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葛兰素产品线兑水和vTv高调IPO:生物制药投资两极分化

在周三的投资者季度会议上葛兰素CEO Witty爵士号称产品线里有40多个在研产品,但这里面参杂了很多二期临床药物,而大药厂在宣传产品线时一般只包括三期临床药物。不仅如此,Witty爵士还把更早期的抗癌产品线吹嘘一番,号称这些抗癌产品有98亿美元的潜力。这令投资者颇为不满,认为这种兑水行为是自欺欺人。

1.jpg

今天,又一个阿尔茨海默生物技术公司vTv高调IPO,募集1.15亿美元。而这个公司和上个月创纪录的Axovant一样依赖一个大药厂放弃的项目。vTv的核心产品是一个叫做azeligaron(又名PF-04494700,显然来自辉瑞)的RAGE抑制剂。5毫克azeligaron虽然在二期临床中显着改善ADASCog评分,但20毫克却引起急性认知功能退化。但是这样一个产品也有投资者热捧,vTv今天获得为纳斯达克开市敲钟的殊荣。


很多人认为现在的生物制药投资过于乐观,有一定的泡沫。不知vTv投资者是不知道阿尔茨海默新药的历史成功率(<1%),还是觉得凡是辉瑞反对的他们就要拥护。这种所谓的到U型量效曲线是新药开发的巨大障碍。因为任何疾病人群都有个体差异,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5毫克azeligaron有应答。另一方面无论用药与否这些病人都在不断恶化,只是如果药物有一定疗效会减缓恶化。所以如果病人没有好转你无论加大剂量还是减小剂量都有继续恶化风险。这还得是说5毫克疗效真实可靠。考虑到人群的复杂性,4x是个很小的安全窗口(因为没有中间剂量所以窗口可能小于4x)。在三期临床重复这样狭窄的有效剂量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另一个令vTv被热议的原因是其董事长是辉瑞的前CEO Jeff Kindler。此人曾是波士顿烤鸡和麦当劳的CEO,所以经常被人讽刺为翻汉堡的出身,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人身攻击。诺华现在的CEO以前是番茄酱的但并不妨碍指导Entresto和Cosentyx这样颠覆性药物的发现。Kindler最主要的错误是为了弥补利普陀专利过期的损失而豪赌torcetrapib失败。所谓胜者王侯败者贼,前几年一篇详细纪录他下台狗血细节的文章把他描述成一喜怒无常的草包,实在有失偏颇。其它药厂CEO也不是象讲故事的老爷爷和蔼可亲。


虽然有投资者对这种没谱的产品抱有极大热情,也有投资者对把二期临床药物当作股票基础嗤之以鼻。葛兰素当然清楚二期临床药物的真实含义。这些产品往往需要巨额投资进行三期临床开发,而且没有任何人会保证这些巨额投资不是肉包子打狗,即使成功上市也不一定能卖的好。


过去两年葛兰素已经遭受darapladib、 MAGE-3、和lapatinib三个重要产品的五个超大型三期临床实验失败的打击,上市的明日之星Breo和Anoro也一直活在今天。所以让投资者相信你现在八字没一撇的抗癌在研药物值98亿美元有点缺乏诚意。去年葛兰素把抗癌业务卖给了诺华,但依然保留了抗癌的研究部门。


当然葛兰素和vTv在制药风险/回报的两个极端,所以吸引不同类型投资者不足为怪。现在早期项目的投资显然有过分乐观的嫌疑,vTv借此东风IPO无可厚非。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对早期项目一往情深,今天部分投资者对葛兰素的质疑就是明证。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