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作为医生,我看不起病,我不敢休假

1439357167901151.jpg

北医同学二十年聚会,分布在各大医院的同学一起聊家常,听得两个故事,让我感慨。


一个同学去世前说:“请让我死在老家吧,省些钱给孩子。”


一个同级的同学,分配在“吃线”的科室(经常受辐射线照射)。早年间防护措施并不完备,他人又很拼,为了缩短手术时间,经常进行术中影像检查,结果得了癌症,发现时已是晚期。医院给员工上的医保给付水平很低,也没有给员工本院看病的优惠福利,癌症晚期治疗需要很多钱。我那个同学说“我死前不要任何抢救。我知道作为同事,你们会不遗余力地救我,但我没什么家底儿,还要留给妻子把孩子养大。你们就把我送回老家,让我死在家里吧”。后来,同事们自掏腰包捐款,补贴他的医药费,但他终究没熬多久,留下妻儿而去。


另一个同事,甲状腺癌术后一周恢复全职上班,说“再不上班,我这个月奖金没了”。


这是个妇科的大夫,因为甲状腺肿瘤需要手术,从准备到术后恢复就住了七天院,而且出院的第二天她就回到医院上班了。她不是不想休,因为她的年假只有5天了,再不上班这个月奖金没了。几乎所有的医生们都处于过劳状态,每隔几天就有一个通宵的值班。医院里,每个大夫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如果一天不来就要找同事顶班,而同事很可能为了帮你要一个星期值三个通宵夜班。作为工作一、二十年的“资深大夫”一年也只有15天的年假,而且不能连续休,如果你和春节连起来休,土政策还要多减去七天。如果本周休假,本周没奖金,这月休假超过一定天数,下月就没奖金,而且要全科连坐,全科上下都没了全年全勤奖。


没有深入医疗行业的人可能以为医生是个不求人的职业。不是的,他们因为没有看完病人,没有做完手术,无法照顾自己孩子的学业,无法在傍晚或周末陪伴家人。没有深入这个行业的人可能以为家里有个医生看病很方便,打个招呼可以随便约专家。不是的,他们的家人看病他也会建议早起挂号,实在不行,只有近亲才去刷脸,事后还要对人千恩万谢。没有深入这个行业的人可能以为医生自己不会得病,看病也很便宜。不是的,在高强度、高风险,细菌、病毒密集、化学物质和辐射高密度的工作环境下,他们的肿瘤、内分泌、慢性病发病率高于一般人,而且,往往医院给员工上的保险都很低,他们的因病返贫风险并不比一般人低。


很遗憾,我们的医生没有劳动法的保护。医院属于事业单位,不归《公务员法》、《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管,企业里员工的保险、休假等常规权益,医生并不能享受,而且由于生活面的狭窄,他们很多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些权益,由于医院领导层对收入和政绩的追求,根本也不会考虑到这些,甚至一直强调奉献精神。


奉献!我们奉献给谁?首先该是自己,在我们这个年纪,很多是几个家庭支撑,自己的妻儿,父母、岳父母,我们没了,他们靠谁?


奉献!我们奉献给谁?当然是家人。凭什么因为我是医生,孩子就没有人带,父母没有人陪?不能用假期做个远途的旅行?


奉献!我们奉献给谁?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我们曾经奉献过的组织是否能像我们爱他一样爱护我们?


沧海一粟,也许我的呼喊很无力,但仍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医生能和美国的医生、日本的医生、台湾的医生一样有职业安全感。生活体面,执业有尊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