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多个医学学会被曝接受医药巨头馈赠

中国人往往用“十个的劫道不如一个卖药的”来讽刺医药企业的高额利润。而更为人诟病的就是医药企业为了维持这些高额利润而可以向具有处方权的医生进行利益输送的做法。刚刚平息不久的葛兰素史克行贿门事件就是在此基础上爆发的。

1.png

然而,这种药企→医生的利益输送并不是“中国特色”。在美国,社会和媒体也早已经对这种灰色利益链深恶痛绝。每年各大生物医药公司都要花费不菲价格“说服”有处方权的医生为公司业绩添砖加瓦。然而,最近有调查表明,一些有着不错声誉的医学学会也没能在糖衣炮弹下幸免。这些负责编写修订用药指导意见的医学学术团体也被认为受到了医药公司的影响。


美国Milwaukee Journal Sentinel and MedPage Today最近就就此进行了一系列调查,结果令人大失所望。以新一代抗凝血剂药物取代此前在临床上广泛应用的标准药物华法林为例。一方面是,在这些新一代抗凝血药物尚没有有效解毒剂应对其可能带来的出血副作用情况下仍然被迅速编写进入了最新的用药指导意见;另一方面是,在最近三年内相关团体接受这些相关医药公司高达4000万美元的捐赠。而最新修改的指导意见中又修改了此类药物的适用范围,使美国范围内潜在治疗患者群体由之前的370万人增至470万人。


而这一举措的受益者包括了Eliquis的拥有者辉瑞和施贵宝、Pradaxa的拥有者勃林格殷格翰以及Xarelto的销售者强生与拜耳。


如果有人一定要说这些并不一定存在着必然联系,那么调查人员进一步爆料,以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为例,其下属负责编写相关用药指导意见的委员会中有9名委员在2013年8月-2014年接受了来自上述企业共40万美元的各类馈赠。而用于治疗心房颤动的用药指导意见则于2014年获得批准。如此紧凑的联系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而由Pro Publica进行的另一项研究调查了医药公司为每种畅销药物向医生支付的费用排行,结果显示2013年最后五个月中,辉瑞和施贵宝公司向开出Eliquis处方的医生支付了800万美元,排在整个榜单的第二位。而Pradaxa和Xarelto则分别以443万和693万分列第13位和第6位。(排在首位的是诺和诺德的糖尿病新疗法Victoza)


或许一些读者看完会有种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感觉。但是,进一步了解,你会发现上述的相关调查都是依据美国去年发布的阳光法案(病人以及其他人可以看到谁向医生支付了报酬以及报酬的金额,从而自己判断医生是否在此影响下开药)通过正规渠道获得的数据。这也意味着美国政府能够很容易对其中的违规之处进行管理。然而,在中国要想调查此类数据,可谓是难如登天。虽然每个国家都有相似的问题,但是至少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医药管理部门在管理制度和法规上落后了一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