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IPO首日市值冲26亿,"零产品"的NantKwes凭什么?

7月28日,一家名为NantKwest的公司IPO成功,交易首日股价就激增39%,直接将公司市值推高到26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时,这家公司并没有产品获批上市,一个用于癌症和传染病的在研药物仅仅刚完成了I期临床试验。

1.jpg

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数据显示,在没有产品获批就IPO的生物技术公司中,NantKwest的首日市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火热的市场


对于一些市场观察家来说,NantKwest股价的上涨虽然是超出寻常的,但在当前存在泡沫的市场,并不反常。去年,在美国IPO的公司中仅完成临床前研究或者正处在I期阶段的公司上市首日股价的平均上涨幅度为29%。与之相对应,2014年所有生物技术公司IPO首日股价平均上涨15%。而且事实上,虽然有些实验性药物最后证明是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但最终大多数都失败了。


投资者转向生物技术类股票,部分原因是因为在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情况下,不满足与安全投资的那点微弱的回报。发达国家市场当前的利率趋近于零,而且这一情况将继续。未来几年在大盘指数股上获得的回报将十分有限。


2014年12月,朱诺治疗(Juno Therapeutics),一家正在开发癌症免疫治疗药物的早期阶段生物技术公司IPO获得大约19亿美元的市值。上市首日,朱诺的股价上涨46%。而且,自上市至今,该公司的股价已经翻了一倍。


但是同属生物技术公司的Avalanche Biotechnologies面对的却是完全相反的局面:2014年6月上市后,第一天股价就骤跌56%,原因是投资者对一些II期研究结果表示担忧。


ClearBridgeInvestments医疗行业高级分析师Marshall Gordon表示,他最关注的是处在临床前、I期或者II期早期阶段的公司,现在这类公司正在获得非常好的估值,有时甚至超过10亿美元。他认为,几年以前,这类公司在IPO时估值往往低于5亿美元。


希望和风险并存


NantKwest的在研药物目前才刚刚完成I期研究。这个药物使用免疫系统中的自然杀伤细胞来对抗细胞和传染性疾病。


不过该公司的CEO黄馨祥博士对此早有准备,“这不是一个短期的事”,他说。


黄馨祥是癌症药Abraxane的发明人。2010年,Celgene以29亿美元收购了Abraxane的制造商Abraxis BioScience。当时黄馨祥是Abraxis的执行董事长,拥有该公司82%的流通股。去年Abraxane的全球销售额为8.482亿美元,在2013年的6.489亿美元的基础上又进一步的增长。


NantKwest的招股说明书披露,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制药公司Celgene和富兰克林邓普顿(Franklin Templeton)管理的基金。这两个赫赫有名的投资方无疑为NantKwest增加了不少保证。巨大的需求导致NantKwest的发行价超出预期。


Alpine BioVentures的投资组合经理DavidMiller表示,一些公司的股价超过平均价格是应该的。他列举了生物技术公司一些可能的潜在收入增长,包括在研药物的定价能力以及可以更迅速的获得批准。2014年FDA批准了41个新药,而2005至2013年,平均每年批准的新药只有25个。


尽管更多的处在更早期阶段的生物技术公司正在排队上市,但风险仍旧很大。负责这次NantKwest IPO的美国美林银行医疗资本市场负责人Jim Cooney预计,生物技术IPO热潮将会继续。但他同时表示,因为这一领域变化不定,所以在生物技术行业的投资很艰难。比如,市场很容易会对一个治疗癌症、多发性硬化症或阿尔兹海默症的在研药物兴奋莫名,但绝大多数的药物都会失败。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