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别提PM2.5了——臭氧才是新威胁

官方报告显示,北京今年上半年的细颗粒污染物(PM2.5)污染指数有显著改善。我对此刚刚怀有希望,就读到一波紧跟其后的媒体报道,这些报道聚焦官方所谓的另外一种空气中主要威胁——地面臭氧(O3)。臭氧污染主要产生于汽车尾气产生的氧化物、工厂废气以及含有化学物质的烟雾与阳光进行的化学反应。


近期的媒体报道和中国国家环境监测中心明确地指出,这个夏天,在一些炎热且阳光照射强的日子里,指数最高的污染物往往是臭氧,而不是通常的PM2.5。不过,臭氧的确比已被充分研究的PM2.5对人体健康有更大的危害吗?如果是的话,我们平时戴的口罩和室内的空气净化器会起到任何防护的作用吗?

7.jpg

我们当中大部分人都通过关于全球变暖的讨论而对臭氧有所了解。正是由于位于高层大气中日渐稀薄的臭氧层,我们才免于太阳紫外线辐射的危害。但是在地面附近,臭氧对我们的肺十分具有破坏性,不仅会导致短期与长期的危害,还会提高死亡率。臭氧的浓度总是在夏天阳光充足的下午达到最高值,因为此时太阳释放出的紫外线与空气中的化学物质——特别是那些声名狼藉的旧式柴油卡车喷出的毒烟——产生的反应最活跃。


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公布的空气质量参考指数建议的安全臭氧浓度低于每立方米100微克(以暴露在污染环境下8小时为极限)。若臭氧浓度高于每立方米160微克,则会对身体相对虚弱的小孩和肺病患者产生不健康的影响。若臭氧浓度高于每立方米240微克,则会对所有人都产生危害。中国环境保护局的参考指数遵循了世界卫生组织每立方米160微克的中期目标,而美国环境保护署的空气质量指数将安全的“绿色区域”定为在每立方米120微克以下。


北京7月中旬的热浪中,下午的臭氧浓度经常超越以上所述的三个临界值——一般都在每立方米200微克以上,最高达到每立方米299微克。在美国的洛杉矶——长期以来作为美国臭氧污染最严重的城市——经常有臭氧浓度超过每立方米200微克的日子,但已经比几十年前经常超过400微克每立方米的臭氧浓度好得多。所以说,北京的臭氧浓度虽然相比之下没有PM2.5浓度危险(2014年北京PM2.5浓度的平均值是每立方86微克,比洛杉矶的每立方米18微克高很多),但是经常处于不健康的范围内。


臭氧与PM2.5的比较


提起症状,臭氧看似会比PM2.5更快地导致不良反应。你在炎热的夏日里外出的时候,可能觉察到你的眼睛刺痛、头砰砰地跳、嗓子干热、咳嗽并且感觉有点上不来气。就我个人而言,我在骑车去诊所的路上有时确实为这些症状所困扰,特别是在傍晚的下班高峰时期,因为那时候臭氧的浓度往往最高。幸运的是,我还没有出现像哮喘发作那样更严重的症状,不过我确实十分担心臭氧对儿童的影响,尤其是那些住在阳光充足而车水马龙的大街旁且患有哮喘的儿童。


不仅如此,健康的头痛也有风险。一项2002年的调查发人深省,该研究调查了一群居住在雾霾笼罩的南加州的健康儿童。因暴露在臭氧污染的环境下,那些户外体育运动时间长的儿童患哮喘的几率是大部分时间留在室内的儿童的三倍之多。


但是哪一种污染物更危险呢,是PM2.5还是臭氧?美国为学校制定的空气污染行动计划将PM2.5和臭氧列为对儿童同等危险的污染物。无论PM2.5还是臭氧,只要空气质量指数超过200(相当于8小时暴露下,臭氧浓度达每立方米225微克),学校就需要让所有孩子待在室内。对于患有哮喘的儿童来说,该行动计划则建议更严格的空气污染指标临界范围——100至150。


但是这些是否说明我们在北京真的应该改变一些生活习惯?我们是否应该采取与现在防御PM2.5不同的对策来对付臭氧?


说实话,我并不认为我们需要针对臭氧做出相应的改变。尽管世界卫生组织的空气质量参考指数与美国环境保护署于近期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臭氧污染与死亡率以及肺病发病率均成正相关,在我看来,关于臭氧的长期数据并没有显得像PM2.5一样令人担心。例如,PM2.5很明显地致癌,并正式出现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致癌物名单上,然而关于臭氧的数据并不显示臭氧与癌症具有很强的相关性。另外,PM2.5对心脏的直接破坏已被非常全面地记录下来,而关于臭氧的数据却没有建立如此确定的关联。


不过,虽然从长期看来臭氧并没有PM2.5那么危险,短期的症状更容易困扰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现在正值夏季的时期。高危人群或者在臭氧浓度较高环境下通勤的人——包括乘坐公交车、出租车以及地铁的人——应该考虑佩戴防臭氧的口罩。即使你既年轻又健康,一旦你感到地面臭氧导致的症状比较严重,就也应该考虑佩戴防臭氧的口罩。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