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阿尔茨海默病数据之争更加扑朔迷离

上个月,在6月USC诱惑Aisen离开UCSD之后,UCSD起诉USC和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员Paul Aisen 阴谋霸占来自ADCS的数据,因为在预期中,他负责的UCSD项目将获得5500万美元的联邦资助。在7月31日,Aisen和USC提起交叉诉讼,对大学队Aisen的离职反应发表了申明,表示这是诽谤,且违反了加州宪法。

1.jpg

本周,加州法官下令Aisen和USC恢复控制的所有ADSC的电子数据和对UCSD的电脑系统。特别是,她指示USC,这些行动需要在雅苑具有计算机特别管理能力的人监督下进行,并提供所有的访问权限和用于收集,识别和分析ADSC实验数据的电子数据捕获(EDC)系统的源代码。UCSC的一名律师Dan Sharpe说,由Aisen和他在UCSD雇佣的团队研发产品,EDC系统属于大学,并且不能够移动,共享,或者在没有UCSD的许可下复制。


同一天,Eli Lilly宣布,将终止其与UCSD的A4研究合同,这项研究是最大的和最受高度细带的临床药物实验之一,并将该实验转移到USC。法院禁令并不涉及到礼来公司,所以不能阻止该公司将自己的数据转移到USC,礼来公司阿尔茨海默病平台团队的首席运营官Russ Barton这样说。然而,还有一个结,Sharpe说:Aisen和他的团队设计的属于UCSD的ECD系统,可以用来收集,树村和分析属于UCSD的礼来的数据。当礼来终止他们的合同时,不能要求UCSD继续提供其技术。大学还没有计算开发EDC系统的成本,但是大家希望尽快的完成这项工作。


虽然国家老龄研究所(NIA)和一些慈善组织液位A4研究项目提供资金,但是NIA表示,不评论发生在UCSD和USC之间的诉讼,或者礼来所做的关于A4实验的特殊行动。“在这个时候,我们和NIA站在一起,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也正在积极应对领导者和员工之间的变化,”NIA在一份申明中说。


除了EDC系统或者其他UCSD的资源外,Sharpe表示,USCD的行政人员怀疑,Aisen和USC能否在A4实验或者其他任何ADSC组合中是否能够妥善处理相关的情况。尽管诉讼会限制通信,但是Aisen表示,他和他的工作人员到目前为止都在进行实验,包括礼来的A4实验,现在起已经完成大约1000例招募中的25%。


根据法院命令,USC和Aisen被允许,在法院的特殊监督人监督下,获得ADCS数据库的快照,而这些花费将由两校分担。现在还不清楚裁决是否允许USC和Aesin做除了快照之外的事情,Sharpe说。然而,Aisen表示,他们可以允许他和他的团队建立一个新的,并行数据库来进行A4一起其他一些他认为很快会搬到USC的研究。但是Aisen表示,他的团队将会谨慎行事,以免及其更多的法律麻烦,而法官目前的允许正是他们需要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