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原研药掀“降价潮”?言之过早

在国家发改委宣布药价放开后,药品降价终于接踵而来,而这次宣布降价的“主角”是外企。7月24日,葛兰素史克(下文简称GSK)对外宣布,旗下三种乙肝抗病毒药品降价,幅度达20%至30%左右。该消息对于患者而言可谓福音,但业内人士表示,个别品种降价纯属个别企业行为,对撬动原研药降价作用有限。

1.png

算账  降价后患者可节省3成费用


有关降价的传言来自于7月24日举行的“2015年中国病毒性肝炎防控研讨会”,GSK高级副总裁洪志在会中表示GSK将降低部分原研药价格。此后,GSK相关负责人向信息时报记者证实了上述信息。其中乙肝抗病毒药物贺普丁(通用名“拉米夫定”)、贺维力(通用名“阿德福韦酯”)及韦瑞德(通用名“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将降价20%至30%,降价措施已经在部分省份推行,但具体哪些省份该人士称还不方便透露。同时GSK方面还表示,将把先进的疫苗生产技术引进到中国,在疫苗生产方面“实现自给自足”。


对于GSK此次降价, NGO组织亿友公益负责人雷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仍未达到此前其所呼吁的“降价40%”的目标。“以乙肝药物替诺福韦为例,降价前价格为一盒1400元左右,但如果按最大幅度30%来计算,乙肝患者仍然要承担约1000元左右的价格,而据我了解,替诺福韦还有治疗艾滋病的适应证,但是用于艾滋病领域该药价格仅125元,因此我认为乙肝药物还是有降价空间的。”


不过,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消化内科曹远景主任表示,根据此前的统计数据,我国乙肝患者及乙肝病毒携带者大约在9300万人左右,人年均用药费用约1.8万元至2.2万元左右,对于终身用药的乙肝患者及乙肝病毒携带者而言,像拉米夫定、阿德福韦酯及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等一线药物降价,再加上现有每个月600元的慢病补贴政策,有可能直接减少患者3成的年治疗费用。


分析  业绩大跌GSK欲重新夺回市场


对于GSK而言,降价换量已成了必然之举。自国家相关部委宣布一系列药价改革措施后,外企原研药单独定价权也被市场定价及带量采购等方面所取代,这一系列措施让一些外企不得不以量换价来稳定市场。


而在乙肝药物市场上,以贺普丁为例,资料显示,2013年GSK在华行贿案发后,当年第三季度GSK中国业绩暴跌61%,其中贺普丁也成了警方侦查中点名因行贿而获利的药品,而在今年第二季度,该药销量下滑了26%。有行业人士分析,虽然贺普丁曾经在乙肝抗病毒市场排名第一,并创造了7亿的销售总额,但随着施贵宝等外资企业的类似品种进军中国,且双鹭药业、广生堂等国内厂家的仿制药上市,贺普丁市场被蚕食,“头把交椅”也被施贵宝的博路定取代。面对竞争对手的降价,记者向施贵宝方面咨询博路定是否有降价计划,但截至发稿前对方仍未作回应。


原研药降价潮将至?业内人士:言之过早


在业内人士看来,GSK宣布降价实为“明智之举”,但并不能带动外资药企对药品的主动降价。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接受采访时表示,GSK此次降价并不能单纯看作以量博价,更多是为弥补2013年行贿案的负面影响而对政府作出的实际表态。


“GSK降价其实是特殊时期所作出的特殊行为,但这并不能代表原研药降价潮即将到来,对于一部分缺少竞争品种的原研药来说,主动降价是不可能的。”史立臣表示,虽然外资药企已经丧失了单独定价的“特权”,但如何“被动降价”取决于我国“带量采购”的谈判,不过该谈判机制目前并未完善,“找谁去谈”、“怎么降价”,目前是带量采购必须解决的问题。


“在我看来,目前在带量采购的环节上,原研药实际存在20%至30%的降价空间,而这些费用主要集中在销售团队人员支出、运输配送、经销环节及推广这四块,如果这四块内容在谈判中均由政府等机构进行解决,那原研药才会有大幅降价的可能。”史立臣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