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疫苗有可能催生出更致命的病原体

疫苗可以指导机体免疫系统来抵御特定病毒或细菌的感染,因此,每年都挽救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然而,矛盾的是,最近一项研究发现疫苗有时可能会导致更危险的病原体形成。

1.png

该研究以鸡作为试验对象,由此引发了争议。部分科学家认为鸡的疫苗接种与人类的相关性较差,他们担心这一结果会增加大众对疫苗价值及安全性的怀疑。来自宾夕法利亚州立大学帕克分校的生物学家Andrew Read是该项目负责人,他表示,该研究并未以任何形式支持反疫苗运动,因此上述担忧并不成立。但是,研究结果的确显示某些疫苗必须被严加监管,或采取额外保护措施,以避免异常反应的发生。


从进化学的角度来看,许多病原体并不会具有很强的致命性或毒力,因为一旦它们过早地杀死宿主,就无法在感染者之间相互传播。然而,有些疫苗不能阻止病原体感染,却能帮助减轻患者的病情严重程度。14年前,Read在Nature杂志上首次发文指出,这些“不完美”或“有缺陷”的疫苗通过延长宿主寿命,事实上加剧了致命病原体的扩散。正常情况下,病原体的毒力越强,其在宿主体内存活的时间就越短。


近期,Read发文指出,这一现象似乎在马立克氏病(一种鸡病毒性疾病)中有所体现。马立克氏病原通常潜伏在易感禽类的羽毛囊中,并随皮屑的分泌而被其他禽类吸入,导致扩散感染。养殖户定期为家禽注射抗病疫苗能保证鸡群健康,却无法阻断病毒传播及禽类感染。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马立克氏病的毒力不断在强化,研究人员猜测这很可能是接种疫苗导致的不良后果。


Read与来自英国普尔布莱特机构(位于坎普顿郡)的研究人员共同开展了一项针对鸡的致病性试验。他们选用不同种类的已知病毒株来感染鸡,毒力由低到高。结果表明,未接种疫苗的鸡感染高毒力的病毒株后迅速死亡,因此散布的病毒很少,比低毒力病毒组差值好几个数量级。然而,针对已接种疫苗的鸡,情况却大为不同:感染了强毒力病毒的鸡散布了更多的病毒。


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感染强毒力病毒的未接种和接种疫苗的鸡被混养在健康鸡群中时会有不同的结果。前者依旧快速死亡,且健康的鸡安然无恙,说明疾病并没有扩散传播的机会;后者却存活更久,以致其“笼友”纷纷被传染死亡。因此,疫苗接种会促进病毒的持续性感染,并使未接种疫苗的个体面临重症疾病甚至死亡的威胁。这一成果在线发表于7月27日的公共科学图书馆生物期刊(PLOS Biology)上。


来自德国科隆大学的Michael L?ssig是一名研究流感演化过程的物理学家。他指出,这一研究结果是可信的,但因其研究背景较为特殊,要想得出一般性结论仍需谨慎。


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的疫苗研究人员Adrian Hill谈到,上述实验虽然支持了“疫苗会促进演化出更致命的马立克氏病”这一猜想,却未能给予严格证明。除马立克氏病外,近几十年来其他多种因素也在影响着养禽业的发展。例如,生产规模逐年扩大也可能滋生出毒力更强的病毒株。但Read却说,一旦个体停止接种疫苗,那些所谓的强力病毒株很快就会灭绝消失。


Hill声称,他并不怀疑某些瑕疵疫苗会强化病毒威力,但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是这一过程发生的概率有多大。Read他们围绕这一问题研究了15年,却仅仅找到了这一个例子。因此,他认为大众没必要过多地为此担忧。


Read却反驳道,还有其他的例子可以用来解释这一现象。猫的杯状病毒病很可能就是另一个很好的例证。它能引起猫的呼吸道感染,Read说在疫苗接种群体中已经爆发出了超级毒力株。Read对禽流感格外担忧。在美国和欧洲,通常禽类会因流感的爆发而被全部扑杀,所以病毒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但是亚洲的养殖户往往会选择使用疫苗作为抵御手段,由此给了病毒可趁之机,进化形成超强毒力的病毒株。来自荷兰鹿特丹大学的病毒学家Ab Osterhaus指出,虽然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很遗憾,这种可能性仍然不能被完全排除。


那么,疫苗对人类疾病又有着怎样的影响呢?现今使用的人类疫苗绝大部分都是完备的,他们能较好地阻止疾病的传播。但是一旦遭遇难以控制的疾病,例如疟疾、艾滋病等,疫苗研发人员就会降低对疫苗品质的苛求,只希望它们能阻止疾病的恶化而非抑制感染。Read指出,目前我们进入了一个缺陷疫苗横行人间的时代。不久前,针对埃博拉及疟疾的候选疫苗已顺利通过欧洲当局的批准,即将进入下一阶段的临床试验,其安全性、有效性一经验证,它们就将有望投入实际应用。但与此同时,也可能导致超强毒株的出现。因此,Read觉得疫苗的使用需慎之又慎。


Hill驳斥道,发表上述评论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Read应当及时中止这一危言耸听的行为,因为无论是埃博拉疫苗,还是其他的人类疫苗,Read都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其使用会引发更致命病原体的产生。Hill认为硬生生地将疫苗划分为“完备疫苗”与“不完备疫苗”这一做法本身就是有问题的。疫苗接种的效果因人而异,就此而言,没有哪一种疫苗是完备的。此外,全球每月都有数百万的人接种疫苗,尚无任何相关报道表明关于疫苗接种会导致疾病变得更加致命。


Hill补充道,这就好比先天性免疫的作用效果。病后初愈,我们体内针对特定病原体的防御往往是不完备、有局限的,与疫苗的功效相差无几。非洲人群对所有传染病产生的免疫如同海水一样多,就疟疾而言,无论现今的疫苗如何作用,其效果只是众多免疫中的沧海一粟而已。


Hill担心Read的研究将会给反疫苗人士以可乘之机。Read却回应称,即便人类疫苗真如他们猜测的那般能导致病原体的“恶魔”进化,那也并不会成为不接种疫苗的理由。关键在于在接种疫苗的同时,辅以其他措施(例如使用蚊帐减少疟疾的传播),达到共同抑制疾病扩散传播的效果。


Read说,极具讽刺意味的是,随着病原体毒力的不断增强,公众愈发需要接种疫苗以保护自身免受致命病原体的伤害,这恰恰正如鸡与马立克氏病之间发生的故事。虽然他依旧认为疫苗才是导致超强病毒株产生的罪魁祸首,但他并不否认疫苗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因为即便是脆弱的小鸡,也都能受到它的庇护。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