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A轮融资3000万的安心陪诊生意经

即便对于腿脚利索的刘大妈来说,到离家7公里外的“301”(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下称“301”)看次病,也是“想想就犯怵的事儿”。

1.jpg

“坐车不难,走路也能走得动,可是医院太大、人太多了,一进去就懵了,光在里面转圈儿了。”在人声嘈杂的301门诊大厅,刘大妈指着东西两侧的8部电梯告诉记者:“这个电梯我每次来都得等三四趟才上得去,回回挤一身汗。”


2014年岁末,为缓解巨大的门诊压力,301启用了新建的门急诊大楼——这个总占地36.8平方米的建筑地上17层,地下6层,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门急诊大楼。尽管如此,在高峰时间挤上电梯依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73岁的刘大妈说自己“一身病”,每个月几乎都要到医院做检查、化验、看大夫——“以往都是儿子早上五六点起床挂号,然后再回来接我,每次看病他至少得请假半天。”


今年7月,刚刚上线的安心陪诊迎来了第一批用户,刘大妈的儿子尝试着预订了一次陪诊业务——按照刘大妈事后的评价,这个方便的陪护服务不用像以往看病那么早起,有服务人员替你楼上楼下交费、拿药、取化验报告,“我就坐在诊室门口等着就行,特别安心,而且还不贵。”她说。


让具有医疗背景的人陪同患者就诊,节省患者和家属的时间,是北京陪诊医家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吴建华和他的三个合伙人决定以此为切口进入陪诊市场的最初想法——外地患者、儿童患者、儿女不能陪同就诊的老年人群体,是吴建华创建的“安心陪诊”最先服务的重点人群。


“这些患者中很多是重症或者是无法在当地治愈的,他们对于医院和周边的环境并不熟悉,一个人看病常常会有一家人陪着来,对于他们的时间、精力和经济,都是一个不小的压力;而老龄化社会下,本地大量居家养老的人看病更是个问题。”吴建华告诉记者。


居家养老成为可能


按照安心陪诊的公开信息,其主要依托于三甲医院的护士,利用其工作之外的休息时间,以手机App、微信,热线电话等方式,以O2O(线上对线下)的模式,让就诊患者选择最方便的方式下单,并提供如线下医院排队挂号取号、诊前提醒、就诊陪护、预约检查、取送报告等全程陪同引导,并通过客服人员为就诊患者提供咨询与复诊挂号等关爱服务,缩短患者就医时间、提高就医效率和改善患者及家属就医体验的效果。


“陪诊人员都有专业医学知识,对医院环境也很了解,能比较高效率地完成就诊环节。”吴建华告诉记者,他们接待的一个在人民医院就诊的外地患者,最快35分钟就完成了全部就诊。


吴建华告诉记者,对于这种商业化的陪诊模式,医院管理者也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我们都是先和院长谈,然后院长去和护士长谈,即便是在非工作时间兼职陪诊,也需要护士长根据护士的实际工作情况来判断是否会对她们的本职工作造成影响。”


速度之外,吴建华的陪诊业务尝试,也为中国正在倡导的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打开了一扇新窗口。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12亿,占总人口的15.5%——根据预测,本世纪中叶,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峰值,超过4亿,中国已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


8月,北京东城区北锣鼓巷社区与安心陪诊合作,为社区内100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购买了陪诊业务,社区居民们只要在手机上在线下单,就能享受线下医院排队取号、诊前提醒、就诊陪护、预约检查、取送报告、诊后关爱等一系列的陪诊服务。


“北锣鼓巷社区有四五千人,80岁以上的老人就有一百多人,有些腿脚不方便的老党员上居委会门前的十几级台阶都需要三五分钟,安心陪诊的服务很好地解决了他们看病就诊的陪护需求,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社区工作的压力。”北锣鼓巷社区党委书记杨艳接受采访时谈道。


而作为北京市社区卫生服务的试点城区,以“互联网+”形式走进东城区北锣鼓巷的陪诊模式有可能成为全市的社区养老和就医样本——“安心陪诊真正实现了‘政府买单、商家服务、居民受益’。”杨艳评价说。


陪诊市场的“平台”理想


来自《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总就诊人数78.1亿人;而《中国人口普查报告》则表明,退休老人、异地就医和新妈妈、准妈妈依次为排名前四位的就诊需求人群,其中一个孕妇平均每两周要有一次产检。


而随着老龄化社会加速、二孩政策放开等利好因素,陪诊市场的直接经济规模将数倍放大。


事实上,2014年下半年开始,资本市场对医疗领域投资明显趋于谨慎,但陪诊领域却似乎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


3月,“e陪诊”获洪泰基金1000万元人民币天使投资,后者占e陪诊20%股份,据悉融资所得金额主要用于地推团队建设完善线下服务,之后逐渐从技术上升级线上产品。


8月,曾创办全球矿权网、快乐点娱乐竞拍网及快乐点公益信息网、汉星汽车私属定制等的连续创业者谢人俊创办“美鹤陪诊”。


不仅如此,包括美年大健康和爱康国宾等机构也都先后进入过不同陪诊O2O的实质投资环节。


除了主打城市大医院陪诊业务,包括“爱陪诊”等陪诊机构甚至进一步推出了包括美国、日本等国内外各大医院免费预约挂号和陪诊、体检和康复等服务。


吴建华向记者透露,安心陪诊A轮融资的3000万中将仅对外开放三分之一额度,用以保证创始团队的绝对控股权和未来发展方向。


但陪诊的模式并不是吴建华真正的目的所在。


目前,包括“e陪诊”、上海元化等陪诊O2O在内,国内陪诊市场的20余个同类产品大多以销售分成形式经营,按照平均4小时陪诊计时,收费价格从140元上下至500元不等,一般采取陪诊公司与陪诊人员固定比例分成的方式。


然而,收费139元/3小时的安心陪诊对于每一单五星评价的陪诊护士付费150元,不仅如此,对每个月评选出的业绩优秀护士,还额外有4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现金奖励。


显然,目前每一单都贴钱给护士奖励的安心陪诊,要走一条不同于同行的商业路径。


“陪诊并不是我们四个合伙人最终的目标,在长期的患者数据基础上做‘轻病历’管理,和商业保险公司等机构合作,挖掘数据的价值,建立一条可追溯的医疗路径,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吴建华告诉本报。


目前,安心陪诊业务和114平台和急救120两个入口达成合作拓展业务,在此基础上,与银行VIP客户的大病保险等增值服务相联系,并通过轻病历管理寻找保险公司控费的“痛点”。


在安心陪诊的规划中,未来集团客户将成为其真正的赢利点,而普通消费者将成为其口碑传播的主要渠道。


9月,安心陪诊将在上海、深圳、武汉、西安和成都等地开设办事处,两年内全国所有省会城市都会建立办事处,全面推进其在全国业务。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