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美国医学生挤破头想进的科室竟然是……

小编最近参会,遇到一位华裔美国肿瘤放射治疗专家Jack Yang,他1988年大学毕业后赴美深造,后来留在美国成为新泽西州最大的医疗系统Barnabas Health肿瘤放射治疗科首席物理师。原本只是想简单地私下聊一聊,了解一下放疗科医生在整个美国医生群体中的地位,结果……

1.jpg

提问:美国放疗科医生的收入怎么样?


Jack Yang:很高,美国医生收入本来就高,最高的是脑外科/神经外科/脊柱脊髓科,因为给人的脑子和生命中枢开刀,放疗科医生可以排到前三。

 

提问:为什么?


Jack Yang:美国医疗,保险挂帅。1、放疗科技术含量高,医生在其中的角色重要;2、买一台好的设备可能需要几亿人民币,所以保险会提供很大的return;3、放疗针对的是癌症,重大疾病,付费高。还有一个更实际的问题,除非特殊情况,放疗科医生周末不加班。


收入高,生活质量高,这个行业当然就吸引人,很现实。(笑)放疗科和整形外科是现在美国最红的两个医学专业,很多优秀的医学生毕业以后挤破头想进去,所以竞争很激烈。整形外科在美国不受医保管控,医生拿到的是现钱,收入很高且“自由”。相反,像内、外、妇、儿、外伤等以前很热的科,现在反而很难招到人。


提问:放疗科作为整个科室在医院里的地位怎么样?


Jack Yang:也很高。放疗设备投入虽高,收益却更大,医院的管理者非常明白。而且在我们可见的未来,肿瘤这类疾病不但不会消失,而且发病率逐年增加。病人多,同样意味着收益大,因此放疗科在整个医院里也是很有发言权的。


提问:冒昧地问下,肿瘤相关的学术会议上,内科大夫、外科大夫和放疗科大夫坐在一起,听谁的?


Jack Yang:(笑)过去放疗和放射科在一起,都没有自己独立的学科,谈什么发言权?后来独立建科,慢慢有了自己的声音,但在整个肿瘤学界声音很小,还是谈不上什么发言权。随着自身体系的不断充实和完善,肿瘤放射治疗科专科培训时间也从3年变到4年,因为内容太多,3年学不完,放疗专业学会和协会也逐步建立起来,才真正算有了地位。


美国很多癌症中心的主任或肿瘤专科医院的院长,以前大部分是内科医生,少数是外科医生,现在越来越多由放疗科医生担任。可以看到这里面有一些阶梯式的改变,虽然很慢,但毕竟在发展,在往上走。


另外,美国执业医生的继续教育做的非常好,放疗科医生常常会去给肿瘤内科医生讲课,介绍放疗的知识和最新进展,告诉他们,恰当的时机正确的转诊,能够给患者带来更大的获益,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前段时间我们科新进了一个医生,医院把他的履历发到各个相关的肿瘤科室以及对接的肿瘤专科诊所,告诉那些同行,如果你们的病人有放疗的需要,可以找他。


所以,肿瘤内科也好,外科也罢,和放疗科不是敌人,而是合作者,互相学习,互相了解,取长补短,为患者提供最好的服务。


提问:肿瘤患者的一般就诊流程是怎样的?会不会出现本该接受放疗的结果做了化疗或手术?


Jack Yang:很少,几乎不会。通常情况下,患者在家庭医生那里就诊,被发现有一些和肿瘤相关的指标异常或有相应的症状,比如一个男性患者,PSA很高,怀疑前列腺癌,家庭医生会把患者转诊到泌尿外科(医院或者对接的专科诊所),泌尿外科医生通过进一步的检查,取病理,病理医生会诊,确诊并确定肿瘤是几期的。这个时候,泌尿外科医生会严格按照NCCN指南给出的pathway做出医疗决策,指南中写明了要放疗,他就会把患者转诊到放疗科去。


提问:有一个非常标准的临床路径?


Jack Yang:是的,非常标准。医生如果不严格按照指南的规定做,会面临起诉。假设这个患者应该做放疗,你却给他做了手术,患者一旦起诉,医生一定败诉,而且面临巨额的赔偿。虽然美国的医生都会买医疗责任险,赔款由保险支付,但这种官司势必影响医生自己的声誉,也影响后续与医保机构的合作。

:美国的放疗科医生培养过程是怎样的?

提问


Jack Yang:4+4+1+4,什么意思呢?高中毕业后,先上4年的预科,也就是普通大学的非医学专业,成绩优秀者可以申请医学院,再读4年,毕业拿博士学位。在医学院的最后1-2年上临床,到不同科室分别进行短暂的轮转实习,大概每个科室待2周左右。


一圈转下来,有的学生会明确自己喜欢哪一科,住院医规培就会选择相应的科。而有的学生,还不能决定,只是大概知道哪些科一定不喜欢,哪些科还可以考虑,会再读一年的fellow,选择少数几个更喜欢的科室去实习,每个科室待几个月,从而进一步明确自己的意向。


进入放疗科以后,将会有4年的学习,包括物理、影像、肿瘤医学等各方面的系统化知识和技能培训,全部合格以后通过考试,才能成为一名放疗科医生。


提问:学习内容和肿瘤内科或其他科室区别很大吗?


Jack Yang:很大。所谓隔行如隔山,不要说内科了,就是放射科的医生都不一定了解放疗科的知识。但是不同科室也可能有一些交叉的业务,比如心脏介入,可以是心内科的医生做,也可以是放射科的医生做,脊髓的手术,可以是脊柱脊髓科医生做,也可以是神经外科,还可以是骨科。至于做的怎么样,就要具体每个医生的手术水平了。 


提问:美国的放疗科也全都在地下吗?


Jack Yang:不都是。我们医院就在2层,但是的确大部分都设在地下,目的是节约至少一半的建筑成本。你知道,放疗设备在运行过程中会产生射线,射线能治病也能致病,因此需要很好的防护。在美国关于放疗设备的防护标准有严格的规定,比如机房四周的墙壁要有2米厚。建在地下,土地本身可以作为防护墙,大大节省了建筑时间、材料和人工等各种成本。


而且,在地下空间可以非常大,也可以很漂亮。比如一堵实墙,你可以把它变成一扇窗户,不是画上去的,而是一套综合的声控和光控系统控制的,非常逼真,非常立体。


患者来到放疗科,可以找到医务人员,告诉他们自己喜欢什么样的颜色,待会儿治疗的时候想听什么音乐,在什么样的情景下躺着最舒适,工作人员会提前设置好。到这位患者治疗了,他一进门,喜欢的音乐响起,墙上、天花板上的颜色和场景也立即变成预先沟通好的样子。


提问:这才是真正的个体化治疗!


Jack Yang:是啊,现在许多医院的放疗科慢慢都有了这样的概念,我看到国内不少机床的天花板吊顶都装饰成天空的样子,这就是进步,非常好。


放疗不是冰冷的机器和技术,它是医学,有温度的医学。况且已经有相关的研究证实,如果患者不能很放松地躺在那里接受放疗,由于紧张和肌肉僵硬导致摆位变化,会大大降低放疗的效果。


花絮


Jack Yang:美国最近几年实现了电子病历全国统一化,为医生和患者带来了巨大益处的同时,也让很多“个体户”的生存变得很艰难,不得不重新做回医院的雇员。


过去很多医生愿意当“个体户”(general practice),是因为收入很高,刨去租金、购买简单设备和耗材、聘请护士和医责险等方面的支出,依然可以挣很多。


但电子病历在全国统一化、标准以后,“个体户”需要自己采购系统,安装,并且学习使用,一方面这个系统本身很贵,一年需要大概5万美元,利润大大减少,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医生又不愿意重新学习这种高科技的东西。 因此很多人选择重新受聘于医院,但不一定是要把工作地点变到医院,也可以是把诊所卖给医院,所有的支出都有医院承担,医生拿医院开的工资。我们医院现在有将近9000名医生,其中大约有五分之一是这三年“卖”回来的。


所以这种趋势跟国内刚刚开始流行的自由执业恰恰相反。国内医生工资实在太低,不合理。这是政府的问题,但是没有一套全盘计划能够很快解决。医生的培养周期那么长,工作以后收入这么低,很容易造成人才流失。


在美国,医生的社会地位非常高。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谁的钱多谁的地位就高。钱同样多的时候,医生的地位还是比其他很多职业要高。


一个发达国家通常如此,因为人的价值是最高的。你们常常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说美国政府出动多少力量去救一个人,甚至救一个阿猫阿狗,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我们遇到没钱、没医保的患者,我们一定给他治,并且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医生不会因为病人没钱就做不一样的决定。因为你是医生,你的职业就决定了,习惯如此。你在美国也经常可以看到,晚上一个人没有,看见红灯就会停,从来没想过要闯过去,去买东西,再长的队也要排,因为这就是习惯。


这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过程,中国迟早也会走到那一步,我坚信。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会胜利。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