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儿科、急诊降分不是激励,而是歧视

急诊与儿科是一个永无宁静的地方,如果儿科加上急诊,可能就是世界上最紧张的职业战场、最嘈杂的医疗市场。当一阵阵急促的救护车声由远及近,匆忙的脚步声混着担架的车轮滚动声,夹杂着病人痛苦的呻吟声以及家长焦急的催促声中夹带的责骂,孩子的哭哗声……谁体谅到他们的艰难,谁又愿意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呢?

1.jpg

众所周知,急诊、儿科是目前最紧缺的两个专业,也是最“逼于无奈”才选择的两个专业。这种“无奈”不是对专业的厌弃,而是他们的努力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也没有得到制度的认可。导致从无奈的选择到不舍的逃离。中国急诊、儿科医生紧缺比很多国家都严重,就拿儿科医生来说,在全国200多万执业医师中,每四个人里才有一个儿科医生,然而全国13亿多人口中,每四个人里就有一个是儿童。相对于庞大的人口基数而言,儿科医生可谓珍稀。本来就稀缺,外加比其他科室承受着更繁重的任务与压力,以及社会对儿科医护人员的偏见和不理解,儿科专业的发展有傲立冰峰之悲壮!


针对这种状态,国家卫计委发文对儿科、急诊的“冷门”专业实行降分准入政策。该《通知》如是说:“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根据岗位实际工作需要,自2015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从业人员,开展加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考生未能通过全国统一考试,通过加分满足合格线的,其执业资格将仅限定在院前急救、儿科岗位。《通知》虽说是通过加试加分,而其实际意义则是给“落榜者”一条“绿色通道”——“降分”录取。咋一看,像似政策优惠,而实际上是带有政策性歧视。


因此,《通知》一出引起业界和社会的广泛喧哗,对正在儿科与急诊工作的医护人员造成不良影响甚至心理打击,使他们那种敬业度和专业精神一下子掉进冰谷。也使后来者认为,急诊和儿科不是精英去的地方,是医生专业的最后选择。这种政策决定无疑是欠缺的,欠缺的是对专业的尊重。


我们也注意到,最近两年,尤其是今年,医学生招生遇到前所未有的冷遇。众多高分学子不愿意从医,相比整个外部世界,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就以香港地区为例,长期以来,香港的高考状元大多倾向于填报医科,除了医科自身“自由职业”和收入高和工作稳定的特点之外,最主要的是整个社会尊重医生这个职业,愿意去学的都是考生中的佼佼者。在往年,特别是大陆恢复高考后的几年,报考医科的都是高分人群,都是最顶尖的学生才报考医科的。


作为一门以生命为研究对象的学科,不论中外,医学教育均被视为“精英教育”。有人说医学是精英教育,我说与其说是精英教育,不如说在这些地区形成了一种精英教育的环境。高分是否意味着精英,低分是否就以为着低能?还要看今后培养出来的结果。进校前,只能说有些专业,成绩好的才能进入,成绩不好的,根本连进入的机会都没有。成绩好只是医学生入门第一步。


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医学教育正逐步从精英教育走向“机会教育”,因为从一开始,并不是高分者的第一选择,给次高分者机会;当读完高至天花板的书后,再进行规范化培训与考试。考完之后,并不是根据自己的理想选择专业,而是根据行医过程中“附加值”多寡来选择。形成了“低分者”逼迫选择冷门。一切都在机会中选择。假如中国考生高分者望医却步,而导致从医的门槛低很多时,何来精英之初?难怪网民讽刺,将来学医的只能是“二愣子”了。这样一来,市民就越来越感到,万一我有事,看不看急诊呢?万一我儿子有事,我该找谁呢?我的生命托付给谁?社会如此看待医生这个行业已经是悲怜了,现在卫生部门也对自己的医生如此失去信心,其心可悲矣。


《通知》“焦急”之心用意是很好,但结果是很差的,如何做才是万全之策呢?我有两个建议。一是从招生就开始“计划”未来需求量,各专业根据社会的需求设定年度需求量向社会招聘,儿科、急诊甚至所有专业单列考试,让考生试前选择。一来避免歧视,二来考生可以根据供需与爱好来选择。如果考完再选择,无人报考的专业以降分的方式来“处理”冷门专业,必定会使冷门专业雪上加霜。二是通过提高短线专业的最低工资或服务价格来吸引医生的扩充。尤其急诊与儿科,他们“创收”能力不如其他专业,他们更多的是用时间和技能对待患者。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