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难道医疗创新就是做一堆APP吗?

最近几年,医疗领域创新迎来了一个小高潮,全球的小伙伴一气儿开发了数以万计的医疗健康APP。于是有人觉得不对劲儿,提出一个问题:难道医疗创新就是做一堆APP吗?提出这个问题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医疗创新中心执行长官David A. Asch博士,以及首席创新官 Roy Rosin。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是全美排名第四的医学院,护理在全美排名第一。

1.png

他们认为医疗领域的创新应该和其他技术领域一样,先快速在现实世界里验证想法,看看是否真的能帮助患者提升健康,而不是臆想一个需求,然后就蒙头开发APP。相应的文章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Asch认为即便是在现实世界做非常小范围的验证,也能让你的创意变得更靠谱一些。两位专家提出了三个在商业领域普遍使用的验证需求的方法,分别是: 烟雾测试 (vapor tests) 、假前端测试(fake front ends),以及假后端测试(fake back ends)。


先说烟雾测试,它是指正式开马做一个产品之前,可以先将它在线推给消费者,看看用户对这个产品是否感兴趣,而不是一上来就花大价钱做一款可能没几个人想用的产品。举个例子,你在网上买东西的时候,当点击购买一个商品显示“脱销”的时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东西真的卖完了,另一种可能是这件商品压根儿还没开始生产,厂家只是希望通过用户点击去观察大家的喜好。线上零售商有时候就会干这种事情,他们把一个产品描述的很详尽,看起来像真的一样,然后等着看用户会不会感兴趣去点击,通过这种测试再决定是不是要量产这种商品。Asch认为医疗创新也可以借鉴这个方法,但是他同时也强调,这种方法稍微有点骗人的感觉,而医疗行业又是一个具有较真传统的行业,所以要谨慎行事。


假前端是指创新者可以先做一个技术原型,然后立刻投入实践看看效果究竟如何。这里作者引用了一个儿童医院创新的例子。有个儿童医院的医生想验证,他们是否能够安全地降低因发烧进入急诊的镰状细胞病患者的住院率。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镰状细胞病是一种遗传性的血红蛋白分子功能紊乱疾病,发烧有可能意味着某些部位发生感染,应该非常密切地关注。在这个过程中医生决定将一些安全的病人送回家,但他们并没有将病人真的送回家,而是让他们在医院固定的地方接受观察,结果发现这些病人的确是安全的。这样他们就能够向医院证明自己的改进方案是安全的。接下来他们将这个技术原型推广开来,最终住院率安全地降低了27%。


创新者创造一个暂时的架构去模拟创意如何在现实中工作,而不是一开始就花大量资源,然后做出来一个在现实中非常没有可行性的产品。这种测试方法就叫假后端测试。在宾夕法尼亚医学院,他们就用这种方法去干预患有子痫的产后妇女。在之前的尝试中,病人出院后往往不会定期预约医生检测血压,或者不接听随访电话。在新的方法中,他们给出院的妇女配发一个血压表套袖,并让他们在极其重要的产后一周内记录血压测量的数值。结果,大部分病人将自己的血压报告发给了产科医生,注意,这时医院还没有开始开发一套自动的信息系统,而这个医生作为信息接受者代替了他们将要开发的自动信息干预系统。


用这种方法,研究人员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发现,病人更乐意将自己的血压报告发送给医生,而不是主动预约医生做血压测量或者接听随访电话。当然,这些信息并不能证明这个项目是整体可行的,但是它能帮助研究人员快速决策:是继续前进呢?还是完全放弃这个想法,或者改变路线去发现新的见解或者问题。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团队又继续做了六个微型测试,每一个后续测试都针对前一次测试产生的问题,进一步提升用户参与度。Asch认为,你无法通过用户访谈获得他们真正的需求,你最好直接做些事情然后看用户如何反应,这也是最好的以患者为中心的创新方法。在医疗创新过程中,我们应该鼓励实验文化,这样我们就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预算,从最初的数据中获得更多深层次的见解。而不是和大部分人一样又做出一个毫无创新的医疗APP。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