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并不孤独的孤儿药(上篇): 孤儿药概述

首先要说明的是,孤儿药并非是针对孤儿的药,孤儿最需要的不是“药”,而是“爱”。笔者不清楚中文“孤儿药”最初的来源,但估计很可能不是中文首创,而是英文Orphan Drug的直译,取自孤儿孤苦无依且乏人重视的概念。

1.jpg

孤儿药在中国也被称为罕见病用药等名称。由于多种原因,中国大陆目前尚没有一种自主研发成功的孤儿药,本文的主要内容不得不主要谈美国和欧盟对孤儿药的研发情况。本文力图就孤儿药这个话题,做一个相对全面的综述介绍(监管政策除外),本文为第一部分,希望能够抛砖引玉,引起制药领域乃至领域外人士对孤儿药以及罕见病的重视。


说孤儿药,首先还要先谈孤儿病或者说罕见病,目前,我国并并没有一个官方的明确的罕见病定义,这主要原因恐怕是我国罕见病患者流行病学数据的严重缺失。罕见病在世界范围内,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数字(发病率)来划分罕见病和普通病,因为在世界上某个地方或者某个特定群体被视为罕见病的疾病,在别的地方却可能很常见。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罕见病定义为患病人数占总人口0.65‰-1‰的疾病,常见的有白血病、地中海贫血、血友病、苯丙酮尿症、白化病、法布瑞病、成骨不全症、戈谢病等,绝大多数(有报道说是80%)罕见病是遗传病,因此,即使病人在出生后不出现症状,也会伴随病人一生。很多罕见病在病人婴幼儿时期就出现症状,大约30%罕见病儿童在5岁前病逝。


在美国,罕见病是指受影响病人在20万人(限于美国)之下的疾病,在日本,则是限定在5万人以下(日本人口只有美国的40%),而欧盟的定义则是发病率在万分之五的病,据估计,美国47%的罕见病的病人人数少于2万5千人, 最罕见的罕见病到底有多罕见呢?!有一种基因缺乏症, 目前确诊病人,全球只有一个病人,这个病(即ribose-5-phosphate isomerase deficiency)被视为最罕见的罕见病(不能更罕见了!)。


研究表明,大约十分之一的美国人患有罕见病 。据估计,在美国和欧洲,共有超过5500万人患用罕见病,而我国总人口远超过美国和欧洲的人口总和,据估计,我国至少有超过1千万罕见病患者。美国FDA认可6000种罕见病,欧盟版FDA,即EMA(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认可8000种罕见病。自从1983年美国国会通过孤儿药法案以来,美国FDA已经批准超过350种孤儿药(其中包括生物药)用于治疗大约200种罕见病。所以即使是在美国,绝大多数罕见病迄今仍然是无药可治,但这也显示孤儿药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孤儿药原本是指药企对这类药缺乏兴趣(主要是由于单一病种病人数量少,市场小),然而,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欧美大中小药企开始进入孤儿药,从这个意义上,孤儿药确实是不算孤独。上述趋势从近几年美国FDA批准上市的孤儿药情况也可以看出。比如去年(2014年),FDA批准的35种新药中,有15种是孤儿药,这个数目是自1983年美国的《孤儿药法案》实施以来最高的。事实上,在过去几年中,FDA批准的孤儿药所占比例至少占三分之一(3)。FDA新药办公室主任John Jenkins预测以后FDA批准的新药中孤儿药所占比例还会进一步增长。


孤儿药的研发在欧美,尤其是美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是有多种原因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相关法规的制定、实施,在政策上对孤儿药的研发进行鼓励和引导, 在经济上也有补偿机制。如上所述,美国在30年前,即1983年通过了孤儿药法案(即ODA, Orphan Drug Act),2002年通过了罕见病法案,欧盟也类似的法案,只是欧盟对罕见病的定义更宽泛一些,将主要在发展中国家才有的热带病也列入其中。


ODA对美国的孤儿药的研发促进作用是巨大而明显的,在ODA实施前,即1983年前,FDA批准的所有新药中,总共只有38种是用来治疗罕见病的,从1983年1月至2004年,共有1129种不同的化合物或生物制品以孤儿药审批途径进入临床实验,最终有249种孤儿药被批准上市,截至目前(2015年8月11日),这一数字已经非常接近400大关(用于近500种罕见病)。ODA的主要内容和对孤儿药的研发的促进主要表现在:1)联邦政府对药企在孤儿药的研发经费退税(最高可达50%),以及相关竞争性联邦经费支持;2)增强专利和孤儿药市场化保护 (批准后有7年的市场独占期);3)快速审批程序;4)规模更小的临床实验。


最后这一点恐怕是最重要的,在新药研发中,最大的开销是在临床实验上,尤其是在最后一步多达上千(甚至上万)病人(对一般药而言)的3期临床实验上,许多研发过程中的药就是死在最后这个关口上,也意味着此前数以亿计(美元)的前期投资都打了水漂,所以,新药研发不但周期长(至少8-10年),风险也很高,而孤儿药研发风险则大大降低,不但研发过程中可以得到联邦经费支持,临床实验阶段的开销也大大降低,有的孤儿药,即使是在3期临床阶段只有几十个病人也最终批准上市了(就是想多找病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并且,孤儿药一般定价都很高,一般每个病人每年需要花费20万到50万美元 (当然基本都是保险公司买单),且大多要终生服药。所以,孤儿药对药企而言可谓是投资少、收益大,尽管孤儿药不大可能成为销售额高达上百亿美元的超级重磅药,但是在这个重磅药时代即将结束的时候(阿斯利康老总云),孤儿药显然即使对国际制药巨头们而言,也是挡不住的诱惑。


就全球而言,据汤姆逊路透的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孤儿药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6%,高于普通药的20%。2014年,全球孤儿药年销售额已超过700亿美元, 占全部处方药市场的14%。据EvaluatePharma预测,到2020年(即5年后),孤儿药全球年销售额将达到1760亿美元,其增长率将是所有处方药市场增长率的两倍,到2020年,孤儿药在世界处方药市场的份额(不计仿制药)将达到19.1%,因此,孤儿药在未来将继续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大市场,值得投资者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孤儿药也并非都是治疗一些我们闻所未闻的罕见病。更常见的孤儿药只是一些常见病(如肿瘤和血液病)中的一些亚型。目前全球最畅销的10种孤儿药主要都是治疗如肿瘤和血液病等看起来似乎常见的疾病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