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医学院女教师羊水栓塞 全身换血8遍仍危急

“成都医学院教师杨静妮,8月6日在成都二医院顺产后发生大出血,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和肾衰竭,目前在ICU抢救,到目前已经昏迷数十小时而且出血仍未停止,急需O型血和血小板。由于病人凝血功能障碍,需要的是新鲜血液以帮助病人凝血,人命关天,希望大家尽力伸出援助之手,前往成都血液中心为她定向献血!”

1.jpg

从昨天下午开始,这样一条求助信息从成都医学院的老师和学生的朋友圈、微博里传出,在网上引发大量关注。截至昨天下午6点,已经有近300位亲友和热心市民赶往血液中心,伸出手臂用自己的血液为这位年轻妈妈续命。


截至昨日下午6点半,杨静妮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准备转向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而这位年轻妈妈的生命能否被挽救,仍然维系在热心人的热血上。


28岁产妇突发羊水栓塞


昨天下午3点半,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赶到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时,杨静妮的丈夫刘先生正在重症监护室(ICU)外的椅子上坐着,他手中紧紧地捏着手机,盯着ICU大门的双眼中满是惊惶。在那扇紧闭的大门里,他28岁的妻子、他出生不到两天的儿子的母亲杨静妮已经整整昏迷了43个小时,而且没有排出一滴尿液。“产后大出血,考虑合并羊水栓塞以及肾衰竭。现在她的身体就像一个拧不上的水龙头,一直在流血,止都止不住,必须持续地输血。”两天前,医生这样对他说。


ICU外的走廊上已经挤满了前来看望的亲友,三个年轻女孩站在刘先生不远处偷偷地不停抹泪,她们是杨静妮在成都医学院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同事。“杨老师身体一直很好的,人也特别温柔。”同事小罗含着泪说。


刘先生是军人,和妻子一样都是外地人,8月5日晚杨静妮突然临产时,父母都还没来得及赶到身边。刘先生说,妻子当晚7点进了待产室,准备顺产生下宝宝,没想到10点多“就不好了”,医生在待产室里直接剖出来一个男孩,接着杨静妮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羊水栓塞是死亡率高达80%的“产妇杀手”,也连累了新生的宝宝,孩子出生时脐带绕颈又呛入了羊水,导致窒息和肺部感染,出生后已被立即送往华西第二医院隔离治疗。“到现在为止,我都只在转院时见过儿子一面,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而她甚至还没有看过宝宝一眼呢……”刘先生喃喃地说。


产妇生命垂危,全城急求O型血


子宫全切术后,杨静妮的出血仍然没有止住。据市二医院重症监护室主管医生虎琼华介绍,从前晚到昨天下午5点,杨静妮已经连续输了相当于35000毫升全血的血液制品,一个成年人全身有4000~5000毫升血,这相当于她已经把全身的血液换了8遍。


“为了抢救她,血液中心一直在无条件地支持供血,但确实快撑不住了,所以我们才会告诉家属,尽快发动亲朋好友来献血。”虎琼华说,杨静妮出血的速度已经在缓慢降低,但按照前晚到昨天的失血速度,一天至少还需要30单位红细胞、7000毫升血浆、4个治疗量血小板、20~30单位冷沉淀的血液制品,总共相当于15000毫升鲜血,按每人献血200毫升计算,每天杨静妮需要75个志愿者来献血。接到消息后,杨静妮在学校的同事和学生立即行动了起来,在网上发出求助,已经有30多人立即从新都赶往成都血液中心,刘先生的战友们则来了200多位,全是为她定向献血。


在市血液中心的献血室里,成都医学院的学生小李和两名男同学填写了定向献血资料,正在为杨静妮献血,他们都是赶了两个多小时公交车过来的。“杨老师没有教过我,我是从班上女生那里听说她的事的。”小李说,“她那么年轻又刚当了妈妈,要是宝宝没有了妈妈,一生会很不幸的,我很希望她能被救活。”


在昨天已献血的近300人里,O型血的人只占一部分。“虽然血液中心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调配,不过还是希望有更多的O型血献进来。”虎琼华表示,羊水栓塞产妇的抢救难度很大,目前尚无法估计杨静妮的危急状态何时能有好转,捐献的血液越多越好。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