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如何缓解医护人员的认知负荷?

护士们在每8小时的轮班中需要完成超过100位患者的护理工作,这带来了严重的认知负荷。认知负荷被定义为在执行单一或复杂任务时生理和心理的需求,它源自多个因素的交互作用,包括任务的需求、执行时的环境、以及执行者的技能、行为和观念。

1.jpg

数十年来,护士们采用记忆和手写记录的方式来支撑她们庞大的认知负荷。 然而,这可能会增加患者的安全风险,如护理工作的遗漏,重要数据丢失以及电子健康记录(EHR)记录的不准确。很多医护人员开始选择使用个人智能手机来支持认知负荷并在医护团队中分享信息,但这又带来了安全和违反《美国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IPAA法案)》的风险。


医护人员需要的是一个独立的口袋工具,可用于在床旁传递患者的完整临床信息,包括提醒和更新的功能,同时作为整个团队合作的沟通工具。在这一点上,电子健康记录系统(EHRs)已无法应对这些挑战。因为医护人员只有在登陆系统后才能从墙上的终端、台式电脑或是移动工作站的屏幕上获取大多数的信息。


技术已经达到了智能移动床旁及时技术(mobile point-of-care technology)能整合信息、工作流程和制图需求到一台设备提供的水平,这使得医护人员有更多的时间照料他们的患者。移动技术不但能为医护人员的认知负荷提供有力支撑,这对于医疗安全至关重要,而且有助于同时获取到更丰富的数据并提高工作效率。


过时的通讯工具


在大多数医疗保健机构中使用的过时通讯技术导致沉重的认知负荷。医护人员必须使用源自上世纪90年代或者更久远的通讯工具:网络电话、寻呼机和对讲机。然而最近的调查结果显示,67%的注册护士用智能手机取代了前述工具开展对患者的护理活动,这将医院置于违反HIPAA的风险之中。虽然医护人员在某些情况下发送包含保密健康信息的短信给另一位同事是符合HIPAA的规定的,但在一个不安全的网络下,如大多数运营商提供的无线网络,就是违规行为。


工作被频繁打断也会增加医护人员的认知负荷。最近一项纳入两家医院的研究显示,在136小时内医护人员工作被打断1354次,平均每6分钟一次;同时该项研究共记录了200个错误,每小时约有1.5个。


每个轮班过程中,医护人员在给定的任何时间中都在致力于解决11到21项任务。多种通讯工具无法安静有效地提供一种统一的沟通方式,也无法整合到一个设备之中,这都导致纷扰不断,带来更高的注意涣散风险和更多潜在的错误。所以很多医护人员用个人智能手机来帮助他们应对认知负荷并与医疗团队沟通也并不会让人惊讶。


虽然禁止个人智能手机被用于工作避免了保密健康信息泄露的风险,但是在设计临床沟通策略时完全禁止智能手机为基础的沟通策略并非最佳应对之道。


改进数据采集方式,提高临床预后


医护人员显然更喜欢使用而不是禁用智能手机技术,医院也可充分利用这一技术提供医院移动电子病历覆盖,以便他们在床旁的工作能够被更少的中断,使工作流程更为安全和高效。智能移动的电子病历覆盖到床旁能更有利于采集丰富的数据,包括临床上相互影响的“地点、时间、方式以及人物”等信息。基于移动技术的智能手机在床旁获取数据时更为敏捷,超越了电子病历结构文档的需求,提供包含了位置数据和时间标签的互动通讯模式。


数据采集对于追踪和提高护理效率不仅是及其重要的,同时也能改善患者的治疗结果。这两点都会在以价值为导向支付合约(Value-Based Payment,VBP)下获得了直接的补偿。此外,工作干扰的减少和认知负荷的减轻可以确保医护人员在轮班中有效完成所有必须的诊疗活动。更少的工作遗漏也降低了医院获得性并发症的风险,如褥疮或肺炎,这两者都将受到医疗保险的财政处罚。


将医护人员从只能在电脑屏幕前接受电子病历的提醒和通知的境地中解放出来将会是改善患者照护并减轻认知负荷的重要一步。例如,在没有移动技术的情况下如果一个护士知道一位医生将会下达新的医嘱,那她就必须记得经常回到计算机屏幕前确认新的医嘱是否已经生成。在基于智能手机的解决方案到位的情况下,护士因为知道无论身在何处,一旦医嘱生成自己就会立刻得到通知,所以完全可以持续进行她的患者护理活动。


移动工具促进一体化诊疗


医院拥有的智能移动电子病历覆盖系统,将重要信息返回到床旁,而不是桌子或墙上的电脑终端。在床旁就可以访问使用完整的临床数据以及通讯工具,医护人员可以实现安全、高质和高效的诊疗而较少被干扰中断,更有效地与医疗团队(可以扩展到整个医院或是社区之中)合作。床旁的移动技术更有助于诊疗实际进行时复杂、准确的数据获取,这也可以转化为更好的临床质量数据报告,在基于价值的支付模式中增加回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