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吉利德就Sovaldi入华再与中国政府展开谈判

俗话说“药红是非多”,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近两年风光无限的吉利德公司。吉利德公司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携丙肝畅销药物Sovaldi横扫整个医药市场,可谓气吞山河。然而,在Sovaldi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其高昂的售价甚至让大美帝都叫苦不迭(丙肝药Sovaldi在美国售价为1000美元/片,12周疗程的花费将高达8.4万美元)。

1.png

即便如此,吉利德仍然没有忘记在大洋彼岸的亚洲还有一个巨大市场——中国。可以说吉利德一刻没有忘记过这个广阔的市场,然而在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拒绝了吉利德丙肝天价药的专利申请,给吉利德一记重击。不过,分析人士表示此次中国有关方面拒绝的是前体药物(本身为非活性状态,在体内转化为具有化学活性的药物)的专利申请,吉利德仍然持有Sovaldi(sofosbuvir,通用名索非布韦)基础化合物在中国的专利。这也意味着Sovaldi入华的大门并没有彻底关闭。


但是,如果说吉利德就这样就放弃了中国市场就显得图样图森破。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近3000万人是丙肝患者或病毒携带者。吉利德公司发言人Nick Francis最近就透露公司仍然就Sovaldi入华和中国有关方面进行沟通,而此次沟通恰逢中国政府刚刚宣布扩大重大疾病医疗保障范围的特殊时刻,这或许将为Sovaldi在中国未来命运带来转机。


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Sovaldi入华的最大障碍就是其高昂的价格。这也不是吉利德第一次摊上大事,此前公司在印度就遇到了相关问题。吉利德公司迫于压力,最终决定授权在一些新兴市场降低该药物的售价——由1000美元/片降至10美元/片。但是,这一范围并不包括中国、俄罗斯、墨西哥、巴西和乌克兰等国。


而吉利德公司在中国面临的另一个巨大挑战就是中国现有的新药审批制度。中国的药物审批制度一直因为其繁琐的程序和高昂的花费而广被诟病,如果吉利德公司无法有效处理这一问题,显然也会对Sovaldi进入中国市场造成影响。


而反观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现在面临的一个两难选择就在于一方面中国市场目前急需相关特效药物,另一方面药物的高昂售价令普通患者难以承受。因此,故意阻挠Sovaldi并不划算。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政府在这场博弈中处于完全被动地位。最近,中国的歌礼生物(Ascletis Pharmaceuticals)宣布计划开展丙肝特效药danoprevir (ASC08) 和ASC16 (PPI-668)的临床三期研究,其中danoprevir来自于罗氏,该药物已经于2013年失去专利保护,ASC16则获得了Presidio Pharmaceuticals的授权。显而易见,如果吉利德公司迟迟无法获得中国市场的入场券,那么最后等待他们的或许是最后的残羹冷炙。


写到这里,生物谷小编不由得有些另外的感慨:或许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距离涅盘重生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如果中国生物医药产业能够具有更强的新药研发能力,那么我们应对来自国外同行的挑战将更有底气,中国的患者也将享受到更好的医疗水平。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