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以虾抗敌:血吸虫病有了对手

一种致命的疾病可能遇到了对手:一个大眼睛的小型甲壳动物。

18.jpg

一项由美国斯坦福大学领导的、在西非塞内加尔的研究发现,在与血吸虫病的斗争中,淡水对虾可以作为一种有效的自然解决方案。血吸虫病是一种潜在的致命的寄生虫病,感染了约2.3亿人。


对虾以感染了寄生虫的蜗牛为食,同时提供市场化的高蛋白质的食物来源。因为对虾不支持血吸虫病的复杂生命周期,他们本身并不传播疾病。


“我们的研究结果打开了控制血吸虫病的新路径。”合作作者、斯坦福大学霍普金斯海洋站生物学教授、斯坦福大学森林环境研究所高级研究员Giulio De Leo表示。


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的这项研究跟踪了两个村庄里被寄生虫感染的蜗牛和居民。在其中一个村子里,国际研究团队和塞内加尔的搭档Espoir pour la Sant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往河里某接入点投放了对虾。


在18个月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蜗牛感染减少了80%,在投放对虾所在村子里生活的居民疾病负担(一个人尿液里寄生虫卵的平均数)降低了50%。


在一个数学模型的系统里,放养对虾,再加上罕见的大规模药物治疗,消除了血吸虫病的高传输点。对于控制疾病,“任何单独使用药物的地方,都不能有效控制血吸虫病,因为其快速传染。对虾则可能提供一个互补的策略。”研究人员指出。


当地社区可以激励提高对虾数量、将其作为食物来市场化它们。“对虾是美味的。”主要作者、斯坦福大学霍普金斯海洋站助理研究员Susanne Sokolow说道,“它们可以协同当地,努力在发展中国家对抗寄生虫病和培育水产养殖为主的新产业。”


也就是说,该方法可以带来四大利益:疾病控制、生物多样性恢复、减轻贫困和改善营养。


在世界范围内,近8亿人口处于患血吸虫病的风险中。血吸虫,一个侵染寄生的扁虫,可引起贫血、生长发育迟缓、不孕不育、肝衰竭、膀胱癌和持久的认知功能障碍。


目前,该病唯一的治疗药物为吡喹酮。全球供应不足、成本和其他因素限制了药物的有效性。即使吡喹酮应用最广泛且廉价易得,但对于进入河水里洗澡、洗衣服或做其他事情,通过接触血吸虫污染水域而感染的人来说,它也不是一个完整的方案。


在大多数血吸虫病病例发生的非洲,在大水坝建成后,感染率往往急剧上升。De Leo和他的同事推测,这不仅由于水坝对蜗牛栖息地的积极影响,而且由于水坝对蜗牛的天敌包括对虾的负面影响,因为它们需要旅行到上游和下游进行交配、产卵。


除了放养河流的接入点外,研究人员还建议通过使用与美国西部鲑鱼阶梯相似的、绕过大坝的通道,让对虾可以重新进入到河流中。


Sokolow、De Leo和他们的同事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收到了来自多方组织超过600万美元的赞助。他们打算扩大自己的工作范围,重点是为被称作“上游联盟”的一部分——全球健康和贫困挑战提出自然解决方案。


在这项工作中,虽然对虾的研究已经在小规模内表明了自然解决方案的有效性,研究人员计划进一步探讨这种方法是否可以在更大尺度上可行并可持续。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