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肿瘤新药进入弘晖资本投资谱系 1000万美元投开拓药业

比起TMT领域投资基金在相同时期内动辄四五十个项目的投资速度,弘晖的进度确实并不算快。尤其是在王晖看来,医疗行业本身也属于相对更为稳健、专业的行业。

1.jpg

移动医疗是目前医疗领域相当火爆的领域,融资规模、融资数量节节攀升。弘晖资本涉及的领域包括掌上医院、医疗信息化、健康管理等方面。不过,在移动医疗领域,王晖和弘晖资本依旧坚持稳健的投资风格。


投资项目已披露14个,覆盖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移动医疗、生物制药等领域,投出整只基金额度的40%。这是弘晖资本成立一年以来所交出的“成绩单”。


弘晖资本成立于2014年中,管理着美元和人民币双币种基金,资产总额近3.5亿美元。弘晖资本的三位合伙人均具有医疗行业背景,且在原机构当中都从事医疗领域投资。而这家年轻的投资机构,创立之初就定位于专注医疗健康产业投资的专业型基金。


比起TMT领域投资基金在相同时期内动辄四五十个项目的投资速度,弘晖的进度确实并不算快。尤其是在王晖看来,医疗行业本身也属于相对更为稳健、专业的行业。“医药行业需要很多询证和验证,我们一个项目的调研最快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之后,我们才能做出投资最后的决断。”王晖说。


纵观弘晖资本投资的项目可以发现,在已经投出的项目中,医疗器械的项目几乎占了半壁江山。其中,国内的企业包括鱼跃医疗、闻泰百得、林华医疗、齐柏林等,国外的企业则包括以色列的Rainbow Medical以及控股子公司BlueWind。


有关医疗器械在弘晖资本前一阶段的投资中特别突出的问题,王晖解释道:“医疗器械的特点是品类比较多,很多是在某一细分领域的专业性企业。而且同医药企业相比,无论是在规模上还是在数量上都有很大差距。所以,在这个领域的机会相对也多些。”


对比王晖此前在鼎晖时期的经历可以看到,鼎晖时期的王晖先后投资过安琪儿产科医院、新世纪儿童医院、伊美尔整形医院、康宁医院等多个医疗服务机构。但在医疗服务火爆的当下,除了马泷诊所、欧华美容外,弘晖资本在医疗服务领域动作不多。


“那时候,我几乎是一年才投一个项目,所以你现在看到的那些项目是花了5年的时间积累起来的。这东西需要时间。”相比其他领域,医疗服务的投资难度是相对很高的,“它需要一个经济化的服务,所以管理人才和流程非常关键。”


王晖透露,弘晖资本新近正在推进中的有两家连锁医院,如果一切顺利将在年内公布。


弘晖资本近期披露的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医药企业。7月中旬,弘晖资本1000万美元投资苏州开拓药业有限公司(以下“开拓药业”)。这在弘晖资本的投资谱系中,又增加了一个新的领域。


投资谱系新领域:肿瘤新药


开拓药业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致力于抗癌新药研发的高科技创新的企业。两位创始人童友之和郭创新博士,早年均就读于北京大学化学系,目前均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此前,开拓药业曾获得联想之星和元生创投等机构早期投资,这已是公司的C轮融资。


开拓药业研发产品中的重点药物为1.1类新药普克鲁胺,是第二代雄激素受体拮抗剂,主要用于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的治疗。该项目的研究课题于2011年被列入国家“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计划,是承担该项目的众多企业当中“规模最小、成立时间最短的企业之一”。


“目前在前列腺癌领域缺少很好的适用于晚期患者的药,而我们这个项目从技术上确实有比较大的创新之处,最后成药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关于这款新药的重要性,童友之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时显得很中肯。


关于普克鲁胺的创新性,通俗一点解释,国内外临床前实验结果证明,普克鲁胺相比同类药物无论是在药物有效性、安全性还是机理上都具有相当优势。而另一方面,当然就是普克鲁胺作为抗癌新药有比较广的市场和应用领域。


“虽然现在前列腺在中国并不是特别突出,但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以及环境污染、饮食结构的改变,这方面的患者也处在快速增加的过程中。保守估计,如果未来这个药顺利上市的话,大概能够带来7个亿人民币左右的价值。”郭创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这确实是个相当保守的估计,因为根据美国投行高盛的预测,普克鲁胺类似原研药物恩杂鲁胺年销售峰值预计可达到76亿美金。


不过,目前开拓药业在国内外也不乏竞争者和追赶者。“与国外产品相比,除了在技术方面的改进外,我们在价格上也会有一定的优势。”而面对国内潜在的竞争者,郭创新认为,起步早是主要的优势,“看到这些竞争者,我们也会抓紧推进后面的研究。”


目前,普克鲁胺已于2015年3月15日获得中国的I-III期临床试验批件。中国I期临床试验已于2015年4月28日通过实施单位上海长海医院的伦理会,于6月17日获得开展临床试验的正式批文,7月进行第一组病人筛选,8月初第一个剂量组病人开始给药。II期计划在2016年上半年开始。


同时,普克鲁胺近日递交美国FDA的IND已得到获批,进入临床试验。


“我们希望能够填补这个领域里的空白,生产出让国内患者用得起,甚至医保承受得住的药。”这也是童友之创办开拓药业的初衷,“我2008年回国的时候震撼特别大,中美两国其他方面差距已经很小,但创新药方面,中国还在美国上世纪90年代的水平。”


在这样的背景下,已在美国有过创业经历的童友之2008年辞职回国,并于次年创办开拓药业。


“相比之下,中国在新药方面的创业环境要好于美国。”童友之说,“在中国,像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不仅可以得到政府的支持,还有社会资本的支持,拥有更多的机会。而在美国,这些新药研发基本上有大的机构垄断,小企业很难获得投资。”


CRO行业的机会


随着医药健康产业日益受到国家层面的重视,近年国家在创新药领域的扶持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按照“十二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确定的目标,“十二五”期间研制30个创新药物,改造200个左右药物大品种。就在2015年2月,财政部、国税总局发布关于创新药后续免费使用有关增值税政策的通知,鼓励创新药的研发和使用。


“可以明显感受到,2012年以后,中国医药企业在创新药方面有很大的发展。”科文斯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毕红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科文斯是全球最大的新药研发外包服务机构(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简称CRO),1988年开始在亚太地区开展业务,并于1998年进入中国。在此次与开拓药业的合作中,科文斯主要负责开拓药业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拓展。


“可以明显感受到政策环境的变化对创新药的支持。”毕红钢说,“在政策改善的背景下,资金对药企创新的支持情况更好,医药企业新药的创新成分越来越高,而我们与中国企业合作得越来越多。”


中国新药研发领域的快速增长,某种程度上也推动了CRO行业的发展。CRO企业最早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主要为医药企业新药研发、审批、上市等环节提供外包服务。


从全球范围的市场看,随着新药研发难度加大、成本提高以及专利悬崖对药品利润的挤压,医药企业正在将越来越多的非专利研发部分交给CRO企业来做。来自J.P摩根的数据显示,从2008到2014年的临床研究外包率看,CRO行业的渗透率从27%提高到了39%。


目前CRO企业在我国发展较为滞后,相比欧美市场15%以上的研发/销售占比、印度的6%-12%,而我国尚不足2%。


不过,我国今年在新药研发方面的投入持续增加。2014年新英格兰医学报道显示,2007到2011年,我国的新药研发投入保持了接近33%的高增长,由20亿美元增加到84亿美元。据此,Business Insights 预测,2011到2016年,我国医药CRO规模保持20%的增长。


具体到CRO行业增长比较突出的领域,“从我们的观察来看,中国的发病情况与欧美国家越来越相似。”毕红钢说,“那么未来在CRO比较突出的领域,可能包括肿瘤、糖尿病、抗感染、抗肝炎、老年痴呆等。”


不过,医药企业类似,我国的CRO企业同样存在的集中度低、整体竞争力不强的问题。截至2014年6月,我国在中关村、上海张江高科、成都高新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就出现了400多家CRO公司。相比之下,美国为300多家,欧洲为150多家。


投资风格:依旧稳健


对于像开拓药业这样的创业公司还不止需要CRO企业所提供的外包服务,实际上,好的投资机构加入也有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帮助。


“对于像开拓药业这样的企业,除了资金之外,我们还能够从几个方面为它提供帮助。”王晖说,“首先帮助它寻找国内外更多的合作伙伴,其次帮它寻找所需要的人才,组建所需要的团队,再有,就是帮助它建立规范化的企业管理流程。”


在王晖看来,作为投资机构,应该能够为企业提供除了资本以外的更多帮助。像开拓药业处于相对早期的企业是一种思路,而像一些比较成熟的企业,则可以提供不同层面的帮助。


“相对成熟的企业比如鱼跃医疗和以前投的康弘药业,它们的规模不小,团队也很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增值服务更多是在并购。”王晖说,“我们在投资过程中,会积极发现一些投资标的,从产品或者技术的角度,比较适合这些企业去并购。”


在王晖的投资力量中,帮助企业成长一直贯穿其中,这种帮助包括选择何种方式退出。


医疗行业的投资始终存在着一种矛盾,就是投资机构由于回报期的问题往往需要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内推出,而医疗机构则往往需要比较长的培育期和成长期。尤其是在医疗服务领域,医疗的属性和资本的逐利性又一直纠缠不清。


“退出的途径可以上市,可以股份转卖,但都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儿,而不应该强求。”王晖认为,投资人真正的价值在于怎么帮助企业增值,“一个私募基金在企业里会有5-8年的区间,在这个区间里我更关注企业的成长性,包括业务发展、团队成长、竞争增强等。”


虽然作为行业内新成立不久的基金,但弘晖资本这样的投资理念还是得到了很多企业的认可和选择。目前,在已经披露的14个项目中,除了前面提到的6家医疗器械企业,2家医疗服务企业以及一家医药企业外,还包括另外一家药企合全药业,以及4家移动医疗企业。


移动医疗是目前医疗领域相当火爆的领域,融资规模、融资数量节节攀升。弘晖资本涉及的领域包括掌上医院、医疗信息化、健康管理等方面。不过,在移动医疗领域,王晖和弘晖资本依旧坚持稳健的投资风格。


“我们投资的移动医疗企业,有些是已经产生销售利润的,比如安泰科技,去年的销售额五千多万。”在王晖看来,目前移动医疗领域存在着一些理想化或不切实际的问题,但往往无法建立真正的盈利模式。


不过,对一些项目,王晖仍然愿意去尝试。“比如像崔玉涛医生这个项目,崔医生的能力好、品牌好,我们还找到了愿意一起创业的团队,而且初步构建了一个可实施的商业模式,这就可以尝试。”王晖说,“但不能一窝蜂。”


虽然这样的稳健风格也许会错失某个“爆炸性的机会”,但王晖仍然坚持稳健,特别是在目前市场有很多看不清因素的情况下。“其实你从我们三个人的履历就可以看出来,都是医疗领域出身,就决定了基金偏稳健型的风格。我们会有一些创新的想法,但必须基于现实的土壤和需求。”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