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为什么说Uber模式不适用移动医疗?

美国的医疗健康领域现今正处于混乱时期。媒体已经大量的报道过,美国在医疗健康服务体系方面的投入巨大,然而却收效甚微。幸运的是,得益于该市场的利润对美国GDP高达17%的贡献率,不少创业公司对医疗健康产业都极为感兴趣。来自医疗健康产业外的许多创业者们都给当前医疗体系所面临的问题带来了全新的观点,并开发了许多创新的“移动医疗APP”,而这些APP都在FDA的管辖范围内。

1.jpg

然而不幸的是,即使是像谷歌这样实力雄厚的投资者,都对医疗健康产业如此复杂的监管感到失望和沮丧。那么问题就来了:创业者们应该如何应对?说的再具体点就是,这些企业家们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到底是遵循这些监管规则呢还是迅速在市场上建立属于自己的品牌和消费群体,来避免日后监管给他们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医疗健康领域之外相同情况的一个例子便是Uber当前所面临的局面。虽然并不清楚Uber在进入一个新的市场时是怎样解决合规性问题的,但这家公司似乎并不想收到监管规则的束缚而放慢他们的脚步。2014年,一位Uber的高管曾表示,公司在128个城市进行推广的过程中都产生了合规性问题。Uber开始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城市被禁止或者面临着合规性挑战,比如巴黎、比利时、巴西、中国、甚至是它的故乡旧金山。维基百科上甚至有专门的页面追踪Uber所面临的法律困境。各种博客也经常评论Uber公司与监管的对抗,以及不遵守各种法律法规的情况。

   

从另一方面来看,Uber公司目前估值已经超过5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喜欢这种商业模式和科技创新。无论我去哪儿我都会使用Uber。Uber与其他类似的公司都对这一刚需了如指掌,在为乘客以一个较低的价格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又能让大部分人赚钱。我的Uber司机从兼职大学生到需要供孩子上大学的人们都有。由Uber引发的一系列争论我认为是因为法律过于成旧,科技往往总是比法律更先进。而且我深信法律的制定者将会认同这一模式。

    

而我想要讨论的问题是:Uber模式对移动医疗APP进入医疗健康领域是否有意义呢?我的答案当然是不行,下面我将阐述以下五个原因:

    

一社会关系

    

首先我将阐述别人的一些非常好的观点。实际上,我希望每个人都已经了解到这一点。从社会关系层面来说,我们从社会上得到的一些好处是需要我们与社会进行交换的,而这一过程的发生都是依赖于法律而进行的。

    

我不确信自己是否能说服那些以前不相信现在开始有些相信的人们的想法。当然有些人反应会非常棒。而有些人呢则会觉得这个观点实在有些离谱甚至是脱离现实情况的。但是我反对在移动医疗中使用Uber模式最大的一个原因是,这将触及基本道德的底线。

    

法律的存在是有理论依据的,而且就医疗行业而言法律的存在是为了保护包括患者在内的人群不受到伤害。当然也不能看的太死板,法律也总需要将过时的条律进行修改。公司在某种程度来说是没有权利去忽视法律的,把人当作实验小鼠,然后简单地去违抗法律制定者们从而迫使他们去改革体系,这并不是我们建立这个国家时的初衷,并且这也很可能会带来犯罪。事实上,那些药企投入大量资金生产出一种非常受欢迎的产品并不就意味着这桩生意就是合理的。

    

二失去一切的风险

    

Uber采取的这种大胆的策略有部分原因在于运输系统都有当地自己的法律法规,而与联邦或是州的法律无关。这种体系呈现出来的结果就是,即使Uber在一些地方被禁止了,对公司的整体运转并不会产生致命的影响。只要Uber能在20、30甚至50个城市合法的运营,那么他就可以建立自己的商业模式,至少近期是这样。

    

从另一方面来说,政府对于移动医疗app的法律限制绝大部分都是联邦制的。有些州立法是由FDA制定的,FTC负责审核。坦白的说目前有许多非立法联邦机构也是处在非常重要的角色扮演中。如果这些联邦机构认定你们所做的移动医疗app触犯了法律,你将会失去整个美国市场。

    

三增加了不必要的反对呼声

    

每个人对政府法规的想法都不一样。通常这些观点的形成离不开媒体对于问题的宣传。对于那些愤青来说,他们总是认为政府管理层很懒散,不愿意冒险,总是处在时代的后面。

    

但是这种极端思想者往往被一次又一次的证明他们的错误观点。恰恰相反,政府管理层经常是高素质,严格训练,勤奋工作,拥有前卫思想的专家。一旦给予机会,他们经常会为民众找出他们最能帮忙的方法。如果再进一步考虑,他们将会结成联盟以便建立最好最适合的政治局面。

    

但是Uber的这种方式浪费了这次机会。相较于遵守法律与执法者打交道,Uber选择了直接忽视他们的存在,甚至更严重的是,选择违法,甚至直接向执法者宣战。当然Uber在炫耀其受欢迎程度的同时也在寻求一些隐性保护伞来保护公司免受法律困扰。

    

我们要清楚的认识到,监管者并不是唯一的利益相关者,那些直接的挑衅只会让企业陷入困境。的确,那些正在发展的公司会经常由于经济原因而选择一些方式。但是假设监管者屈服于那些支持现状的人,那么将浪费了一个真正能够为民主政治进步的机会。

    

通常监管者总是对他们管辖的企业持反对意见。FDA和传统医疗设备供应厂商总是要求机构经常性的对企业施加新的压力和负担,同样也启动职权外的执行行为。因此对于假设FDA会对那些想要帮助病人开发新技术的设备供应商怀有怜悯之心是错误的。

    

移动医疗app的创业者们,如果他们猜想FDA将会反对这种新技术,极有可能会制造一种自我满足的假象。唯一我能保证的是,对于FDA而言,与众多机构一样,不会喜欢公然对他们所制定的法规的挑衅。如果一开始就和他们有些交情的话,同时尊重机构的话,公司将很有机会去进行高产出合作形式。

    

四误解法律条文

    

我已经在政府部门工作将近30年了,所以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没有一个好主意是不被肯定的。如果你有一个好的想法例如设计一个app来帮助病人,然而有人告诉你这不合法,那你就换个新朋友。世上总是不缺乏将创新高效的技术投入市场的方法。通常情况下,相较于不合法性,公司将产品投放市场前需要走一系列的流程。当然,创造性强的人们将会找到创新性的方式去投入应用。

    

面对法律禁令的时候,采取合规性尝试会是比较好的方法。有时候移动医疗app不得不需要验证效果,而往往有时候总是要通过FDA的批准。的确对于软件来说经常是低风险低成本的,然而对于这个现象是合法的在目前来说备受争议。不幸的是,理由充分才往往能赢得争论,但这种争论往往会由于双方都不能提供真正充足的证据而在互相指责和造谣中不了了之。

问题的底线是:如果这是一个真正能帮助病人的好主意,我能保证FDA将会竭尽全力找出一个合适的方式投入市场。

    

五Uber模式还并没有在运输行业起作用

    

现在你可能觉得我比较愚蠢,或者说没有意识到Uber现在估值已经超过500亿美元。但实际上我只是在说明要将做生意看作是一场马拉松,而不仅仅是一次冲刺。简单的说,Uber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说的更明白点就是Uber所面临的法律困扰似乎比公司发展还要迅速。当然,Uber最终是否能成功还是未知数。就目前而言,许多投资方都只是在赌博。事实证明,如果成功只是暂时的,那么质疑之声就不会中断。

    

这篇文章可能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古板的律师写的。说句实话,我唯一的兴趣就是那些想要运用Uber模式在移动医疗领域创业的公司。Uber模式运用的结果就是需要请大量的律师。在未来的三年当中,Uber将实现从0到70人的法律顾问团队,包括43名律师。实际上,已经有传言Uber将花费1亿美元来作为公司法律问题解决经费。作为律师,我太爱这个消息了。

    

所以为什么一个律师会想要进入一个并不是有高雇佣率的领域呢?这个原因与医生为何一直推荐保守型治疗而非采取高效的应激性治疗方案一样。我们都想要给客户推荐最佳的方案。而一个带有炫耀性和对抗性的方案只能在涉及移动医疗领域的长跑中早早地结束。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