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缓解院前急救缺医生,是加试还是加薪?

院前急救,是一个巨大的坑。从设立 120 开始,中国的院前急救系统呈蔓枝型生长,翻开任何一本《急诊医学》教材,都会有关于中国各大城市院前急救系统的阐述。受各个城市院前模式的差异,下面的讨论可能并不适用于所有的城市。

em.jpg

院前医生薪资为什么低?


有部分原因是政府不重视院前急救,投入很少;还有部分是在我国做院前的是医生,在国外的主要是 EMT(急救员),EMT 一般不需要通过执业医师资格考试等,所以同等的薪资水平,对于医生来说低了,对于 EMT 来说可能恰好;另外,中国的院前收费非常低廉,三个人、四个人的一个车组出一次诊也只有 40 元的出诊费。


我们可以通过加薪的方式留住院前医生吗?


确实可以,院前的主要矛盾还是薪资问题,所以很多院前医生辞职了,造成有些急救站有救护车没院前医生。


我们有必要培训专门的 EMT 来做院前急救吗?


个人觉得这条道路还是非常漫长。某急救中心试行让院前医生穿着白衬衣、黑裤(类似于香港的 EMT)的服装,常被家属认为不是医生。这个案例透露出两点:


只有医生能看病 只有穿白大褂的才是医生


即便是真正的医生,只要不穿着白大褂,都会有家属质疑,更何况 EMT 呢?

目前有些城市已经在试行改变院前服装,比如北京急救中心的院前医生穿着白色的衬衣、裤子,面料局部可以发光,但请不要忘记,衣服底下的还是医生。

接受服装可能是简单的,但接受 EMT 是任重道远的。


院前医生真的比 EMT 好吗?

2002 年,日本正式允许经过训练的 ELST(紧急救生技术员,类似于 EMT)进行气管插管;

2004 年,日本允许 ELST 静脉注射肾上腺素,同年批准所有人都可以使用 AED、ELST,可以在没有医生建议下除颤。

(注:在批准之前,日本的 ELST 进行除颤前必须先联系消防厅的值班医生,经许可后才可除颤。这个改变源自于 2002 年 11 月 21 日,日本天皇的侄子 Takamado 王子的猝死。)


看来,确实院前医生比 EMT 要好很多了,至少我们可以用手动除颤器除颤,可以气管插管,可以静脉给予肾上腺素、胺碘酮,这对患者当然是一件好事!


不过,请不要忘记了,这样的模式其实本身给患者接受进一步治疗带来了阻碍,有一些院前医生盲目地想在院前环境下找出病因、评估病情,甚至于进行原发疾病的治疗,造成转运延迟。


而 EMT 一般在不能明确病因的情况下,将会直接评估生命体征,然后尽快转运,因为院前的救治能力是有限的,尽快送往急诊室才是王道!


曾经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院前医生不用 LMA(喉罩)?


喉罩和气管插管的通气效果相比,当然是气管插管更胜一筹,因为喉罩存在漏气问题,也不适宜长久使用。但综合来看,LMA 的置入简单,省时省力,不存在置入失败,除少数出现通气不良的患者需要考虑气管插管外,基本上都可以直接转运到医院,再置入气管插管。


问题在于,我们过于追求高级,我们把所有高大上的东西都买了,配上医生,最后却忘记了「适合的才是最好的」,院前气管插管的插管失败率并不低,一旦插管失败必须盲探插管或视频喉镜,耽误大量时间。


更何况,同等的薪资水平,作为 EMT 的学历、资质来说可能是足够的,但给院前医生来说却是不够的。


这样就是患者花了更多钱,却没有换来更好的服务!


院前医生匮乏应当通过加试来改善吗?


不应该,院前医生匮乏最有效的办法是加薪,加薪的方式包括政府投入和提高服务价格,当然,最后是政府投入的多还是收费收得多,大家都懂。


EMT 的道路任重道远,还需国内的观念转变,也包括很多急诊医生的观念!


所以, 「加试」是不对的。如果未来中国推行 EMT 模式,就不应该叫「院前医生」,而是「急救员了」。要解决问题很简单,提高待遇、改善社会环境即可,加试仅仅是饮鸠止渴之举,无益于此。

(来源:网络;整理:生物无忧)

相关阅读:

好样的!北京两名医生列车上急救患者

北京:院前产生的急救费将纳入医保

北京市红十字会:今年将建百个急救站

医疗急救物联网与死神赛跑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