这十年是我从一个迷茫颓废的大学生,逐渐找到自己人生定位的十年。我很庆幸我找到了自己想要干的事情并且真真实实的在做着,也更庆幸我的家人能够全力支持。从初中开始,我的父母就让我自己做决定,选择升学,选择出国,选择回国,选择创业等,他们都全力支持我。


我的老婆以及岳父岳母也是一样,不会催我买车买房,不会给我任何压力,所以我可以义无反顾地“折腾”。 也非常庆幸自己有一帮非常要好的兄弟,而且这帮兄弟也得到了另一半以及家庭的支持。大家知道,创业是条“不归路”,尤其是开始的时候,肯定是很苦的,会面临各种压力和困境,但我们愿意迎难而上。


最遗憾和最不满的要算手足的离去了。自己的亲弟弟,去年在一次由于他人的疲劳驾驶导致的车祸中离去,没有给我任何机会,一丝都没有。这是我对上天的最大不满,一丝机会都不留是最让人绝望的,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化一辈子心痛。所以,在我们还能帮助到别人的时候,我们要把自己的能力锻炼的更好,能够让即使只有一丝希望的人不再绝望。我们海普洛斯会一直践行这一点,让更多生命享受健康,远离绝望。


十年憧憬


我希望我们家人朋友都能够享受健康,平平安安。未来十年,也希望我们海普洛斯能够发展壮大,十年后,我们肯定是海普洛斯集团了吧,也肯定是个真正做到“Aggressive,Technology,Creative,Globalization”的具有中国核心技术的世界级企业,我们希望用我们的技术,让每一个生命健康120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